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古代薄纱乳h,肉到失禁高H男男(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1-01-15 17:25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古代薄纱乳h,肉到失禁高H男男    【】

古代薄纱乳h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古代薄纱乳h 第二章

“两种灵果灵力,相差不大!”
蓝云河也做出判断,转身蹲在地上,将手中的朱果核,轻轻掩埋在土中。
宁北把最后一缕紫气,送入果核中。
顿时,果核裂开,生根发芽,破土而出,迎风生长近乎一米高。
有宁北在,他可以催生一个朱果园林。
宁北轻声说:“看样子离开天山前,我得带回去些礼物了。”
“少主,不要因为这些事,而耽误自己的修炼。”
赤妖还是提醒宁北,以自身修炼为重。
对于这些事情,宁北自然分得清主次。

文学

可是,柳烟柔来到百草谷,面戴轻纱,柔声说:“小七,有人托给你一封信。”
“谁的?”
宁北走向二姐柳烟柔,接过无名信封,上面印着一个图案。
图案有八个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封信的主人是谁。
宁北已经猜到了!
柳烟柔在旁柔情问道:“你和安澜认识?”
“不太熟!”
宁北拆开信封。
柳烟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小骗子,都会骗人了!”
“二姐,有些事情,你以后就懂了。”
宁北注视着这位二姐,眼神流露出几分无奈。
谁还没点小秘密!
柳烟柔歪着头,打趣说:“幼年之约,四方聚首,都有谁?”
“幼年之约,算算时间,的确快到了!”
宁北眼神闪过一抹回忆。
唯独柳烟柔轻声嘱咐:“你和安澜以前认识就认识,今后离他远些,这个人比你想象中危险!”
宁北闻言心中很是无奈。
安澜有多可怕。
宁北能不知道嘛!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安澜,这个掌握九龙玉玺的家伙,把玉玺印记到处乱印。
传来一封信,都印上印记。
真是仗着九龙玉玺在他手中,就拿着乱玩。
柳烟柔蹙眉嘱咐说:“安澜的可怕程度,不弱于冷儿,你和他打交道,势必要吃亏,等你成为九五后,我就不管了,在此之前,你少和他接触。”
“知道啦!”
宁北心中虽然无奈。
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给柳烟柔她们说。
安澜和宁北从小相识,而且关系匪浅。
如今安澜出世,第一个联系的人,就是宁小北!
宁北打开信封后,赫然是一张白纸。
这张白纸没有字迹,被宁北抬手撕碎,仅仅保留了信封。
信封有九龙玉玺的印记,这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信中白纸,摆明就是忽悠人的。
宁北眼神浮现一抹精光,转身轻声说:“小憨,联系三哥和秀儿,到时候在京都等我。”
“干啥哇?”
小憨啃着朱果,坐在地上,一脸好奇。
宁北自然不会告诉他,脑海中回想起一段话。
北有凉王。
南有安澜。
东有徽王。
西有灵王。
幼年之约。
四方聚首。
小时候的约定,自然不能忘。
安澜出世,明显是记着小时候的约定。
他都没忘,宁北又岂能忘记小时候的约定。
叶擎苍就是徽王,秀儿就是灵王。

古代薄纱乳h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

文学

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