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奇葩风俗 > 正文
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 旅游和妈住一起把奶尖儿送到嘴边揉捏(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8-01 17:30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 旅游和妈住一起把奶尖儿送到嘴边揉捏    【】

  陈澜是霍庭深的私人医生,今年二十七岁,带着一副浅

小说文学

浅的金丝边眼睛,清淡的容貌透着一股子书卷气。

不过,她可是一点不斯文,反而十分擅长八卦。

她推门进去,看到一个女人躺在霍庭深床上,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接着就意味深长的笑了:“少爷的女人,怎么了?”

“她生理期,很疼。”霍庭深面无表情道,不过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到他耳根微微泛红。

陈澜推了推眼睛,平复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心情,挨着床坐下,仔细的给安笒做检查。

“宫寒。”她说着了己的检查结果,“平日里不注意保暖,大概也没少吃冷饮。”

霍庭深盯着床上的人,想到她好像很喜欢光着脚在地板上走,心里就冒出一簇簇的小火苗。

这个女人真是不让人省心。

“怎么解决?”霍庭深问陈澜,视线一直落在床上的安笒身上,即使昏睡,她的眉头依旧紧紧皱着。

陈澜想了想道:“注意保暖,吃中药慢慢调理。”

女人痛经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难得见霍庭深这么紧张,她玩味的扯了嘴角。

显然,这个女孩对他意义不一般呐,有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安笒觉得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后背的衣服全部湿透了。

她睫毛颤了颤,挣扎许久慢慢睁开眼睛,入目是陌生的环境,一个挺拔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窗口。

“你……”

她才开口,听到动静的霍庭深转过身,“醒了?”

“这是哪儿?”安笒诧异道。

他转身走过来,看着她

小说文学

:“你一向这样?”

一向这样不会照顾自己?

安笒愣了愣,以为他在问自己痛经的事情,十分羞赧,不过还是点了头:“每个月的那几天总这样。”

霍庭深嘴角抽了抽,挨着床边坐下来,眼神灼灼的盯着安笒,像是要将她看成透明人似的。

她五官分开看都不是特别惊艳,但偏偏凑在一起,透出说不出清爽舒服,像是在炎夏喝了一杯鲜榨果汁。

她的脸色恢复了血色,但仍透着一股娇弱,被汗渍浸湿的头发贴白皙的脸颊上。

霍庭深抬手将那缕头发理在了脑后,自然的动作好像已经做过许多次。

“你……”安笒愣愣的看着霍庭深,对上他的眸子,觉得像是要被他眼中的漩涡吸进去,嘴巴变得干干的。

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全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动作多么诱惑。

“霍总……”她脸颊发烫,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和霍庭深单独在一起,她觉得十分紧张,好像连呼吸都不是自己的了。

霍庭深身子忽然前倾,在她的唇瓣上飞快的啄了一下又离开,看到女人愣住的样子,弯弯嘴角。

他的这个小妻子,蛮有意思。

“我、我该走了……”安笒仓皇回神,狼狈的掀开被子,心里像是关着一只乱撞的小鹿。

她觉得脸颊滚烫,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咕嘟咕嘟”的沸腾起来。

“霍总再见。”她胡乱的抓起包,心慌意乱的想走。

经过霍庭深的时候,手腕上忽然传来一道力气,她惊呼一声摔回了床上,凉凉的唇瓣堵住了剩下的声音。

微凉贴着温软,唇瓣擦着唇瓣,安笒脑子中“轰”的一片空白,闪烁的白光中隐隐出现像似的场景、像似的味道……

“嗯……嗯!”安笒猛然回神,双手撑在霍庭深胸前,想将他推开。

他将她当成什么了!

霍庭深将她的两只手叠在一起压过头顶,舌头灵活的撬开她的唇瓣,轻轻挑逗她,眼睛不经意的扫向窗口,一道米色身影一闪而过。

安笒的双手再无力挣扎,在灼热缠绵的吻中,愤怒于无形中消散的七七八八。

霍庭深灼热的吻密密麻麻,从她的嘴唇辗转向下,停在她锁骨处反复摩挲、恋恋不舍。

安笒脑中一片片的空白,胸腔里的空气像是全部被抽走,身体更像是浸泡在水中一样,软软的。

“砰!”

“庭深?!”

门被用力推开,带着哭腔的声音安笒耳边炸开,瞬间将她从霍庭深带来的情欲中扯出来,她的视线越过霍庭深的肩膀看过去。

一个穿着米色开衫的女孩子站在门口,身体颤抖如风中秋叶,她正一脸痛苦的看着他们,明亮的眼睛里滚出大滴大滴的泪水,似是伤心欲绝。

安笒脑子里“轰”的炸开,一把推开霍庭深,愤怒至极。

他也是如此。

之前她帮叶少唐挡过不少女人的眼泪,昨天更是挡了一杯果汁,但都没有此刻的愤怒。

“怎么不敲门?”霍庭深淡淡的责备道,缠绵的视线依旧落在安笒身上。

“对不起。”女孩子身子颤了颤,深深看了一眼霍庭深,抹了一把眼泪,飞快的跑开,风吹动门,关关合合的提醒着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霍总真是好手段!”安笒冷冷道,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盯着霍庭深,“既然不喜欢她,坦白说就是了。何必做戏给人看?”

又何必利用她?

霍庭深眼神闪了闪,看向安笒,她以为他在演戏,所以才生气?

想到这一点,他心情莫名好起来,开口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虽然的确有那个意思,但更主要的是,他情不自禁了。

“你不需要跟我解释。”安笒气急,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霍总,不会敢做不敢当吧?”

明明就是玩弄人感情的花花公子,还在这里装什么无辜?

霍庭深看着安笒张张合合的小嘴,黑着脸道:“先听我解释。”

“解释等于掩饰,掩饰就是不老实!”安笒嗤笑一声,“再说了,霍总就算解释,也应该跟那些女孩解释。至于我,就免了。”

她只当,刚刚被狗咬了一口。

安笒气急,一连串说了许多话,这会儿双手撑着床喘息,同时和霍庭深怒目相对。

“她是我大嫂。”霍庭深忽然道,眼底闪过无奈。

安笒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半晌怒吼道:“你连自己的大嫂也不放过?”
她以为霍庭深是和叶少唐一样的风流公子,没想到他才是极品人渣!

“安笒!”霍庭深冷声打断她荒唐的指责,“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安笒被他满含怒气的声音吓了一跳,但仍旧不服气的嘀咕:“欲盖弥彰。”

大嫂和小叔子……啧啧,听着就暧昧。

她能想到的就是《水浒传》里最著名的潘金莲和武松。

“你大哥也蛮可怜。”安笒嘟囔一声,感受到霍庭深身上怒气,身体颤了颤,躲在了一边,脑洞大开的默默想着,自己会不会被这人灭口……

“闭嘴!”霍庭深脸色铁青,他当真被安笒气的厉害,扫了一眼,见她光脚站在地板上,硬邦邦道,“穿上鞋,坐好!”

自从遇到安笒之后,他引以为傲自制力屡屡破功。



安笒看了看自己莹白圆润的脚趾头,脸颊一烫,在霍庭深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将脚放进鞋子里。

卧室里隐隐有火药味,安笒不自觉的绷紧了全身神经:“有什么话,你说。”

“她叫季美莘,我们一起长大。”霍庭深黑着脸开口道,“后来她成了我大嫂。”

原本,他没想解释这么清楚的,但安笒的想象力实在太丰富。

“青梅竹马?”安笒一脸错愕,她猛然瞪大了眼睛,惊呼道,“难道你大哥横刀夺爱?”

所以霍庭深为了成全大哥,所以故意忍痛做戏?

霍庭深看了一眼安笒闪烁不停的眼神,知道她想岔劈了,声音又僵了几分。

“我一直把她妹妹和朋友。”霍庭深认真解释了一遍,特意强调,“没有男女之情。”

他从没想过有自己会这样的费劲解释这件事情。

“你大嫂好可怜。”安笒感慨的叹了口气

显然,季美莘喜欢霍庭深

“所以,你刚刚还是在利用我?”她忽然问道,眼睛里滚着火苗,“是不是?”

“不得已而为之。”霍庭深一本正经道,没告诉她他的情不自禁。

想到自己刚刚被他又抱又啃的,安笒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咬牙切齿道:“任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你利用我的事实。”

“所以,我会补偿你。”霍庭深眯了眯绵长的眼睛,安笒生气的时候,鲜活生动、活色生香。

安笒冷笑一声:“我不要你的钱!”

“我可以告诉你一件关于安氏集团的消息。”霍庭深十分好心的开口,见安笒脸色一变,缓缓道,“安氏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

“什么?”安笒猛的站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霍庭深点头:“千真万确!”

他的话刚刚落地,只觉得脸上一阵冷风扫过,刚刚还在屋里的人,已经跑了出去。

安笒来不及思考霍庭深如何得知这个消息,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安氏出了问题,爸一定很着急。

“师傅,麻烦您开快一点。”安笒催促出租车师傅,暗暗祈祷爸爸一定不要着急,他的身体可一点都经不住着急。

出租汽车“吱嘎”一声停在安家门口,安笒丢下钱急匆匆的跳下去,进门就喊:“爸。”

“小笒回来了。”安振坐在沙发上,冲着女儿招招手,慈爱道,“到爸爸这里来。”

安笒仔细观察爸爸的脸色,几日不见,他憔悴许多,即使这会儿笑着,也很勉强。

这一刻,她已经确定霍庭深没有骗她,安氏真的遇到了麻烦。

“爸,公司怎么了?”安笒坐在沙发上,握住安振的手,“您说说看,或许我能帮上忙?”

前段时间,爸爸一直不在家,想来那时候公司就已经出了问题,只是她一直没有察觉。

“傻孩子,你还小。”安笒怜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做生意总会遇到一些坎儿,没事儿的。”

虽然安振故意将事情说的轻松,但黯淡的眼神告诉安笒,这次的“坎儿”没那么容易过。

“爸,您就告诉我吧!”安笒着急的催促,“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安振看见女儿一脸焦急,叹了口气:“公司新投资了一个酒店,挖出了地下温泉,前景非常好。”

“这是好事儿啊。”安笒开口道,不解道,“只要温泉水质没有问题,以后会是酒店的特色之一。”

“因为上一个工程款被拖欠,建造酒店的后续资金跟不上。”安振苦笑一声,“银行的贷款也要到期了。”

安笒眉头紧锁:“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吗?”

提及这个,安振脸上又多了一抹愁绪:“我原打算将酒店盘出去,先挪了资金还给银行,可几个有意向的买家将价格压的很低。”

按那个价钱卖出去,只怕连还银行的利息都不够。

“那,需要多少钱才能完成酒店的后续工程?”安笒轻声道,心乱如麻。

安振刚要开口,拍了拍安笒的脑袋:“你一个女孩子不要管这么多事了,爸爸来解决。”

“人多力量大。”安笒温声劝道,“说不定我能从叶少唐那里借到。”

安振眼睛一亮,迟疑片刻后道:“两千万。”

“这么多……”安笒惊呼一声,见安振眼底的亮光迅速暗下去,赶紧握住他的手,“您先别急,我这就去给他打电话。”

安笒从包里掏出手机,走到客厅的一边,拨通了叶少唐的电话:“我有事情找你,很着急……”

“我忙着呢……等、等明天说。”叶少唐喘着粗气道,那边还有女人的呻吟声传来。

安笒慌忙挂了电话,脸颊一阵阵的发烫。

“小笒,算了。”安振见安笒脸色不好,赶紧道,“改天爸爸再找找生意上的朋友。”

安笒抿抿嘴唇,如果有人愿意帮忙早就帮了,也不会等到今天。

“爸,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安笒拿上包边走边道,“您放心,我一定会找来钱的。”
安振站起来追到门口:“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安笒已经上了出租车离开,他只得转身回来。

“你的宝贝女儿可是越大越疯了,一天天的夜不归宿,不知道在哪儿鬼混!”焦红艳从楼上下来,讥讽道。

“你给我闭嘴!”安振气道,“小笒已经告诉我了,她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住。”

到别墅之后,安笒已经跟安振报备过了,说是租了一套距离公司近点的房子,以后不回家住了。

安振知道焦红艳和安媛不喜欢安笒,只当她不喜欢呆在家里,便点头同意了。

“切!”焦红艳冷哼一声,“等搞大了肚子,丢的可是安家的脸。”

安振气的脸色铁青,不理会焦红艳,冷着脸坐在沙发上。

再说安笒离开家,急匆匆的赶回了别墅,李叔正等在客厅,见安笒进来,恭敬道:“少夫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安笒哪里有心思吃饭,她看着李叔急切道:“我要见少爷。”

“少爷不方便见您。”李叔开口道,见安笒急的要哭出来,又问道,“您有什么事儿?我可以帮您转告少爷。”

安笒咬咬嘴唇,有些艰难的道:“我想借钱。”

“多少?”李叔问道,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波澜。

“两千万。”安笒犹豫之后道,心里忐忑不安,几乎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少爷都不肯见她,又怎么会借钱给她?

可是找不到钱,爸爸的公司怎么办?

“我需要请示少爷。”李叔冲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安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沮丧的想哭,她找不到钱,就帮不到爸爸……想到爸爸两鬓忽的白发,她的心一抽抽的疼。

李叔绕过一道门,直接敲开了霍庭深书房的门:“少爷,少夫人要借钱。”

“给她。”霍庭深头也不抬的道,遇到麻烦知道找自己的老公,还不算太笨。

霍庭深弯弯嘴角,眼里带了笑意。

李叔被晃了眼睛,回神之后,又道:“少夫人要用两千万。”

“两千万?”霍庭深放下手里的文件,抬起头眯了眯眼睛,片刻后道,“再加一千万。”

安振不贪心,看在安笒的面子上,他愿意再帮他一把。

他了解过安振手里现在的这个项目,很有前景,不过两千万只能完成工程,银行的一千万还是没着落。

李叔愣了一下,低头道:“我马上去办。”

客厅里,看着三千万的支票,安笒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赶紧道:“我只要两千万。”

“这是少爷的意思。”李叔开口道。

安笒咬咬嘴唇,心中充满了感激,她从包里掏出纸笔,半蹲在茶几前面,工工整整的开始写欠条。

“麻烦将这个交给少爷,我会想办法还给他的。”安笒将欠条给了李叔,才小心的收起那张支票。

李叔看着安笒,眼底露出诧异。

“少夫人,外面已经给您备好了车。”李叔缓缓道,“让司机送你过去。”

安笒感激的点头:“谢谢李叔。”

汽车停在安家门口,安笒推开门下车,回头看向司机:“麻烦您了。”

她急匆匆跑进客厅:“爸,我借到钱了。”

“哟,我们二小姐好大的口气!”安媛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安笒,“借多少钱?几千还是几百?”

焦红艳嗤笑道:“那点钱不够买一块砖呢,真是枉费你爸这么疼你。”

“够了!”安振冷声打断两人的话,抬头冲安笒温和的笑了笑,“小笒没关系,爸爸知道你很努力了。”

眼前的困局,又怎么是一个小女生能解决的。

安笒不理会焦红艳和安媛的冷嘲热讽,径直走到安振面前,将支票放进他手里,笑了笑:“爸爸也要很努力哦。”

“三千万?”安振难以置信的看着支票上的数字,惊诧站了起来,“你从哪里弄来的钱?”

焦红艳和安媛齐齐的被吓了一跳,这死丫头弄来了三千万?

“不是骗人的吧?”安媛翻了个白眼,“安笒,你可不要为了邀功欺骗爸爸。”

焦红艳“啧啧”的叹口气:“我说什么来着,品德有问题吧。”

“爸,我先走了。”安笒握了握安振的手,“你好好保重身体。”

安振追了一步:“小笒。”

安笒快步离开安家,在路边打一辆出租车离开,她轻轻出了一口气,真好,她能帮到爸爸。

隔天,blue酒吧。

“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

动感的音乐震的安笒心脏一抽一抽的,她坐在高高的吧椅上,单手撑着下巴,一手端着高脚杯,轻轻晃了晃里面的猩红液体。

明暗闪烁的光影中,安笒精致的小脸上表情迷离,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像极了暗夜里迷人的妖精。

她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摇摇晃晃的去舞池:“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

爸爸公司已经度过危机,她对少爷充满感激,但每天回去面对空荡荡的别墅,心头总憋着一股压抑。

他,为什么不肯见她呢?

“哟,长本事了!”叶少唐忽然出现,大量了一眼安笒,伸手将她扯过来,没好气道,“我送你回去。”

安笒眯着眼睛看叶少唐,忽然“咯咯”的笑起来:“回哪儿去?”

她不想回安家,因为爸爸会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她也不想日日防备着那对母女。

回别墅吗?

不,少爷已经成了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头。

“我家!”叶少唐没好气道,将安笒连拖带抱的弄出了舞池,黑着脸道,“真是欠你的!”

安笒拖着叶少唐的胳膊不肯走:“我们喝酒、跳舞啊!”

“跳你妹啊!”叶少唐忍不住爆粗口,见安笒在原地提溜打转的耍赖,心一横将人扛在了肩膀上,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老实一点!”

安笒撇撇嘴,竟然真的安稳了下来。

回到家,叶少唐将人丢到客厅的沙发上,闻了闻沾在自己衣服上的酒气,顿时脸都绿了,急匆匆的转身冲进了浴室。

真是要命了!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