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科学探索 > 科技前沿 > 正文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1-01-16 07:13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一章

道宗之内,有不少规矩。
李长安把小册子翻了一遍,尽皆了然于胸。
规矩万千,但对他来说,切实相关的只有两点。
其一,真仙之下,在道宗内禁止飞行。
这一点听起来不可思议,却也很好理解。
毕竟,

文学

道宗弟子数十万,若是没有限制,即便道宗很大,那也是一窝蜂,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发生‘撞机’事件。
所以,设个限制很有必要。
真仙以下若是违反规矩,一旦被道宗执法堂逮到,便会被处罚一百到五百积分。
积分是道宗的硬通货,等同于外面的源石,可以用积分换取资源修行。
而想要获取积分,只有完成道宗的各种任务方才能得到。
而且,一个任务的积分一般也就一二十点,也使得积分变得弥足珍贵。
也因此,一般而言,很少会有人违背这条规矩,毕竟谁也不想当冤大头。
李长安如今不缺资源,也懒得去做任务赚取积分。
所以,这条规矩,他也要遵守,以免多生是非。
其二,道宗允许争斗,但禁止闹出人命和废掉修为。
除非,双方都愿意上生死台,那自然生死不论。
以李长安的性子,这条规矩也得牢记。
否则的话,一不小心就违背了。
道宗对这一项规矩很看重,处罚较之前一条也严厉许多。
其他的各种规矩也有不少,但李长安只想老老实实修炼,静等大比到来。
是以,基本不用理会。
看着前方挡路的几人,李长安略感无奈。
几人大马金刀的坐在路中间,长剑出鞘,面色阴厉,生怕别人看不出他们是劫道的,就差在脸上写‘我是土匪’了。
李长安不想生事,奈何道宗对这些小事完全不予理会,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哪峰的小子,要进浮云峰,先交过路费再说,只需要一百积分,到浮云峰报我蒋天霸的名字,保你如鱼得水。”
为首的是一个壮硕少年,手持一把朴刀,看起来气势汹汹。
李长安感应一番,居然和他一样,都是伪仙巅峰修为。
但观其骨龄,千岁不到!
李长安略感吃惊,这般年纪能有伪仙巅峰修为,要么就是绝顶天骄,要么就是拔苗助长,服用各种灵丹妙药之类提升的。
可这蒋天霸,看起来根基不错,并没有那般虚浮,这就有些奇怪了。
“小子,跟你说话呢?没听到吗?”
见李长安半天不回复,蒋天霸当即瞪眼。
还别说,气势汹汹的模样,真挺有威慑力的。
可惜,这也只能吓唬一下那些小孩子,李长安,并不在其列。
在李长安看来,这家伙没一点唬人的,反而幼稚得可笑,他都不记得多少年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了。
双手一摊,李长安满脸无辜。
“让你失望了,我刚加入道宗,现在连住的地方都还没找到,哪来的积分?”
为证明自己没有说谎,李长安还把刚领到的衣服小册子全都拿了除了,以表清白。
修行多么枯燥,偶尔逗逗小孩,也算是种调剂。
听到他是刚入宗的,蒋天霸脸上表情顿时垮了下来,满脸沮丧,好像煮熟放在嘴边的鸭子突然飞了一样。
“你没有骗我?”
“肯定没有,天霸兄如此英明神武风流倜傥,我怎么敢骗你呢,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李长安立马表态,两句夸赞,让蒋天霸脸上笑容满面,很享受这种被奉承的感觉。
李长安看得想笑,心里也渐渐确定了。
这家伙,估计活到现在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很少出去历练过。
资质不错,修为也挺高,但这心性却是幼稚得很。
“好吧,看在你识趣的份上,本少爷就先不为难你,给你赊账上,记得有积分了,给少爷第一时间送过来,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
“嗯,叫什么名字?”
“李长…不对,唐三。”
蒋天霸大手一挥,没打劫到还要记账,旁边一小弟取出一个账本,规规整整写下:唐三欠蒋天霸积分,一百。
完工,收起。
李长安凑过去瞄了一眼,发现这账本还挺厚的,四五公分厚的账本,已经记满了近一半。
心头一个念头涌现,李长安忍不住提出疑问。
“天霸兄,这账本上的,不会都是欠你积分的人吧?”
蒋天霸哼哼一笑,面露得意。
单手负于身后,神气无比。
“那是当然,本少爷可是道宗第一富,若是我把欠我的,和借出去的积分都收回来,足有十余万积分,即便是那些峰主,也就这点身家了!”
一人,堪比一峰!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二章

幻影骑着一头巨大的黄金六足兽骑,带着一队巨人战士,缓缓的靠近着龙门的北面。
她在城墙外五十丈处停止前进,身后巨人战士高举的王旗,在风中飘舞着,金黄色的旗帜,在布满鲜血与尸体的战场上,格外的刺眼。
幻影朗声道:我乃天界七大军团大统领幻影,城上守将,报上名来!
高大女将军道:天女国红羽军第三步兵军团,独孤愁。
幻影道:独孤将军,作为军人,我敬佩红羽军的战意。
作为女人,我敬佩红羽军的姑娘们誓死不退的勇气。
你们的存在,打破了战场只属于男人的千古格局。
独孤愁缓缓的道:军人,不分男女。
幻影点头,道:你们赢得了我的尊敬,不得不说,你们这一仗打的很漂亮。
龙门之战,不论结局如何,不论你们能坚持多久,都注定和无名关一样,永垂史册,为万世后人敬仰。
独孤愁道:我是军人,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守护苍生,没什么好说的。幻影将军,两军阵前,有什么话直说吧。
幻影道:独孤将军果然快人快语,你我都知道,龙门是死地,就算你们手中有杀伤力很大的火药,也根本挡不住我天界大军的步伐。
我见你是一个人才,不如降了吧,我可以善待红羽军的每一位将士。
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会下令屠城。
独孤愁仰天大笑。

文学


幻影道:你笑什么?
独孤愁止住笑声,道:自从我们从祖地进入人间的那一刻,就没有想着活下来。
你想要龙门,可以啊,前提是你得杀光城中所有的红羽军。
将士们!吾等共赴国难,血不流干!誓不休战!
血不流干!誓不休战!
血不流干!誓不休战!
……
无数红羽军将士大声的呼喊着,嘶吼着。
这是对幻影最有力的回答。
幻影叹了口气,骑着六足巨兽往回走。
同时对身边的一个巨人战士道:天黑后继续攻击,明日黎明前,拿下龙门,城中敌人,一个不留。
我要用红羽军的鲜血,祭奠战死的勇士。
我要用红羽军的头颅,在龙门城外,堆起一座京观!
诺!
龙门的战事,暂时的偃旗息鼓了。
这里的战况,第一时间就传到了近百里外的玉门关。
作战室里,赵子安与众将听着前线的战报。
十几万红羽军,竟然守住了城墙只有六丈高的龙门。
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赵子安道:龙门城中红羽军将士伤亡如何?
传令兵道:具体数字尚无法确认。不过,几个时辰的血战,红羽军伤亡应该很大。
赵子安看向了南宫颜。
南宫颜已经接到了红羽军的密信。
她开口道:战死四万八千余人,伤两万五千余人。
赵子安道:杀敌几何?
南宫颜道:从昨夜黎明,到一炷香前双方休战。我红羽军在此战中,共杀死骷髅兵一万余人,巨人战士两千余人,狂人战士三千余人。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三章

叶凌月费力的睁开眼。
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绝不会出现,熟悉的脸。
叶素看着她,一如当年,她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阿月,你该好好休息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叶姨?”
额头,在发烫。
无妄星海上,一个太阴神印形成。
“不!这不可能!”
昆仑冰心被叶素封印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一些事。
那是一些记忆。
是他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
村落毁了。
帝阳爹爹死了。
他醒来时,一切都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一切,都已经毁灭了。
他躺在一处荒芜的山脚下。
身旁是还未消融的雪,他浑身很痛,他足足躺了一天,才能爬起来。
他感到很饿。
可他找不到食物,最饿时,他只能抓起雪塞进嘴里充饥。
找到帝阳爹爹……回到村落,那是他唯一的念头。
可是,他被一群狼群包围了。
那是一群正在分食一头鹿羚羊的饿狼。
刚渡过寒冬的狼群,饿得慌。
当它们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孩时,它们迅速扑了过去。
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他没有哭,只是由着狼往山里拖。
就在他以为,他会死去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一阵脚步声。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兽皮短袍的小姑娘。
她眨巴着眼,瞅瞅自己。
那群狼见到她,都吓得调头就跑。
那是狼王的崽,狼王最喜欢的小家伙,打起架来,比狼王都要凶悍。
彼时,她嘴里还叼着一块新鲜的鹿肉。
她嗅了嗅他,歪着头想了想。
过了片刻,她拖着他往山下跑。
明明比自己个头小了一半的女孩,力气却是惊人,一直将他拖到了山脚下,小狼女丢下了那块生鹿肉后,才跑开了。
那一块鹿肉,很难吃。
难吃到,昆仑冰心到死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个小狼女。
“阿月……阿月……”
在地下神殿时,当她出现时,将自己从恶蛟的口下救出来时,他就应该想到。
同样透着野性的和纯净的眼,只会是同一个人。
昆仑冰心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血色的泪……阿月,我们,后会有期。
叶凌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光陆迷离。
她梦到了辛霖,她冲着自己招手。
“阿月,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想要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她梦到了巫神。
巫神站在昆仑古棺旁。
那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巫神。
那应该是巫神的本体。
男人身形高大,他长得很是俊朗,有些邪气,一双蓝幽幽的眸。
“阿月,我找到她了。可惜,我最后才找到她。我与她,同样是黑暗的产物,是对手,也是同伴。上一世,我与她是死敌,争夺昆仑的每一寸土地,我却不知我一直在寻找她。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所以我要去找她了。来世,我们有缘再见。”
他带着那一口昆仑棺,沉入无妄星海。
叶凌月想要追上去,可星海浩瀚,她根本无法寻觅到对方的踪影。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叶素……她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叶素挽着帝阳,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阿月。”
“叶姨,帝前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亏了你,我们才冰释前嫌了。我们是来告别的,临行前,我们送了你一份大礼。”
叶素和帝阳道了最后的一次别,就消失了。
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年之后。
睁眼的一瞬,她看到的却是帝莘的眼。
一张,苍老的帝莘的脸?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叶凌月声音干涩,她摸了摸帝莘的脸颊。
虽然是一样的脸,可叶凌月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帝莘。
道门冰心消失了,昆仑冰心也消失了。
眼前的,是他的帝莘。
虽然,他的脸颊上,已经长满了胡须茬子。
“洗妇儿,嫁给我吧。”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深情道。
“老大醒了!”
“月儿醒了!”
“主人醒了!”
就在叶凌月还未从帝莘的求婚中回过神来时,就见一个个脑袋探了过来。
叶凌月一怔。
“小乌丫!”
和小吱哟,小无极一起,最快冲到床榻前的正是小乌丫。
她已是人妻人母打扮,可那容貌,正是小乌丫。
“老大,我又活了,是朱雀涅槃火让我重生了。我等了你半年,呜呜,小乌丫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乌丫哭了。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小吱哟在旁埋怨道。
得知叶凌月醒来,一茬一茬的人都来探望她,从她们的口中,叶凌月知道了一些,无妄星海最后的事。
那一战后,昆仑冰心被封印。
叶素在最后关头,被辛霖复活,辛霖也险些魂飞魄散了。
不过,巫神在最后一刻,守住了她的命魂。
秦蚀与巫神起了冲突,两人交手之际,巫神化形,两人带着昆仑古棺,一起坠入了星海之中。
叶素取代叶凌月,以身化太虚。
昆仑冰心再次被封印了。
只是在被封印之时,还发生一段插曲。
昆仑冰心动用了天命之力,再一次让时间逆流。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时间逆流之时,没有改变叶素复活的事实,而是没有上身帝莘(道门冰心)。
他被再次封印了。
帝莘身受重伤,带着沉睡的叶凌月和小无极、雪狼王回到了无极天。
因为失血过多,叶凌月沉睡了半年。
这半年里,帝莘一直守护着叶凌月。
“辛霖死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了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她再入了轮回,有巫神为伴,她并不孤单,也许,她还可以逆改天命。”
帝莘劝说道。
“但愿如此,我有种预感,我们不久之后,一定还会相见。”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为何,她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老大,你到底答不答应嫁给帝莘?”
小吱哟一家子在旁看着,云笙夫妇,以及一家重新团聚后啵啵冥日夫妇,都凑在两人跟前,围观帝莘的第一百多次求婚。
众人都为帝莘感到焦急了。
叶凌月昏迷了一百多天,帝莘每日求婚一次。
这一次,总该有所回应了吧?
叶凌月被众人看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嗔了一句。
“哪有这样的求婚,我听我娘说,在她那个年代,求婚是需要鲜花和礼物的(求婚戒指)。”
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可好歹礼物也是需要的。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