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真相 > 野史奇闻 > 正文
丰满岳乱妇,人欲小说全文阅读(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1-01-20 07:04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丰满岳乱妇,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

丰满岳乱妇 第一章

完本的瞬间,没有预想的开心,反而有些空落落的。

2019年7月31日发书,在361天连续更新里面,一共发了184万字,速度不快,但再次超越自己上一本的更新速度,我还是比较满意。

关于结尾,其实这本书开篇就计划好了,开放式的结局,不会有番外,这是我一贯的原则,尤其川南不可能去,毕竟没想过是否安排外公穿越,之前的玉佩是误会也好,是真的确有其事也好,都不重要,如若真的去揭开这些,或许没了最初的那份憧憬和心理的支撑。

至于这个结尾,其实更像是一个开始,周恒所说的走出去,只是做了一个计划,很多人说才刚进入高潮,写征服鞑靼还有欧洲,那样至少还能写二百万,其实水对于一个作者来说非常容易,但是我不想。

本书最初的定位,就是一个急诊医生穿越古代的故事,作为一个技术流,还不想靠征服世界去作为故事的发展主线,一个人靠着自己的一技之长,带给一个时代医学和社会经济的推动,已经是跨时代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影像,还收获爱情,已经是极为幸运。

该说再见了,对周恒、刘秀儿、白卿云、朱筠墨、薛老大、苏晓晓刘仁礼、贤王、宁王、老皇帝等等所有人,你们的故事或许在读者心里有不同的诠释,但在这本书里,你们已经渐渐远去。

说一下成绩。

这本书的成绩,比我自己预想的好很多,来历史我是一个新人,没有读者基础,都是靠着代言跟过来的老书友最初的支持才扛过来,从上架的16000+收藏,1200首订,到现在收藏123000+,300多万总订阅,近6000均订,37万粉丝,成绩绝对突破自我,一路走来着实不容易。

当然,更可喜的是,因为成绩达标,今年一月初直接签了五年长约,写书三年,能在第三本得到这个认可,我还是非常意外的。

丰满岳乱妇 第二章

身处的位置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同,甚至关注点也不同。

通俗点说,屁股决定脑袋。

秦琼离开中枢数年,一直在松州封地镇守,忙着发展封地的同时,也牢记着屏藩卫疆的职责,因此他眼睛看到的都是他面前的那一片地方,关注的也都是事关西南的边疆安全问题。

吐蕃有威胁,秦琼不能坐视。

但到了李世民这里,他坐在长安城,心中却是整个大唐,而不只是西南一隅。对秦琼来说,吐蕃是目前对西南威胁最大的一个存在,可对于整个大唐来说,吐蕃还排不上号。

大唐万里疆土,亿万臣民,皇帝的任何一个决策,都影响巨大,所以李世民考虑事情,必须得从全局出发。

大唐实力是强盛的,兵力也是强盛的,但边疆万里,就算百万兵,其实也并不显多。

一个萝卜一个坑。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事关战争,就不得不慎重。

“你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不如就不要再回松州了,就留在京师疗养身体,有空也进宫来陪朕喝茶聊天,若是精力好,还可以到羽林宫给那些年轻小伙子上讲讲兵法战例。等过几年,让你家小子们去封地经营便是。”

秦琼却没答应。

他也有他的顾虑,尤其是他自知自己打仗是把好手,能冲敢打,但其实就算论统兵指挥,他也并没自负的认为就是军中第一,不说当今圣上那才是战无不胜,就是那位以腿疾致仕的李药师,那才是大家。

其余如柴绍、刘弘基那都是军中老帅,资历高,能力强。

而李绩、苏定方、程名振、李道宗这几个将军,年纪比他轻的多,但也都是帅才。

论勇,尉迟恭、程咬金、牛进达、郭孝恪、吴黑闼等更不用提,仍是正值当打之年,身体还强壮如牛。

他能坐到太保这个三师之位,并不是因为他多能打,而只是各种因缘巧合罢了,他有自知之明。

所以身居高位后,越发的没飘,反而是主动的离开中枢。

他还有另一层顾虑,便是儿子秦琅。秦琅在朝中也是一个特例,凭玄武门从龙之功,得皇帝赏识,被皇帝用的顺心应手,哪里需要放哪里,却偏偏也本事过硬,从没办砸过差事。

为了不影响儿子的前程,秦琼主动退出中枢,也是给儿子让位,不可能真正父子同朝为相。

总得有一个人退出。

皇帝让他留在长安,他想想还是没应下,自己在京就算如李靖一样不问政事,但终究顶着个太保之衔,尤其是他于军中资历威望都高,所以还是觉得呆在松州更好些。

“你若真要走,那也得等三郎大婚之后吧。”

因太上皇驾崩,长乐要为太上皇守孝一年,实际是九个月,因此原本定在九月重阳的婚期,改到了明年的正月。

“好。”秦琼终于点头。

李世民一声叹息,做为多年的老伙计,秦琼心里在想着什么,他其实都能猜的一清二楚,虽然觉得秦琼没必要如此避嫌,可当了皇帝,终究不比从前了。

·······

二月,长安满城素缟。

李世民把国丧办的极为隆重,以示孝道。

秦琅赶在月末抵达长安,太上皇的灵柩依然停灵大明宫,停灵二十七天,然后出殡。

李渊还算是较好的,毕竟李世民夺位后为示孝道,早早就开始帮李渊皇陵,大修几年,主体早已完工,所以只要按规矩停灵二十七天,便可移到献陵安葬。

而有一些皇帝驾崩之后,因为皇陵没营建,或是没建好,就得一直等到建好才下葬。

一些皇帝甚至可能要临时停放几个月,几年甚至是十几二十年的都有,比如康熙祖母孝庄皇太后死后,便停放了三十七年才下葬。

历史上的李渊驾崩在六月,也是直到十月才赶修好皇陵主体,将其下葬。

一路快马加鞭,几乎全程水路,总算赶在下葬前进京。

路上早就是全程素缟孝服,秦琅做为臣子本来倒也用不着一直披麻戴孝,但他是李渊的孙女婿,虽公主还未过门,可也依然是晚辈家人,一样得服一年。

抵京后,与妾侍儿女们都来不及怎么说话,便被宫里来人接走了。

在皇城中书门下,受李世民召见,一番奏对,面奏了些岭南的情况,然后李世民给秦琅交待了些任务,主要还是让他帮忙操办国丧葬礼。

“知道你路上辛苦,可眼下国丧重要,不能有半点差错,你就再辛苦一下。”李世民牵着秦琅的手,“回来了记得去拜见你阿爷,如今他越发的老了,莫待子欲养而亲不待。”

丰满岳乱妇 第三章

锦衣卫当即将自己在集市被打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隐去了他差点冲撞到孩子的关键。

张彦听后,非常的愤慨,猛然拍了一下面前的桌案,“砰”的一声巨响,将桌案上的东西震得七零八落,怒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连一个十五六的孩子都打不过,亏你还是朕的锦衣卫,若是每一个锦衣卫都像你一样无能,那朕以后就只能喝西北风去了!”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属下久在西域,多年未曾回京,不认识那个打我的人,那人虽然穿着一身劲装,但他身上所佩戴的饰品都是当世之稀品,若不是大富之家,也必然是大贵之家,可是京城大富大贵的人多了去了,说不定是哪家的公子也说不定,若是属下再次见到那个人,属下一定会一眼就认出来的!”锦衣卫急忙说道。

张彦生气,并不是因为他和这个锦衣卫的关系如何特别,而是因为这光天化日之下,京城之内,只听令于自己的锦衣卫,居然被人给打

文学

了,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他这个当皇帝的脸上都没有光!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宦官一声高亢的喊声:“启禀陛下,燕王在殿外求见!”

张彦在登基为帝之前,就是燕王,他登基称帝之后,除了禅让给他帝位的汉末帝刘冯被封为了琅琊王之外,其余汉朝所封的一切爵位,全部予以废除。在张彦登基称帝半年之后,经过

文学

张彦细细的思量,以及对开国功臣按照所贡献的功劳大小,重新制定了一系列爵位。

新的王朝奉行军政分离制度,所以在爵位上,也分为文和武两个体系,爵位分别分为九等,即王、公、侯、伯、子、男、县侯、乡侯、亭侯。其中只有王这一个爵位有封国,自公到亭侯这八级爵位,都是只有食邑的内民户的赋税供给。而无法完全享有食邑的一切权力,其食邑从几千户到几户不等,彻底杜绝了自西周到东汉时期,因为封国逐渐壮大而威胁到朝廷的情况出现。保证了朝廷对各地的权力行使和实施。

开国之初,只有琅琊王这一个王爵,其余爵位最高的就是那些开国功臣所受封的公爵,但随着后来张彦的大儿子张翰的一点一点的张大,在张翰十五岁那年。也就是去年,张彦才将皇长子张翰封为王爵,将幽州的广阳郡直接变成张翰的封国,张翰也就成为了燕王。

这是张彦开国十年来第一个所封的王爵,而其封地又在燕国,与早年张彦所获得的封号一样,所以不少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大家心理面都明白,皇长子张翰以后必然就是当朝的太子。

今年春节刚过没多久,已经成为琅琊王的汉末帝刘冯。在其封国琅琊突然暴毙而亡,而刘冯死后因为没有儿子继承,其封国便废除,恢复为琅琊县。这样一来,全国境内,仍旧只有一个王爵,那就是受封为燕王的张翰。

虽然刘冯的死因一直是一个谜,但大汉已经灭亡了十年之久,一个亡国之君的死,既是必然。也是偶然,只不过是在史书上留下了轻描淡写的一笔而已。

作为大燕境内唯一的王,燕王的到来,让在气头上的张彦忽然有了一丝小小的惊喜。作为皇帝的儿子。又是皇长子,张翰的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厚望,而且张翰本人也不是那种庸才,从小就显露出来他的过人之处,除了力大无穷之外,还过目不忘。其教授他武艺的师父正是现在的镇国公赵云,师承赵云的张翰,十岁时便离开了皇宫,跟随赵云一起去了遥远的北方,在边境上过着军旅的生活,这一去就是五年。

五年之中,张翰从未见过父亲张彦,在军中得到锻炼的张翰变得十分沉稳和冷静,除了眉宇间稍微有点稚气能够看出他的年轻之外,其余的一切都是完美的。

去年张彦封张翰为王时,张翰还在北境和鲜卑人作战,已经靠战功当上中郎将的他,率领一千骑兵,弛入数万鲜卑人的营地,割下了鲜卑大酋的首级,像是进入了无人之境。

此战让张翰在北境一战成名,直到张彦的圣旨抵达时,军中上下才知道他们英勇无敌的张将军,居然就是当今陛下的长子。

受封为燕王后,张翰便离开了镇国公所在的军衙,前去燕国赴任,途中也没有和父皇见过一面。

张彦清楚的记得,他还是前年微服出巡的时候去过北境,在镇国公赵云的军衙中和张翰见过一面,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这个被他寄托了厚望的儿子。如今听到张翰来了,张彦的心情自然是激动无比,巴不得立刻见到自己的儿子。

于是,张彦便冲外面喊道:“快让燕王进来!”

片刻之后,燕王张翰虎步龙行的从殿外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一件王服,腰中系着一根莽玉腰带,腰带上还悬挂着一块龙纹玉佩,显得极为高贵。

一进入大殿,张翰便跪在了地上,向着张彦拜道:“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彦急忙走了过去,亲自将张翰搀扶了起来,一双眼睛在张翰的脸上盯來盯去,良久才说道:“瘦了,黑了,但是比前年要更加健壮了,此番回京,可曾去拜见你的母后?”

“启禀父皇,儿臣刚刚抵达京城,便立刻来见父皇了,还没有见过母后!”张翰答道。

张彦道:“你母后想你想的快疯了,既然你这次回来了,就在京城多住点日子。你先去见见你母后,等父皇忙完了,再找你好好的聊一聊!”

“喏!父皇,儿臣先告退了!”

话音一落,张翰便朝殿外走了出去,而张彦则望着张翰的背影,含情脉脉,虽有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此番张翰进京,是张彦召他来的,他思念这位大儿子早已经多时了,恨不得多和他聊会,但是这会儿他还要忙一些政务。无暇顾及他,姑且先让儿子去见见皇后,等到晚上他忙完了再和儿子促膝长谈不迟。

“陛下,燕王殿下英姿飒爽。颇有陛下当年之风采啊……”在一旁的内侍看见张彦的眼神,便适时的说道。

“朕的这几个儿子当中,就数他最像朕了,朕也对他寄予了厚望……”

内侍顺着话茬便说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陛下不封殿下为太子呢。早日确定储君,岂不更好?”

本以为张彦听了这话会高兴,谁知道张彦的脸色忽然变了,恶狠狠的瞪着内侍,怒道:“如果不是看在你服侍朕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冲你刚才的那一番话,朕就能诛你九族!”

内侍急忙跪在地上,一边打自己的嘴巴子,一边说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还请陛下息怒,宽恕奴才这一次吧!”

“记住!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要想活命,知道的越少,说的越少对你的好处就越大!”张彦道。

“奴才记住了!”

张彦开国十年,后宫佳丽没有十个也有二十个,截至目前,他一共有十三个儿子。七个女儿,但是开国之后,他一直未能设立储君,虽然有不少大臣提出过这样那样的建议。但都被张彦否决了,并且明确的告诉这些朝中大臣,关于储君的事情,会在他临死前一个月之内公布,他现在身体还很健壮,无需考虑这些事情。而且太子之位事关重大,他要慎重考量每一个儿子,有能者居之。

从此后,朝中再无人敢议论立太子一事。但这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不立太子,张彦的每一个儿子都有可能当太子,如果相当太子,都会加倍努力的表现自己,而坏处就是,后期可能会因为争夺太子的位置,而手足相残的事情发生。

但是在张彦看来,他不设立太子,其实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保护他心目中的太子人选,一旦设立了太子,那么其余皇子如果也想当太子,那么就会想法设法的将太子拉下马,甚至手足相残。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