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糗事囧人 > 正文
农村性故事;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1-04-21 17:38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农村性故事;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

农村性故事 第一章

走出机场的苏念,感受到了粉丝前所未有的热情,看着拿着应援牌一脸激动的粉丝们,苏念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直到突然冲上来的人群,将他挤到了角落里,他扶着墙,努力站稳后,正准备去找小阳,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等他再醒过来时,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身体被缚住了,面前的桌子上还放了食物和水。

苏念漆黑的眸子闪了闪,看来绑匪并不想要伤害他。

也不知是那个人的破事牵连到他,还是他做了替罪羊?

不知道辛辛姐会不会担心他?

苏念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才有几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他仔细看了看,虽然都没有蒙面,但他都不认识,怪不得这群人这么肆无忌惮。

“大明星?配合一点,给你拍个视频呗!”一个方脸绑匪吊儿郎当的拿着手机给苏念拍起了视频。

拍完视频,绑匪似乎觉得苏念太淡定,嘴里骂骂咧咧,走上前给了他一耳光,“老子绑来的人从来都是哭爹喊娘,你凭啥不喊?”他的手上戴着大金戒指,将苏念的脸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飙了出来。

苏念闭上眼咬了咬带血的舌根,并不看他,一双眸子里阴鸷的可怕。

“嘿,这是什么眼神,臭小子,给你两分好颜色,你还开起染坊了?”方脸绑匪又走了过来,抡起手臂又狠狠的给了苏念两巴掌,很快苏念的脸已经肿的像发面馒头了。

方脸的绑匪还想打,被另一个同伴制止了,“行了,别打了,他是人质,你把他打坏了,小心老板要你小命!”

“呸···什么玩意儿····”绑匪骂骂咧咧的拿着手机走了出去,屋内很快又归于平静。

苏念将嘴里的血水吐了出来,舌尖抵了抵自己的脸颊。

肿了?很好。

*

或许是因为绑匪很有经验,姜辛给的电话号码并没有定位成功,鹿然派出去的两批人也没有找到苏念,姜辛看了眼时间。

晚上九点了。

距离他失联已经五个小时了。

虽然报了警,但线索很少,警方也出动了不少警力,但至今仍然没有找到人。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姜辛按了接听,电话并不是英哥打来的。

“姜总,视频收到了吗?”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姜辛耳朵酥了一下,又马上清醒过来,“你是绑架苏念的幕后主使?谈谈吧,有什么目的。”

她看过视频了,苏念暂时看起来很好,所以她将视频发给了搜寻的人,希望视频里的景象能提供一些帮助。

“呵呵,”对面的男人低低笑了几声,“姜总这次不挂电话了吗?”

姜辛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语气尽量平稳,“你想要得到什么?”

“对姜总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不是姜总三番五次挂断我诚意的电话,现在苏念大明星也不会是这个待遇了!”

姜辛突然就想起来之前被她挂断的莫名其妙的电话,她脸色白了白,又很快恢复过来,“直说吧,别兜圈子了。”

“姜总公司旗下最近的丑闻,姜总就不要再管了,姜总只需要耐心等待几天,很快就会结束的·····”

农村性故事 第二章

农村性故事 第三章

宣平侯入宫便接到了即刻南下的圣旨,皇帝钦点他为南巡钦差大臣,暂代南海城水师总督一职,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剿灭匪患,夺回南城岛屿。

宣平侯率领五百轻骑连夜出了京城,常璟亦在随行的行列。

顾娇从信阳公主的宅子出来后,坐玉瑾安排的马车回了碧水胡同。

家里很热闹,街坊邻居都过来看小宝宝,这真的是个又乖又漂亮的小宝宝。

秦公公与魏公公也来了。

顾娇此番入宫就是给姑婆与皇帝报喜,两位大佬因海上匪患一事连夜召集肱骨大臣议事,没办法亲自到碧水胡同来探望小家伙,于是让秦公公与魏公公过来。

“你都抱了半个时辰了,给我也抱一下!”

西屋内,秦公公幽怨对魏公公说。

魏公公背过身子,避开秦公公伸过来的魔爪,蛮横地说道:“不给!”

他先抢到的!

还是从六婶儿手里抢过来的,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你下次再来抱!”魏公公坚决不让出小宝宝!

秦公公气得直磨牙。

小样,跟了皇帝一场,就忘了谁才是后宫第一内侍了是吧?

魏公公不管。

他不让不让就不让!

秦公公又不能上手去抢,万一伤了孩子,庄太后还不得拧了他脑袋呀?

秦公公引诱道:“让我抱抱,回头我把德全送过去给你玩两天。”

德全是秦公公养的小王八,他最宠爱的那一只,魏公公眼馋很久了。

魏公公不假思索道:“去去去!”

有了小宝宝,谁还稀罕你的王八?

主要也是他馋秦公公的王八不是为了玩,是为了炖王八汤啊!

秦公公最终也没能抢过魏公公,很是让总被仁寿宫压一头的魏公公扬眉吐气了一把。

夺宝大战一直到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才结束,小净空一出现,基本俩人没戏了。

谁抢得过他呀?

小净空还不大会抱小宝宝,他把小宝宝放进摇篮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没有摇篮高,于是他不得不搬来一个小板凳,踩在凳子上看小弟弟。

“弟子的鼻子像我,嘴巴像我,眼睛像我,眉毛也像我!”小净空挺起小胸脯,晃了晃小脑袋,无比得意地说道,“真是个帅气的小男子汉呢!”

所有人:“……”

搞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夸你自己吧?

月子里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并不能很好地回应小净空的逗乐,小净空玩一会儿弟弟就没兴趣了,继续去胡同里溜鸡。

姚氏暂时住东屋,她奶水不大够,刘婶儿给介绍了个奶娘,奶娘是老实人,比姚氏小几岁,与家中嫂子差不多月份生下孩子,她的孩子交给嫂子去喂。

她则搬过

文学

来,住姚氏原先的屋,她主要是夜里喂喂孩子,白日里若孩子吃不够就再多一两顿。

得知顾娇一会儿要睡在西屋,最开心的是小净空。

“我可以和娇娇睡啦!”

他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寸头梳得光亮亮的,雄赳赳地去了西屋。

“娇娇!我来啦!”

他蹬掉鞋子往床上爬。

谁料他一只小短腿儿还没爬上去,便被坏姐夫提溜了起来。

萧珩:“你去姑爷爷那边睡。”

小净空一阵扑腾:“我不要!我不要!我和娇娇睡!”

不要也得要。

小净空被坏姐夫无情地拎去了隔壁。

顾娇洗了澡回到西屋时,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只铺了一床,小净空不在,萧珩……在,不过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寝衣。

“你不睡吗?”顾娇问。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用一块干爽的棉布裹在头顶,独独遗漏了一缕湿漉漉的秀发,耷在她耳畔,晶莹的水珠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有些诱惑。

萧珩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手中的寝衣,道:“我和净空过去睡。”

顾娇看着西屋的床铺,好叭,这张床睡三个人确实小了点。

其实不是床小不小的问题,而是——

萧珩看着她日渐美好的

文学

身躯,在夜深人静时格外令人难以冷静,他深吸一口气,摒除在识海中翻涌的旖念,正色道:“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记得擦头发。”

“嗯。”顾娇点点头,顺手将头上的棉布巾子拿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滑落,铺满她的肩头,衬得她娇嫩的肌肤莹白如雪。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