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真相 > 名人奇事 > 正文
我和一个三十少妇,阿姨退抬高就进去了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8-01 15:06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我和一个三十少妇,阿姨退抬高就进去了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

“你说什么?”

易方灵表情一变,立马就将手摸向了徐少龙的腰间,狠狠一恰,怒视着他,“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没,刚刚我没说什么。”徐少龙表现出极为头疼的表情来,求饶道:“那这样吧,只要你能让我顺利的在这里住下来,我就答应你一件事情,只要我能办到的,我就全力帮你。”

“一件太少了,要两件!”易方灵想都没想的就开始漫天要价。

徐少龙:“???”

“行不行?”易方灵手上的力道突然加力了几分,那眼神更像是要将他给活吞了一下,“你知不知道,我这样做会有多危险,承担着多大的风险,只是答应我一件事怎么够,最少也得两件才行!”

破天荒的,徐少龙居然被她的言论给说服了?

“行,两件就两件,这总行了吧。”徐少龙翻了翻白眼,被她无耻的模样弄的无可奈何。

“嘻嘻,这才对嘛。”

易方灵松开了掐住徐少龙腰间的手,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兴奋的朝外面跑去,对着徐少龙挥手偷笑,“你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我一定会帮你办到的。”

望着易方灵跑去的背影,徐少龙忽然感到有一种被套路了的感觉。

自己救了她,要求她帮自己一个小忙当做救命之恩就好了。

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自己还要用两个条件求她帮忙了?

意识到哪里不对后,徐少龙猛然惊醒,这账越算越不对劲,他喵的。

摇摇头,徐少龙躺在了舒服的大床上,也不去管这些琐事了,对于易方灵,他心中也有说不出的疼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看待,当然不会跟她斤斤计较。

她有事,他也一定会出手帮忙的。

先在这里稳定,明天去徐家见爷爷,看能不能将他的病给治好,后面再为父亲正名,尽早将灵牌移回去,看看母亲的意思。

她若是还愿意回徐家,那就接她回去,若是不愿意的话,他就回去将徐家大院好好翻修一下,以后就在那里定居也挺好。

慢慢的,在徐少龙的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致的未来方向,平平淡淡,远离纷扰。

而之所以要强调的居住在这里,也完全是因为马江夜的存在,他答应了一个人,要替他好好的照顾她,那么自然也不会出尔反尔。

在这里也就碰到,也省去了徐少龙再前往潜江市的一番功夫,只不过看她的这个样子,好像对自己很不感冒,而且还有一点点的讨厌啊。

这让徐少龙心中颇为无奈,思索再三后,还是决定先不告诉她一些不太好的消息,等时机成熟之后再相告吧。

在房中休息了大概一个小时后,易方灵跑了回来,背着手,趾高气扬的走进来,小嘴翘的老高了,得意之色那张小脸上都快放不下,溢出来了。

徐少龙见她这样子,也露出了笑容,看来这事应该是成了。

“搞定了,有我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哼。”

易方灵哼着小曲,笑嘻嘻的道:“不过明天凝雁姐还要跟你签一份入租合约,她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提一些比较苛刻的条件,你能接受的话就住下来,不能的话就算啦,唉,机会我可是给你争取到了,至于明天能不能行,那就全看你自己了哦。”

徐少龙耸耸肩,难不成还是什么不平等条件?这都无所谓了,反正他在这里也不会住几天,只是留下来更方便的观察一下马江夜的日常罢了。

“没问题。”

“那晚安啦,明天我叫你的时候你再出来。”易方灵对徐少龙挥挥手,跟着就离开了徐少龙的房间。

徐少龙很快也休息,很舒服的睡了一个懒觉,直到被易方灵从外面的敲门声才叫醒。

易方灵将手中备用的牙刷水杯喝毛巾递给徐少龙,“早饭已经准备好了,你去洗洗后就可以吃了。”

徐少龙接过,走出去时才发现,何凝雁就坐在一旁,用那双冷艳的美眸凝视着他,竟然让他产生了一种被审视的错觉。

这个女人对他的敌意,似乎有那么的一点点大啊?

洗漱完后,易方灵已经为徐少龙准备了很丰盛的早点。

有鸡蛋卷饼,杂蔬瘦肉粥,鸡蛋羹,以及一碗茄汁牛肉面,“你看够吗,如果不够的话,还有一些鸡蛋,可以做一些煎蛋或者荷包蛋。”

“够了够了。”

徐少龙莫名的心中一暖,有一种回到了家里的感触,这十年里面,他可没吃过一顿想要的早饭,更别说得到一句关心。

徐少龙大口的吃了起来,易方灵和何凝雁则是坐在一旁看着他吃,也不着急,易方灵还拿出餐巾纸递给他,让他擦掉嘴边的油腻。

很快徐少龙就吃光了所有的食物,感激无比的看着何凝雁,“谢谢,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早餐了。”

何凝雁自动省略了徐少龙的话,而是起身对他招手,“你到我房间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跟你说。”

“好。”徐少龙放下餐巾纸,跟着起身。

一旁的易方灵不断给徐少龙打眼色,徐少龙会意,对她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总不可能还是什么卖身协议吧?

何凝雁的房间就简单多了,除去书架,衣柜,书桌外,房中也就没有了其他的装饰品,入眼第一感觉就是简洁、干练。

在徐少龙打量她房间的时候,何凝雁反手将门关上,去接了两杯水放在书桌上,伸手指了指,徐少龙点头,过去坐下,含笑看着她。

只有一处位置,何凝雁又不能坐在床上,于是便轻轻的斜靠在窗台,清晨的朝阳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似一层金辉一样,刚好打在她的半边身子上,虽然穿着的是一身宽松的休闲服,但依然能够看到那休闲裤下面,凹凸的娇躯若隐若现,一边金辉朦胧,一边清爽自然,很自然的勾画出现了一副千金难求的永恒画面。

徐少龙看的微微出神,她的模样此时已经烙进了他的灵魂深处,美到不忍打扰,只想就这样永远的印入灵魂。

似乎是阳光有些刺眼,还是被徐少龙这样以看艺术品一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很不舒服,何凝雁微微将身子侧过去,挥手将窗帘拉过来,遮住射进来的阳光,而她则是轻轻的靠在窗帘上,轻咳一声,将徐少龙的注意力拉回来。

“何小姐,你真漂亮。”徐少龙发自内心的夸赞,这也是他第一次这样由衷的夸赞一个女人。

西方西女热情奔放,东方女人婉约动人。

如果让他选择的话,徐少龙还是更加的喜欢东方女人,特别是如何凝雁这般有韵味的佳人。

何凝雁丹凤眼凝起,抓住窗帘的小手紧捏,刚想要发怒,但跟着她发现,他并没有从徐少龙的眼中看到一丝一毫的污秽亵渎意淫,有的只是发自肺腑的赞叹和喜欢。

她将心态平复下来,淡淡道:“是嘛,这不重要,我们今天的主题是——”

“嘘,入租合约这种事什么时候谈都可以,但是现在,我觉得谈谈其他的会更好些,难道何小姐不认为,此时此刻,更应该谈论一些彼此间都感兴趣的事情吗?”

徐少龙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高高掀起,一张笑脸格外迷人,“何小姐不必要对我抱有如此大的敌意,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们的事情来。”

“我没工夫跟你在这里废话,我就问你一句,到底租还是不租?不租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去徐家,然后今后你的一切都跟我这里没有关系!”

何凝雁蹙眉,淡淡道:“你不是一个普通人,我在你的身上嗅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无缘无故的要住进这里,我肯定不会相信你只是想要找一个落脚点。”

“这里有这样三位大美女住着,留在这里我不知道可以多舒服,能多活好多年呢,这地方是外面其他房子可以比的吗?能选我肯定要死皮赖脸的都留在这里咯。”

徐少龙摊手,“我的确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我也是一个男人,也会有自己喜欢的人,灵儿很漂亮,又乖巧伶俐,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已经喜欢上她了。”

“你撒谎!”

何凝雁冷笑,觉得是这个姿势有些别扭,还是觉得这样没有威胁性便松开了窗帘。

她向前一步走近书桌,双手撑在书桌上,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徐少龙,她的面孔距离徐少龙就只剩下了二十公分的距离,对于这

个距离,已经超出了陌生人的安全距离。

徐少龙被她突然大胆的举动微微吓到,本能的要朝后退缩。

何凝雁却是冷笑,气势咄咄逼人,“你根本就不喜欢灵儿,这个我从刚才你们的接触中就能感觉出来,你看灵儿的眼睛里

面,只有有趣、疼爱、宠溺等这些长辈或者哥哥对女儿,妹妹才有的神态,这些根本就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且你的表现来看,如果有女人能打动你的心,那女人绝对不会是像灵儿这样的傻白甜,而是——”

“而是什么?”

说到这里,何凝雁突然没有再说下去,反倒是徐少龙笑吟吟的迎了上前,她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人向后退去,徐少龙起身,身子前倾,来到何凝雁的耳边,柔声道:“而是——你这样的女人吗?”

“你——”

何凝雁玉颈涌上一抹绯红,身体更是如触电一样猛然后退,看着近在咫尺笑眯眯的看着她的徐少龙,芳心大乱。

原来进来之前,她已经想好,一定一定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可是酝酿了许久,换了很多想法,然而最后她都发现,根本就无从下手,反而有一种隐隐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这非常糟糕,不是她想要看到的一面。

这个男人的眼睛太亮了,在他的注视下,自己就好像无处遁形一样,浑身上下都被他看透,那颗不轻易而动的心,居然略显慌张的快速跳动着,带动她全身血液。

这种感觉,她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了啊。

要遭。

必须得稳住,不能让他这样嚣张跋扈,既然来了老娘的地盘,那就得听老娘的!

啪!

何凝雁从一旁取过来一份合约,猛的拍在徐少龙的面前,对他喝道:“少废话,这是你住进的合约,你看看,如果觉得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

“那我得好好看看咯,万一给我整个卖身协议,呵呵,我还没地方伸冤去。”徐少龙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嘴角挂着迷人的淡笑,刚才被他这样一弄,基本上已经打乱了何凝雁的方寸,那么接下来,就是他的主场。

他摸过合约查看起来。

前面还算正常,可是看到后面附加的几条条约后,徐少龙脸色微变。

第一:未经允许,不可出入其他房客的房间。

第二:未经允许,不可进入公用卫生间,洗澡只能在自己房中。

第三:不可侵犯其余房客任何隐私,不可暴露房内任何一点情况。

第四:不准将居住在这里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包括亲人,更不能让别人知道你住在这里。

第五:不可对任何一位房客心生歹意、追求,更不准携带任何人到这里来。

第六:绝对服从房东的管理,不可以逆许房东的命令。

第七:不能跟任何房东顶嘴,在有房东对你不满时,需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第八:负责维修、检查家内所有电器、下水道等地方。

第九:吃饭时间尽量跟我们错开,一天中待在家里的时间不能比待在外面的时间长。

第十:

徐少龙虽然心中早就有所准备,但是当看到这些条约之后,还是免不了的一阵头皮发麻,这哪里是不平等条约,简直就是在侮辱人!

他指着空出来的第十条问道:“这里怎么没有?”

何凝雁望去,懒懒散散的道:“出于人道主义,这一条是留给你的,这样才符合甲方乙方的条约,好好想下吧,你有什么想提的条件,就提出来吧。”

说着,一支笔丢在了徐少龙的手边,何凝雁对她高傲的扬扬头,“你若是觉得没问题的话,就在下面签个字,这份合同的期限是三个月,我也最多让你在这里住三个月,三个月后,你说什么也得离开。”

又扫了一眼上面九条合约,徐少龙一阵无语,你把路差不多都给我封死了,还让我提什么意见?顿顿有鱼有肉这个算吗?

哎,他心中叹息,做男人真的难啊。

捏着笔,徐少龙在第十条哪里填上:未经允许,不可随意进入他的房间。

这也算是将他最后的尊严捍卫一下吧。

何凝雁却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哼声,眼神更是充满了鄙视,仿佛再说谁会去你房间?

徐少龙一阵火大,三五的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猛然将笔拍在桌子上,“这样总可以了吧?那我现在开始,也算是这里的房客之一了?”

“不着急,这还只是入租合约而已,还有房租费没谈,这个你忘记了吗?”

何凝雁不紧不慢的道。

房租费这倒是小意思,徐少龙靠在椅子上,随意的道:“你说吧,你这里的房租费是多少,三个月的我一次性付清了。”

“一共是二十七万三千八百二十五块钱,看在你是灵儿大力引荐的份下,零头就给你抹去吧,一共二十七万

小说文学

三千八。”

“啥,啥玩意?”

徐少龙猛地咬到的自己的舌头,痛苦的捂住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正色的何凝雁,“你刚刚说多少来着?”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