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娱乐八卦 > 正文
寡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10-04 09:20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寡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
两次穿行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后都奔向了一个目的地——夏塔。哈尔勒克山,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西北角,山南一望无际,黄沙万里,山北一望无际,草长鹰飞。我沿着这片中国最大的沙漠北部边缘直达边境线,翻过了哈尔勒克山,去木札尔特雪峰下寻找一个叫夏塔的地方。在这片神奇的地方,有过三嫁乌孙的解忧公主的故事,在她之前还有一位大汉公主令人动容,她叫刘细君。

01

西域,一块神奇的土地。

汉武帝时期,西域大大小小三十多国被匈奴团灭。最强大的乌孙,面对匈奴也仅是轻量级选手。国王猎骄靡一寻思,出来混的没个保护伞觉是睡不踏实的。环顾四周,敢和匈奴叫板的也只有大汉了。

猎骄靡出手大方,派使者带着上千良马到汉求亲。

汉朝和匈奴斗来斗去,吃亏就吃在没好马的劣势上,被匈奴折腾得咬牙切齿却又筋疲力尽。有乌孙来求亲,还带来良马,汉武帝欣然应允,选定了自己同父异母兄弟的孙女刘细君作为和亲公主,远嫁乌孙。

刘细君,芳龄十六,饱读诗书,尤对音律颇有造诣。

去蛮荒

大团结小妇白洁小说

之地西域意味着什么,谁都懂,但细君并没有抗争。自从她三岁时,因父

陈百强死亡现场照片

亲造反全家被诛,她早已了无牵挂,要说有,那就是她的学琴老师江音子。

临行她向老师辞行,两人相对无语,不需想象,结局已然定格,虽然从未表达,但彼此心里很明了,在音乐之外,他们早已超脱了师徒的羁绊。

转身的那一刻,细君的泪花已沾满衣襟,她没有回头,或许是心狠不如说是心恨。江音子什么也没有说,让她放弃了逃离现实的勇气。

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东线

 

02

汉已七嫁公主和亲,但多用宫女滥竽充数,当然,嫁过去也没见到什么回报。细君是刘家血脉,汉武帝还真是心疼,选派了官员、乐队、工匠、侍女、将士等五百人护送,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装了几大车。

临行,汉武帝亲自送出宫门,紧紧抱了抱细君公主才亲手把她扶上车。

细君始终没有哭,一个不谙世的少女面对怎么样的未来,都必须义无反顾,因为她别无选择。

出城,她掀起车帘回头看了看:一眼望长安,今生不见。

刚要放下车帘,她在队伍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她的江音子!

原来江音子买通了随行的乐官,作为乐队的一员,跟了过来。

顿时,细君内心充满勇气。

西行路途艰辛,转眼已过了大半年,路程已过半,沙漠、戈壁、雪山、饥饿、强盗、狼群、匈奴人,都是细君公主从未遇见过的困难。五百人只剩下三百多人,战死的,饿死的,还有跑路的。

细君酷爱乐器,并抚得一手好琴,这个陪嫁的小型乐队,还是给她带来了一路欢乐。何况乐队里有江音子,别人并不懂,但他们俩个心领神会。

站了一千年,只为你来

03

一日,队伍行进在塔里木河北岸,天色渐晚,仍无人烟,只好选处平坦处驻扎下来。自从出了玉门关,离开汉地,沿途没有接待,风餐露宿已成常态,细君公主早适应了这种颠沛流离。

点起篝火,细君特请乐队演秦一番,缓解大家舟车劳顿。江音子就在

文学

队伍中,细君本想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却总忍不住是偷偷瞄上一眼。

繁华落尽,歌舞罢后,大家各自散去休息,江音子并未走远,每个夜里他都守候在马车的不远处。他的细君在眼前他才踏实。

夜半,突然一阵嘈杂声,卫兵惊叫着有盗贼入侵。有两个家伙冲破了卫兵的防线了,直奔马车,江音子见状举起琴迎了上去,他知道只要他多拖住一会,细君就安全一分。

长琴对弯刀,弦断惊飞鸟,此情来生续,血染君白袍。细君的呐喊,盗贼的猖狂,卫兵奔跑的脚步,所有的一切,在江音子的视线里渐行渐远,他慢慢地倒下,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细君公主。

细君跳下车,哭得歇斯底里,抱住倒下的江音子。

卫兵冲杀过来,两个盗贼人头落地。

江音子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一路上大家已经看惯了生死,默默地继续前进。没了江音子,细君没了笑容,却更加坚定了西行的决心。

沙漠胡杨林

04

整整耗费了一年的时间,细君一行终于到达乌孙,整个队伍只剩下了二百多人。

细君天生一副娇滴滴的身段外加上白净的肤色,和那些风吹日晒的游牧民族比起来,自是天地之差,乌孙国王猎骄靡第一眼就迷住了!

猎骄靡满心欢喜,待细君疼爱有加,只是好景不长,匈奴王得知乌孙国王与汉宗室结亲的消息也来凑热闹,派使者到乌孙主动要求联姻。

此时的猎骄靡已不是击败大月氏创立乌孙国的翩翩王子,风烛残生的一老人罢了。何况以乌孙国的实力,还是不敢正面得罪匈奴的,大汉虽强毕竟遥远,而匈奴就在家门口,这点猎骄靡还是很清楚的,愿意不愿意也得娶。

他封细君为右夫人,匈奴

加官进爵刑法

公主为左夫人,在乌孙国的风俗里左为大,这样的排序就无需解释了吧。匈奴公主骄横跋扈,细君公主本就是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子,面对强势的匈奴女人自然占不到什么便宜。

细君懂得自己的使命,知道加强大汉与乌孙的联盟的重要性。正面斗不过匈奴公主,她也有自己的方式,经常设宴与乌孙上层社会周旋,出手大方,来宾大臣、贵族赏个遍。久之,乌孙上下渐渐对汉朝产生了好感。

乌孙王猎骄靡深感年事已高,对细君放心不下,没了自己的庇护,后面的艰难可想而知。想来想去,唯有将细君托付给王位继承人才稳妥,他决定百年以后立他的孙子岑陬为王,于是再嫁细君公主给岑陬。

噢,老公把自己送给他的孙子当老婆,这成何提统。细君不便直接拒绝,只能推托容其思量一番再定。

细君急急上书一封,交给心腹随从,让他快马回大汉呈给汉武帝定夺。战匈奴不可失同盟,汉武帝狠心回复细君要求其顾全大局:“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

穿行塔克拉玛干沙漠

05

皇帝定了,自己一个弱女子还能做什么抗争呢?细君唯有从了猎骄靡安排,嫁给了岑陬。老国王心落了地儿便安心归西,岑陬如愿继位为乌孙王,对细君却是忽冷忽热。

细君的日子更需坚忍,思乡之情常罩心头,作《悲愁歌》以思故土: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旃(zhān,即毡)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

愿为黄鹄(hú,天鹅)兮归故乡。

别小瞧这首诗,打破了古以有之“诗

文学

言志”的条条框框,开创了抒情诗先河,是公认的第一首边塞诗,细君也因此成了边塞诗的祖奶奶。

汉武帝看到这首诗时老泪纵横,派遣使者带着锦绣帏帐去乌孙看望细君公主,下诏每年赠一次。那个年代又没什么顺丰,为了送个帏帐上万公里,一个来回,一年没了。做为一位长辈他只能做到这些,作为一代君王又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远在乌孙的细君除了吟诗还喜琴。在习琴间,对照江音子传授的指法,技艺精进,音律皆通,妙解乐理,研制出一种新乐器——琵琶!

那么这乐器到底是不是细君首创呢?唐人段安节在《乐府杂录》中明确指出:“琵琶,始自乌孙公主造。”

边塞诗祖奶奶加琵琶祖奶奶,细君无愧“和亲公主中的第一才女”的称号。

后来,细君为岑陬生了一女儿,没生下王子,更加不得宠。越发寂寥的她成日站在夏塔河畔向东远眺,雪山再高,草原再阔,也挡不住归乡的情愫。久思成疾,一病不起,终在她到乌孙的第五年香消玉损,年芳21。

岑陬还算有情有义,将细君安葬在夏塔河她经常站立的位置,面朝东方,她永远能看到家乡的方向,还有那条江音子送她来的路。

历史已然安静下来,但仍在我们中华民族的记忆里。她是第一位历史记载姓名的和亲公主,树立了汉在西域的影响力,为打击匈奴奠定了外交基础,她是大汉公主,叫刘细君。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