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奇葩风俗 > 正文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撩我妈结果成功了(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1-01-21 15:03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一章

鼓乐吹打越来越近,提醒着办喜事的人家,花轿就要到了,尤桐花的耳朵旁边响起尤木根玩命般的絮叨声:“妹妹,你嫁到伯府里当媳妇,千万记得家里还穷,家里很穷,我和你嫂子穷的过不下去了.....”

蒙上盖头的尤桐花忍着。

她只在美味楼里见到承平伯一次,可是内心已然打上他的烙印,就要成为她丈夫的人想的相当周全,媒婆上门带来两个侍候的人,不但把尤桐花的房间重新收拾,让它焕然一新并且具有实用价值,比如保暖、比如舒适,这两个侍候的人也把尤木根和丁氏隔开,让他们夫妻每每望着二姑娘房间干瞪眼睛,想说一个字也不成。

一日三餐有人送来,两个侍候的人送到尤桐花的面前,碗也不用洗,成亲前的这些日子,尤桐花丰润不少。

也就只有花轿上门,大家忙活的这个时刻,被尤木根钻了空子,他跑到自己身边说个没完:“哥哥对你不薄啊,哥哥可是借钱给你办的嫁妆,你嫂子人不好,我说她了,可哥哥还是哥哥......”

尤桐花气的捏紧衣角。

什么叫你嫂子人不好,你说她了?你娶的好妻子,要卖小姑子呢,这仅仅是个“人不好”,你说一说也就能过去?

幸好她今天就要出嫁,花轿就在门外,鞭炮震天般响起来,在房里也感觉到惊心那种,尤木根的话在鞭炮声里也不怎么清楚,尤桐花忍耐下去。

“哎哟,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出去,舅爷?我说您赶紧的看店去,伯府发了话,不要送亲的,您一定要跟去?哎哟,这话怎么说啊......”

喜娘跑来。

说到一半,外面喊吉时已到,喜娘一左一右的扶起尤桐花就走,尤桐花这新嫁娘蒙着盖头,脚步翻飞的,走的比喜娘还要快,那股子迫不及待出嫁的劲头,让两个喜娘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匆匆的送出新人。

好像这位赶投胎般的出嫁呢?两个喜娘脑海里浮出这样一句话,这是承平伯娶妻,喜娘不会说出来。

花轿离地的浮力出现时,尤桐花在盖头的下面长长的出一口气,她总算得到解脱,摆脱这个榨干她还不算,还想把人骨头也卖钱的地狱。

有丁氏在的地方,对于尤桐花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她紧紧的闭上嘴,像一只很容易被惊动的小兔子般听着外面的动静,好在外面鼓乐敲的震天响,尤桐花估计全城都能听得到,也所以就不会有人听到她刚才巴不得出嫁的心声。

如果她嫁的是个普通人,她不会有这么难为情,她嫁的是位贵族,承平伯爵现在是晋王之下的第一人,如果有人听到她在花轿里就解脱的口吻,肯定怀疑她嫌贫爱富,不是个好姑娘。

事实上,她是个好姑娘。

邻居们都同情她的遭遇,时常的背后教她对付丁氏,尤桐花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能和丁氏周旋几年,邻居们还是有功劳的。

邻居们中忠厚老实的,大多不喜欢丁氏,所以二姑娘应该是个好姑娘,她被忠厚老实的人称赞着。

尤桐花在花轿里一直的告诉自己,承平伯对她有恩,他愿意娶她为妻,而不是妾,相当于救她逃出有丁氏在的那个地狱家庭,二姑娘一定会好好侍候他,好好的对伯爷好。

伯爷对她实在太好。

他知道她没有嫁衣,为她送来嫁衣,给她很多很多的首饰,都是尤二姑娘想也不敢想的宝贝,尤二姑娘自从装扮好,就伴着心惊肉跳,害怕自己弄坏这些宝贝首饰,她像个木头一样的呆坐着,不敢随意的动,感叹的时候都保持木雕状态。

她要对他好,还有这听到的鼓乐喧天,还有这花轿游览着长街,还有......欢笑声出来,花轿应该是到了,落下来,有人打开轿帘扶她出来,盖头下面能看到男人的衣角和女人的裙边。

尤桐花的心打鼓般的跳起来,渐渐的和鼓乐中的急鼓声合在一起,天知道喜乐不应该是悠扬的吗?怎么就和她的心声合上,“砰砰”,“咚咚”的都不消停。

这男人的衣角,哪一个是承平伯爷?

“恭喜伯爷,贺喜伯爷,伯爷请握住了,呵呵,带新人拜堂去了。”有人这样说着,尤桐花的手里同时被塞入一段红绸。

崭新的红绸带来柔滑华丽,尤桐花在这一瞬间里喜生双颊,再到全身,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成亲的喜悦,而不是刚才逃难那般的迫切。

她要成亲了。

她嫁的是位大老爷。

脚步抬起来,如梦如幻,如织如华,拜,起,拜,起......送入洞房.....起哄声里,盖头揭去,尤桐花担心不已的抬起眼眸,娇丽的眼神锁住承平伯,那面容和蔼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并不是太老,虽然也还是像尤桐花的长辈。

她浅浅的笑了,迅速的垂下眼帘,已是被旁边的人捕捉的清楚,洞房三天无大小,大家肆无忌惮开着玩笑,说着新娘子竟然是有情人什么的,承平伯面上有光,呵呵的笑着,带着得色。

尤桐花听在耳朵里,粉红直到脖颈,不过她的心里也有得色,她嫁到这样的一个男人,她应该骄傲的。

嫁个老人的好处,就是洞房无限的好,他的体贴沁到尤二姑娘骨子里,让她感动的想哭。

这个老人带给她生命里爆炸般的感动,他带她夜晚游船吃酒,教她认简单的字,比如她自己的名字。

春夜赏花,夏夜赏月,秋夜里品桂花香......两个人玩得像个孩子,二姑娘在听到伯爷念有关情意的诗句时,就以为这是感情了,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不过她不知道承平伯也这样看。

小妻子明媚动人,又一心一意,承平伯每日醉倒在温柔乡里,上下衙门都有人笑他精神焕发到老夫聊发少年狂,承平伯自己引以为得意,他还是得意。

于是,有一天,他手捧冠服回到家中,郑重的送到二姑娘手上:“喏,我前面的妻子去世时,我还不是承平伯,这诰封是你的了。”

.....

坐在皇宫内院的摄政王妃动了动身子,换个姿势看着眼前的春花烂漫,接着想后来的岁月。

她的第二次成亲,在这样的朝代被称为“大婚”。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二章

张二猛拱了拱手,“大娘,福安巷有人状告你图财害命。大人让我请你过去。”

严春娘猛然握住林云舒的胳膊,“不会的,差役大哥是不是弄错了?我婆婆人好心善,怎么可能会图财害命呢?”

林云舒拍了拍严春娘的手,“行了,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去瞧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林云舒第二次到县衙正常,此次前来观看的百姓比上次更多。

瞧见她多少还有点眼熟。

听说她是替县令夫人接生的稳婆,怀疑县令大人会不会寻私。

不等众人问出口,何知远惊堂木一拍。底下衙役的杀威棒就抖动起来,嘴里长长喊了一声“威武”。

接着就是苦主告状,师爷拿着毛笔坐在旁边记录。

告状的人是许婆子,“老婆子状告林稳婆图财害命,害得家中三儿媳妇刚生下孩子不久就血崩而亡。”

许婆子声泪俱下,好不凄惨。

等她讲完,林云舒皱眉问,“你家儿媳到底是何时血崩的?”

她走的时候明明好好的。许三娘子虽有疲态但身体并不孱弱,身体也没未有明显损伤,而且她也检查过胎盘是完整的。怎么突然就血崩了呢?

许婆子支支吾吾说了半天。

何知远却替她答了,“那仵作看过说是丑时。”

林云舒轻蔑地哼笑一声,“大人,我替许三娘子接生完才刚至酉时,中间隔着六七个时辰。我若真是图财害命,为何不在生产时动手脚,反而要让许三娘子丑时才血崩,这如何说得通?”

许婆子却指着她咄咄逼人起来,“这正是你的歹毒之处。因为你不在当场,别人就以为三儿媳妇血崩与你无关。但是我亲眼见过三儿媳妇下面的伤口,绝不会是生产造成的。只有你给她接过生,不是你还有谁。”

这话倒也合情合理。

何知远不置可否。肃着一张脸问,“她图你家什么财?”

“我家儿媳妇有个首饰盒就在屋中,接生前我还看到的,等她接生完,盒子就不见了。不是她偷的还有何人?”

林云舒忍不住想打断她,“你那首饰盒里面有无东西,我都不知道,我怎会想不开去偷?”

何知远点头,“那首饰盒上锁了吗?”

“锁了。”许婆子皱眉想了半天才答道。

何知远又问,“她走时,你亲眼看到她将盒子拿走了?”

许婆子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避重就轻道,“谁知道她有没有藏在身上?我当时并未搜她的身。”

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又没有人证。这事还真不好说了。

林云舒却是拱手道,“大人,她无凭无据就告我图财害命,民妇不服。要我说,她家大儿媳妇也有嫌疑。民妇去她家接生,她趴在门旁鬼鬼祟祟,行为十分可疑。大人可将她叫来寻问。”

何知远略作沉吟片刻,就要叫人。却不想林云舒往门外看热闹的人群里一指,“那个穿绿衣的妇人就是。”

那绿衣妇人吓得往人群后面躲,却早有衙役上前将人拦住。

三两下拖到大堂审问。

这绿衣妇人眼神躲闪,结结巴巴道,“大人,民妇,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接生的时候,我根本不在。”

何知远还没回答,林云舒却大喝一声,“你撒谎!许三娘子生下一个男婴。许家人皆是一片沸腾。你躲在旁边一声不吭,我都看到了。”她拱手道,“大人,不信你可以问她几个女儿,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一问便知。”

何知远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他这回审案子怎么被她牵着鼻子走似的。居然由着被告人替他出起了主意。偏偏人家说得合情合理。

何知远压下心中的

文学

疑惑,重重拍了下惊堂木,语带威胁,“大胆!是不是要本官亲自去问你那几个女儿,你才肯如实招来。那许三娘子是否是你所杀?”

绿衣妇人吓得老大一跳,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牙关也开始打颤,“大人,民妇没有杀人!你相信民妇,民妇只是贪财而已。”

众人一片哗然。

何知远眯了眯眼睛,沉声呵道,“快快如实招来。若是再敢诓骗本官,定不轻饶。”

绿衣妇人被他的官威吓得三魂丢了七魄,这才怯怯地道,“那匣子是我偷的。我是气不过,她生了儿子。我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功能也有苦劳啊。”

许婆子却是一口痰啐了过去,两手就是往她肩膀上拧,“你个不开眼的东西,你生了这么多个赔钱货,我都没让老大休你,你还敢不满。你看我回去,不刮了你的皮。”

那绿衣妇人边哭边躲,好不凄惨。

众人对她既同情又恨她品行低劣。

林云舒却道,“大人,您也瞧见了?那匣子是她偷的,关我何事。我接生,收银钱都是随大家心意。他们给我一百文,我也就收了。我跟他们家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会害人性命。我走的时候,那产妇明明好好的。就算后来血崩,他们一家为何不来找我看?我看他们是倒打一耙,孙子有了就想舍母留子,借此想讹我。”她字字真切,声音更是铿锵有力,“大人,我要状告他们栽赃陷害,意图将杀人罪名栽到我身上,好谋夺我家财产。”

底下众人一片哗然。就连那些见多识广的差役们也不由自主看向堂上这名稳婆。

这还是头一回在大堂之上,原告和被告掉了个儿。

许婆子如丧考妣,爬到林云舒身旁,腆着脸求饶,“林稳婆,是我误会你了。我给你赔不是。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许家清清白白做人。如何成了那杀千刀的骗子了?”

林云舒拂开她的手,“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一句文绉绉的话,许婆子一介妇人哪里听得懂。刚想再求饶,却见堂上县令大人将惊堂木敲响,点头附和,“大娘言之有理。”他冷着脸沉身道,“快去请仵作检验尸首。”

此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

在月国,女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那仵作一个男人怎可看女人私密处。

原本林云舒作为一名产科医生也能分辨出生前和死后伤的,可她现在是主告,她的证词根本无用。林云舒便没有发声。

就在这时,匆匆赶来的许三郎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脸色着苍白,进来就跪,央求道,“不行啊,大人,那是我发妻。如何能遭受此等侮辱。”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三章

平原是下来看易寒渡劫的,苍炎宗的长老则是来止战的,生怕他们上面正谈着,下面这些弟子不知轻重就打起来了。

平原一看易寒和林清婉周身灵力外泄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已经憋到极限了,便挥手道:“去找个地方渡劫吧。”

易寒听他这么说,很干脆就拉了林清婉的手,直接飞到半空中,左右看了看后,直接拉着她飞到一块已经倒塌的大殿废墟上。

这应该是打架的时候被波及到的,但大殿是用上好的玉石所建,就是塌了,也是大块大块的光滑石头倒着。

易寒感觉到这里灵气浓郁,而且地方很大,因为倒塌,周边都是空着的,没人。

所以他直接带着林清婉落下,然后从空间里拿出他们最熟悉,也是坐得最舒服的一对蒲团来放着。

想了想,还把收着的两座避雷针给拿出来了。

可他左右看了看,发现边上都是整块整块的大石头,根本不好埋进土里,他一时有些忧伤。

许贤一看,受不了了,飞上去道:“你们赶紧进阶吧,我给你们埋。”

易寒就把避雷针交给他,然后坐下,和林清婉面对着面,俩人手碰在一起便开始运转灵力。

许贤就在边上,手上的灵力一运转,咻咻几下就把石块给切割掉往外乱丢。

苍炎宗的人见他们如此对待他们大殿的废墟,一时气得脸色涨红。

许贤把东西都丢了,就用土系的法术挖出两个大坑来,然后把避雷针往下埋。

埋完了还用边上的石头固定了一下,这才飞远了和大家一起看热闹。

不少修士都凑过来看热闹。

没办法,天上正慢慢聚集起来的劫云他们想要装作看不见都难。

此时看见平原和苍炎宗的长老一同出现,他们就知道打架的事应该是暂告一段落了,不过看苍炎宗现在半边都成废墟的模样,想也知道他们没讨到好处。

而且易寒他们就在人家原来正殿的地方渡劫,苍炎宗的长老虽然脸色难看,却也一句话不说,他们就知道是他们这边占优势。

大佬们的谈判现场他们围观不了,但这里却是可以围观的,

于是大家紧盯着易寒俩人看。

看着,看着就发现不对了。

有人疑惑的道:“他们怎么一起坐着?”

“好像是在一起修炼吧?”

“渡劫也一起?”

“他们是夫妻吧?”

“就是夫妻也没听人说过要一起渡劫,一起化神的呀?这渡劫都在一处,那这劫云到底算谁的?”

“他们……好像不是我宁武大陆的人,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听说他们是三人一起飞升的,然后带了三个鬼修。”

“为什么三人可以一起飞升?”

“那是下界天道的事,虽然闻所未闻,但跟我们关系不大,我关心的是,我们这里也可以俩人一起渡劫?天道不劈死他们吗?”

“看这劫云形成的速度和规模,应该不会劈死吧?”

“看着也就比当时雷源在秘境里渡劫时大一点儿,我还以为是因为易寒是剑修的缘故呢,这是因为俩人一起渡劫?”

“俩人不能一起渡劫吧?”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