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Zoofilivideo杂交(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1-01-23 20:06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Zoofilivideo杂交    【】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龙尘跨过壁垒之时,微微一愣,对余青璇道:

“这威压,跟在朱雀世界里的朱雀威压有些像,难道朱雀帝国供奉的神兽朱雀,曾经也是不朽强者?”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朱雀帝国的秘密,一向都是随着皇位口口相传的。

不过这威压确实有些像,只不过朱雀威压是神圣的,而它的威压却是狂暴的,还带着无尽的怨气,让人不舒服。”余青璇道。

“那当然了,朱雀被供奉起来了,这个翼魔却被钉在这里,待遇完全不同,心里肯定不爽啦!”龙尘笑道。

这种威压,龙尘和余青璇在朱雀世界里经历过,而那狂暴的意志压制,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感觉。

两人说笑着,就那么进入了壁垒之中,而龙血战士们,进入壁垒之中,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感到太过不适,紧随着龙尘向前走去。

那一刻,望月一族的弟子们脸色变了,虽然龙尘等人都是自己人,不存在妒忌这一说。

但是他们卡在这里,而人家却轻轻松松过去了,这脸打得有点疼啊!

望月族的弟子有一大半,被拦在了壁垒外面,龙尘等人给了他们巨大的动力,都在拼命往里冲。

实际上他们之所以被卡住,并不是实质的威压有多强,而是灵魂威压对意志的冲击太大。

望月一族的弟子们,虽然常年跟暗黑怪物们打交道,但是一切都在掌控之上,危险系数并不高,所以,他们的战斗经验只能算还行,但是意志方面,就差了许多。

不过这里有洪荒翼魔的威压,刚好可以磨练他们的意志,毕竟很多出色的天骄,距离洪荒翼魔已经不足万里了,他们也是要脸的人,都想向前冲,最起码,不能给望月一族丢人。

很快望月族的弟子们,数次冲击过后,终于突破了屏障,走到里面来了。

不过进入里面之后,他们也不好受,这里的威压令他们感到恐惧,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很难抵抗。

只有真正的经过血与火磨练的人,才能真正的无惧死亡,但是他们明显差了一截,虽然进来了,但是只能停留在外围。

而龙尘等人,此时早已经走远,望月一族优秀的弟子们,紧随着龙尘的脚步,向前行进了一炷香时间,终于他们也坚持不住了,不得不停下来。

数十万弟子,最终只有不到一万,还在跟着龙尘坚持,望月一族的老一辈强者们,已经开始在记录这些弟子的名字了。

在洪荒翼魔的威压面前,这些弟子的潜力,也逐渐暴露出来,虽然不能作为判定一个人的未来上限,但是却可以用来参考。

望月一族的资源有限,他必须慎重考虑资源的分配,钱必须要花在刀刃上才行。

“嗡”

向前行进了半个时辰,又出现了一道屏障,龙尘和龙血战士们,一穿而过。

而那些望月族的弟子们却被卡在了这里,一万弟子中,只有三百多人穿过了屏障,其余的人,冲过屏障,就会灵魂剧痛,不得不退回去。

徐长川让众人不要着急,循序渐进地来,不要莽撞受伤,到时候影响在圣王大会的表现。

就这样,还有三百多人随着龙血军团继续前行,当距离洪荒翼魔不到十万里的时候,透明的壁垒又出现了,这一次,只剩下徐长川一人跟着龙尘等人前行,望月一族的弟子们全军覆没。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半个月之后,中西伯利亚高原,贝加尔山脉。

远方的雪山出来了肃冷的风。

在狗皮帽子下面,槐诗抬头,哈着热气。

眼前的篝火发出清脆的噼啪声,火星飞舞着,挂在火上的陶土罐子中,没有放调味品的羊肉汤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槐诗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纸包,把刚刚跑了两公里刮下来的岩盐撒了一点进去,然后拿着木头汤勺撇去浮沫,盖上之后继续炖煮。

在挡风的乱石堆下面,透出丝丝绿意的山坡上,一只又一只脏兮兮的羊正低头啃着草皮。

而那个撑着拐杖,披着皮毛的老牧羊人正在抽着自己晒的烟叶,同罗素说着什么。两人好像在谈笑,不时就爆发出一阵大笑。

看的槐诗眼角直跳。

“你们天国谱系的人是不是多少脑子都有点毛病?”

不是跑去奈良喂鹿,就是自闭关门玩模拟创世纪,再要不就是跑到荒山野岭里来放羊,一个比一个玩得野。

尤其是眼前这个老头儿,据说三十年都没进过城市一步了。

吃穿用住全部都自己解决。

就这还没暴毙,只能说升华者的身体素质倍棒了。

人一旦开始放飞自我,就会千奇百怪。就好像常年不出门蹲在家里的阿宅,时间久了,就多半会出问题。

一开始,槐诗还不明白,是什么人想要见一面都要直升机空投。

刚开始见到那老头儿的时候,他还以为遇到野人了呢,正打算摸出手机拍照。结果被老头儿翻眼一蹬,信号都给瞪没了。

满格的信号瞬间消失。

在他跟前五分钟,手机没电,一个小时之后,槐诗发现罗素的手表都开始解体。而等到俩小时之后,俩人身上就一件现代化的东西都没能留下来。

连钱包里的银行卡都被消了磁。

得亏提前马鞍包半个月一次的许愿功能没用掉,否则就要在荒野里裸奔了。

要槐诗说,这老头儿哪里是什么炼金术师,简直是针对文明的EMP,高精尖端的电子设备杀手。

真要让他去城里逛一圈,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乱子。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虽然偏科的有些过头,他怎么也算是个顶尖炼金术师了,结果到现在,他都愣是没发现,那老头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就好像他本身的存在就是针对文明的毒素一样,移动的电子灾难。

难道这就是天国谱系的战略级武器?

用法就是把他丢到敌方阵营里去?

就在汤快要煮好了的时候,两人已经结束了谈话,向着帐篷的方向走来。

依稀能够看到牧羊人凝重的神情,还有隐约的释然:“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那个老男人张口,将还没熄灭的最后一截卷烟丢进嘴里,咀嚼着菸草和火星,随意的问道:“你去过卡佳那里了么?”

“呃……”罗素的神情一滞,“你问了一个好问题。”

牧羊人收回视线:“你得知道,但凡你们两个都还活着,总逃避不了这个问题。”

罗素没有说话。

只有槐诗在旁边眨巴着好奇的眼睛。

卡佳是谁?

老头儿的仇人?

不过这名字听起来像是个女的?如果俄联名字的话,那么卡佳的全称应该是……叶卡捷琳娜?

“嘶!”

槐诗在汤锅前面倒吸了一口气,装作闻闻味道的样子,内心之中满是好奇。

可接下来两人再没有谈论有关这件事情的问题。

令他肚子里百爪挠心,好奇的不得了。

谈完事情,喝完汤,罗素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下山的路上,槐诗问:“接下来去哪里?”

感觉这一趟旅程简直充满了刺激,跟出门抓宝可梦一样。

但出来逛了这么久,从瀛洲到美洲,再绕了一个大圈之后跑到了俄联,饶是槐诗也感觉到有点想要回家了。

“怎么,累了?”罗素问。

“还好。”槐诗看了看身上的皮袄皮裤子:“只希望你下次能告诉我咱们去哪里,好让我先换身衣服。”

“放心吧,槐诗。”

罗素手里转着打火机,似是有些无奈:“接下来啊,除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小问题之外,就只剩下两个麻烦一点的地方了——”

他停顿了一下,忽然问:“罗马和埃及,你喜欢哪个?”

“呃……”

槐诗想了一下:“你忽然这么一说,我当然是选……”

“当然是选埃及,对吧?”

“……”

罗素看着他斜眼的样子,顿时愉快起来:“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傅依小姐最近不是在实习么,你去罗马又见不到,急什么。

要我说,咱们不如去伦敦逛逛,让艾女士做个导游,尽情欣赏一下天文会总部的风情,如何?还是说咱们边境暗网转一转,拜访一下三贤人?或者,天竺?听说罗小姐前些日子超越了其父,六道试炼击破了三道呢,哎呀,真是未来可期……”

槐诗的眼角狂跳起来。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李师兄,你……你想干什么?”山洞内响起了一声略带惊恐的女子声音。

“嘿嘿……清月师妹,这些时日以来,师兄可是尽心竭力的保护师妹,得到的云晶也是和师妹平分的,师兄我对你也算不赖了吧?”

一道略带几分玩味之意的男子声音,随之响起。

“师兄对于师妹的照顾,师妹看在眼中,心里很是感激!”

“呵呵……既然如此,师妹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些

文学

呢?”

听到山洞内传出来的这一男一女的声音,项云先是下意识的一愣,没想到如此隐蔽的山洞之中,竟然有人在其中。

但听到二人的声音,项云又觉得有些熟悉,细一回想,顿时想起了,当初在矿脉入口前,那曾经挑衅过自己的,齐卫国的一男一女。

当初见二人还如胶似漆打得火热,怎么听着话的意思,似乎还有什么别的插曲呢?

而且两人和自己都是从‘己位’入口进入,怎么会先一步赶到了,这甲位入口的方向的道路上,这着实有些奇怪。

好奇心作祟之下,项云并未急着离开,反而以龟息隐匿气息,悄悄向着山洞内潜入而去。

以项云的气息隐匿手段,和轻身身法,自然是无声无息的,便进入了山洞之中。

一连转了七八道弯,深入山洞中约莫二三十丈的距离,项云隐隐看到了,在前方弯道处有一丝柔和的光亮,投射在洞壁之上。

他悄然贴着一面石壁,缓缓以神念感知到,在弯道另一端,两人的具体位置,旋即借助一块巨石作为掩体,探头一看,顿时看到了这一男一女。

果不其然,正是齐卫国的那位李师兄,以及同为齐卫国参赛选手的清月二人。

此刻,只见清月坐在山洞一侧的石墩上,身躯软绵绵依靠在石壁之上,好似失去了行动能力一般。

而她对面的李未央,正一手摩挲着下巴,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对面的清月,其眼中淫邪之色大盛的同时,竟然还带着一丝狠厉之色。

眼看到李未央的表情不善,清月此女面色微变的同时,却是勉强提起气力,一脸感激神色的说道。

“李师兄这一路以来,对于清月关照有加,从未亏待过清月,清月实为感动!”

“嘿嘿……”李未央闻言冷笑一声说道。

“既然如此,师妹是不是也应该报答师兄一番呀?师兄对于清月师妹,可是垂涎已久了呀。”

望着李未央看向自己的淫邪目光,清月略显有些惊慌的说道。

“李师兄,你我之间都已经是这般关系了,这最后一步,还不是水到渠成之事,师兄你又何必用下药,这等下流手段?”

此言一出,窥伺这这一切的项云,不禁是有些愕然,原来这女子无法动弹,竟然是这男的给她下了药。

可是按这女子所言,两人都已经这般密切的关系,跨过最后一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这个李师兄,何意如此猴

文学

急,竟然还给对方下药呢?

面对清月的询问,李未央却是‘呵呵’冷笑两声,没有立时回话。

而是几步踱到了清月身前,伸手在对方那娇艳的脸蛋上,抚摸了一阵,旋即大手缓缓向下,滑过修长粉颈,指尖勾住了清月的衣襟。

到了这一刻,李未央才幽幽的说道。

“师妹,师兄之所以给你下药,自然也有师兄的用意,实不相瞒,除了师妹你这妙不可言的身子,师兄还看上了师妹身上的一件东西。”

闻听此言,清月终于是面色一变,她警惕的盯着李未央,有些紧张的问道。

“李……李师兄说的哪里话,清月身上能有什么东西,可以被师兄您看得上眼的。”

“师兄若是真的看上了师妹储物袋中的,任何一株灵药、或是功法,师兄尽管开口便是,又何必大费周折,岂不伤了我俩的感情?”

“哈哈……”

李未央闻言,竟是哈哈大笑道。

“我的好师妹,难怪世人都说女人是最会演戏的动物,师妹你的演技还真是炉火纯青呀,事到如今了,还能够如此镇定,难道师妹真的不知道,师兄想要的是哪件东西?”

看着李未央那直勾勾的目光,清月的脸色越发苍白,不由目光躲闪着说道。

“师妹……的确不知道,李师兄你在说什么?”

“哼……”李未央见清月还在装糊涂,顿时冷哼一声道。

“既然师妹不肯自己坦白,那就让师兄自己来取吧!”

说着,李未央扣住清月衣襟的手指,竟是突然发力,猛地向下一扯!

“撕啦……!”

随着清月一声惊呼,只听一声布帛撕裂之声响起,清月上身的衣裙,顿时被撕扯出一条巨大豁口。

一时间,玉颈香肩,雪白如象牙,令人一览无余。

然而,在这春光乍现的同时,清月胸口和腹部之上,竟是覆盖了一层通体碧绿,布满树形纹路的软甲,其表面还有淡淡的碧绿华光萦绕其间。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