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奇葩风俗 > 正文
宝贝喜欢它这样对你吗;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8-01 17:48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宝贝喜欢它这样对你吗;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    【】

  “你可以出去了!”

柳依曼踏着眼光走出监狱的时候,是初夏的时候,阳光正好。柳依曼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太阳。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天空了,也没有好好感受过太阳带来的温暖。其实,太阳依旧是那个太阳,天空也依旧是那片天空。只是隔着重重铁墙,什么就都变了味道。

如果有人问她,这三年的牢狱生活是怎么样的,那柳依曼一定会很骄傲的告诉对方,她觉得她的三年生活是幸福的。因为,她用她的三年牢狱生活,

换来了她此生最爱的人的麻烦。只要想到心里的那个人,柳依曼的嘴角也终于有了一丝微笑。

随着铁门“咯吱”的一声,明明隆冬的阳光给人的是温暖,但柳依曼却觉得十分刺眼,她眯着眼睛看着只有短短两年没有见过的世界,只觉得十分陌生!

一辆限量版的玛莎拉蒂无声无息的停在了柳依曼的不远处,柳依曼低头看去。只见车门被打开,从车上下来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看到来人,柳依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一刻,柳依曼叫了一声男人的名字,想要上前抱住:“清言,我好想你……”

沈清言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退了一步,躲开了柳依曼的怀抱。柳依曼一愣,随后讪讪的放下了手:“我刚出来,身上有些脏。等我回家,我一定先好好洗个澡。”

“说完了吗?”沈清言的眼眸冷冷的,说出来的话语也是冷冰冰的。

“怎么了?清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高兴啊?”柳依曼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态度也卑微到了极点。都说在爱情中,更爱对方的那一个,注定就是卑微的。所以,柳依曼并不觉得自己的卑微是可怜的。只要对方是沈轻言,那就可以了。

“我因为什么事情不高兴,你难道不清楚吗?”沈清言四处张望了一眼,冷声回答:“柳依曼,三年前你就给我找尽了麻烦。三年后,你出来的第一件事,还是给我找麻烦。你能不能改改你的这个坏习惯?”

柳依曼神情错愕:“我,我做什么了?”

“你做什么都是错的!”沈清言的嫌恶简直就是溢于言表。而这一句话,也轻而易举的就让柳依曼红了眼眶。她在监狱里过了三年非人的日子,受尽了折磨,她都咬紧了牙关没有哭过一次。可是现在,沈清言的话,却像是一把最锋利的刀,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窝。

“对,对不起。”柳依曼习惯性的低头道歉。

沈清言哼了一声,转身去开车门:“上车,跟我去一个地方。”

“是去看晨晨吗?”柳依曼满怀希望的问道,如果说,她有什么是除了沈清言以外最放心不下的,那就只有她的孩子沈晨了。她入狱的时候,孩子还小,整整三年,她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了:“清言,你能不能先带我去玩具店,我想给孩子买点礼物。我很

久没有见到孩子了,我总不能空着手去吧。”说起自己的孩子,柳依曼的脸上又有了笑容。

沈清言身形一顿,随后重重的将车门又给重新关上。转过身,沈清言看向柳依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块肮脏的垃圾一般:“柳依曼,我是不是还没告诉你。”

“什么?”

“你的孩子,那个野种,已经死了!”沈清言的话很轻,可每一个却如同惊雷一般,接二连三的在柳依曼的耳边炸开。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柳依曼的身子微微颤抖,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沈清言冷哼一声,重复了一遍:“我说,你的孩子已经死了!”

“你胡说!”柳依曼大吼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了沈清言的手,厉声质问:“晨晨在哪儿?你告诉我,晨晨在哪儿!”

“你听不懂人话吗?”沈清言一把推开柳依曼,柳依曼重重的撞在了车上,随后跌坐在地。沈清言居高临下的看着柳依曼,冷声开口:“你的孩子,早就在地狱里了!”

柳依曼赤红着眼睛,抬起头来看向沈清言,一字一句的问道:“沈清言,你在说谎,对不对?”

沈清言正想开口,沈清言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沈清言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沈清言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挂断电话,沈清言一把拉起柳依曼,将人给塞进了车里。柳依曼挣扎着,嘶喊:“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要去见晨晨,我要晨晨!”

“你给我闭嘴!”沈清言伸出手指,指着柳依曼,恶狠狠的开口:“柳依曼,我警告你,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现在,你最好是乖乖闭嘴,跟我去医院,否则的话,你知道后果的!”说完,沈清言重重的关上了门,自己也上了车,开车向着医院而去。

“医院?是不是晨晨生病了?沈清言,我问你话呢!是不是晨晨生病了?”无论柳依曼如何逼问,沈清言都一言不发。

等到了医院,沈清言停好车,一把又将柳依曼给拉了下来。柳依曼看了一眼医院,这是沈家的私人医院。柳依曼反抓住沈清言的手,问道:“是不是晨晨生病了?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一个死人,还能生病吗?”沈清言反问了一句,随后不沈柳依曼的挣扎,强行把人给拉倒了手术室。

手术室门口早就有医生等在了哪里,沈清言把柳依曼往医生怀里一推,冷声开口“RH阴性血来了,要多少就抽多少,只要能救依依,往死里抽都无妨!”

柳依曼不敢置信的看向沈清言,突然发了疯似的挣扎起来,怒声嘶吼:“沈清言,你个畜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柳依曼从医生的手中挣脱出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沈清言的胳膊,使劲摇晃:“把孩子还给我,你把孩子还给我!”

“啪!”回答柳依曼的是沈清言挣脱之后的一巴掌,随后,沈清言抬手捏住了柳依曼的下巴,逼着柳依曼转过头来:“柳依曼,我说过了,我的耐心是有极限的。你不是想要见你的孩子吗?好,先给我抽血救依依。”

“我不答应!”柳依曼一字一句的咬牙回答。

“不答应?”沈清言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柳依曼,事到如今你以为你还有拒绝说不的权利吗?我告诉你,你现在的唯一价值,就是你身上的血。想见你的孩子,你就乖乖听话。不想见的话,我就可以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他。”说完,沈清言甩开了柳依曼的下巴。

柳依曼感觉自己的全身的血液都仿佛结了冰,整个人如坠冰窖。原来,她在沈清言的眼中,只不过是一座移动血库罢了。那她这十三年的付出和爱情,算什么?

“是不是,我答应抽血,你就带我去见孩子……”

“把她带进去!”沈清言没有回答柳依曼的话,直接下了命令。

医生去拉柳依曼的手,柳依曼甩开医生的手,冷声开口:“别碰我,我自己会走。”说着,柳依曼抬头挺胸,带着自己仅有的一丝尊严,自己走进了手术台。

躺在手术台上,柳依曼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冰冷的针头刺破自己的肌肤,血液正在一点一滴的流逝。随着血液的流逝,柳依曼感觉自己全身越来越冷,就好像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温暖她了一般。柳依曼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十三年,会换来这样的结果?是她还不够爱沈清言吗?可她明明已经爱的没有了自己,爱的付出了一切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依曼的思绪也在逐渐溃散,她听到耳边传来医生的声音。

“沈总,真的不能再抽了,已经800ml了,而且这位小姐重度贫血,再抽下去会死人的!”

“我说继续就继续!她的死活,我不在意!”

听到这话,柳依曼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在昏迷之前,柳依曼只想好好的仰天大笑一番。这个一心要她死的人,居然是她的丈夫。这件事,真的是太可笑了……

“妈妈,妈妈,抱抱。”

奶声奶气的喊声响起,将一束亮光投向到了她的黑暗之中:“晨晨,妈妈在这,晨晨。”

“妈妈抱,妈妈抱。”

“晨晨!”

柳依曼霍然睁开眼,晨晨的名字还在病房里回响。

“没想到,这都三年了,你还没有忘了你的孩子啊?”悦耳的声音响起,柳依曼吃力的转过头去,看清来人,眼睛蓦然瞪大……
来的人是柳依依,是她的姐姐!

在外人看来,她们两个都姓柳,是柳家小姐。可是,所有人也都很清楚,柳家真正的小姐只有一个,那就是柳依依。至于她,不过是一个小三的女儿,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所以,从小在柳依依面前,柳依曼就是那只卑微可怜的丑小鸭,用来衬托柳依依的光芒万丈。即使后来她硬差阳错嫁给了沈清言,也没有人祝福她,世人只是感叹她不愧是小三的女儿,做起小三来也十分的得心应手!

柳依依挣扎着坐起来,喘着粗气瞪着柳依依:“你怎么来了?”

“我来,当然是为了谢谢你这个好妹妹啊。”柳依依抬起手,露出胳膊上的针眼:“要不是因为你的血,我说不定挨不过这一关呢。听说,你为了救我,差点休克。我听说之后,真的是心疼不已,所以想来看看你啊。”

柳依曼冷哼一声:“柳依依,沈清言不在,你也用不着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柳依依放下手,双手环胸,嗤笑了一声,神情之中满是倨傲:“柳依曼,三年不见,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嘛。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我有什么不敢的?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能够失去的吗?”从前,柳依曼确实不会这样和柳依依说话。可是现在,柳依曼还有什么不敢的?最惨不过一死,偏偏她现在最不怕的就是死。

“你也不要自怨自艾嘛。毕竟,你身上流着的血,还是我所需要的啊。”柳依依在病床边坐下来,从床头柜上拿了一个苹果,开始削起来:“说实话,其实要道谢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才对。如果不是你身上流着的血和我相同,你又怎么可能提前出狱呢?”

“你什么意思?”柳依曼死死的盯着

小说文学

柳依依,似乎想要从柳依依的脸上盯出一个答案来。

柳依依勾起嘴角,抬起头来,好整以暇的回答:“怎么,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

猜想到的答案和自己亲耳听到的答案虽然大致相同,可真的亲耳听到了,那寒意就如同毒蛇从身上游过一般,让人心惊胆战。

原来,她提前出狱,只是因为沈清言要让她做柳依依的血库!

柳依曼整个耳膜都在嗡嗡作响,身子都在微微颤抖。但是柳依曼不肯露怯,双手在被子里紧紧的握在一起。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要抽血就抽血吧,她只要晨晨就好了。柳依曼这样安慰着自己,深呼吸了几次,声音干涩:“柳依曼,如果你是想要到我面前来炫耀。那我告诉你,大可以不必了。你和沈……你和沈清言的事,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我现在,只要我的孩子。”

“孩子?”柳依依将手中的苹果和水果刀放回到了柜子上,故作疑惑的问道:“怎么?难道清言没有告诉你,你的孩子已经死了吗?”

“你说谎!”柳依曼怒喊了一声,伸手将柜子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到了地上。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掉落到床底的手机打开了录音模式。

柳依依笑了笑,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干净的帕子,擦了擦手:“我就知道你会不信,那你看看这个。”说着,柳依依将自己的手机打开,递给了柳依曼。

柳依曼颤抖着手,接过柳依依的手机,只一眼,就死死的咬住了嘴唇。手机照片上是一个孩子,是她的孩子,晨晨!

可是,这个年纪本该无忧无虑受尽宠爱的孩子,在照片里却满身都是伤痕,纵横交错,青红紫绿,在那娇嫩的肌肤上,还能清晰可见的针孔,触目惊心。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只瘦弱的小猫。柳依曼的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停都停不下。

“这是你做的?”柳依曼抬起头来看向柳依依。

“是啊,是我。我就只是动了一个小小的手段,让清言以为那不是他的孩子,所以他这三年对孩子不闻不问,甚至孩子病到发烧快死了,也都没去管,没曾想,

小说文学

这一病,就真死了呢。”

“不过这也怪我,谁让我在这三年里,每天都在折磨他,使劲的打他呢?可是他不会说话,不会叫,就那样看着你,就是个傻子,真是无趣,幸好他身上流着和我同一血型的血液,要不然他早就在出生的那天被我掐死了,只是一个小贱种而已,又哪能活得过三岁”

“我真是后悔,早知道他死得这么早,我就应该剁了他的手,剁了他的脚,哦,你还不知道吧,他有一次被我用玻璃砸得满身是血,一边哭还一边伸着小手小脚叫妈妈呢。”

柳依曼在柳依依的叙述中,掀开被子下了床,突然扑向了柳依依:“我要你的命!”……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