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真相 > 名人奇事 > 正文
丰满岳紧窄好爽,宝宝你都湿还说不要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8-01 12:47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丰满岳紧窄好爽,宝宝你都湿还说不要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    【】

“我以为你只是胆子大,现在看来是真的大。”沈烽霖松开了对她的钳制,略有些抱歉的望着她通红的手腕,“好像弄伤了你。”

江清柠揉了揉手腕,摇头,“没事,不疼。”

“你很介意他们这种暧昧?”沈烽霖问。

江清柠像做错了事的坏学生,都不敢直视老师的双眼,生怕他看穿了自己的本意。

她哪里是介意,分明就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

“这是你的手机。”

江清柠双手接了过去,“麻烦三哥了。”

“我还有事就不留了,你进去吧。”

江清柠往前走去,总觉得身后有一道视线正定定的

落在她身上,她有好几次都隐忍不住想要回头一探究竟,直到走到拐角处她才折回来趴在墙垣上看过去。

沈烽霖还站在原地,大树将阳光遮挡了一大半,只余下点点星斑从树缝中穿插落下。

他正巧站在光芒的位置,周身上下被镀上了一层光晕,耀眼夺目。

江清柠觉得有些奇怪,她现在已经不只是单纯性的想要离他近一点,而是有一种企图,想要站在他身边的企图。

沈烽霖确信已经看不见她了,这才转身离开。

如果他早一点知道这一别差点成永远……或许……但是,没有早知道!

宿舍里,徐萌萌坐立难安了一整晚,更是顶着一双熊猫眼死死的瞪着彻夜不归的死丫头。

江清柠被她瞪得心里发虚,连连赔礼道歉道:“我忘了要给你汇报情况了。”

“你可知道后勤部门为了随时应付突发情况连续加班了一整晚吗?”

“是是是,我请你吃好吃的,你想吃就吃,我保证不拒绝。”

徐萌萌叹口气,“我还在想如果你再不回来,我是不是就要去十四院寻人了。”

“你放心,我掉不了的。”

“你是掉不了,我怕送羊入虎口,怕是骨头都不给我剩下了。”

江清柠掩嘴一笑,“你把沈三爷当成什么人了?他会是那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吗?”

徐萌萌啧啧嘴,“我怕的是你,我担心你一见沈三爷就眼冒金星,最后化身为狼把我们奉为天神一样存在的沈三爷给翻来覆去的煎了又煎。”

“呸,我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家闺秀,自小就经受孔子孟子荀子教育,不为美色所动,行的正,坐得端。”

徐萌萌凑上前,“昨晚上真的没有发生点什么事?”

“能发生什么?”江清柠心虚的坐回床上,“各回各房,各睡各的。”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们俩就没有一点冲动?”

江清柠推开她凑上来的脑袋,“能有什么冲动?”

“你就不知道制造一点冲动?”徐萌萌特意把她的领口往下拉拉,“我教你的方法你实施了没有?”

江清柠移开目光,不说话。

徐萌萌捧住她的脸,两两大眼瞪小眼,她道:“你没有照着办?”

“我怕被赶出来。”

徐萌萌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沈三爷都留你过夜了,他肯定就是有那种想法啊,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江清柠幡然醒悟,“对啊,不然他为什么要留我过夜?”

徐萌萌神色凝重,“你浪费了这唯一的一次机会啊。”

江清柠又开始薅自己的头发,“还有机会弥补吗?”

“要不你去他家里偷件衣服,然后说是捡来的,给他送过去?”

江清柠像看待白痴一样的看着她。

“算了,洗洗睡吧,我得好好补眠了。”徐萌萌爬上了自己的床铺,拉上帘子,沉沉的睡了过去。

江清柠抱着双腿坐在床上,指尖一来一去的摩挲着手背。

她好想离他近一步,但这一小步,又如咫尺天涯。

……

这两天,沈天浩非常得意,因为他家的阎罗王走了。

江清河依偎在他肩膀上,听着他的话,瞬间坐直了身体,她难掩喜色道:“你三叔离开了?”

“是啊,今早走的,前两天还害我担惊受怕了好几天,看来是M国那边出了事,他不得不回去处理了。”沈天浩眸色沉沉,“如果再让我遇到江清柠,看我不玩死她。”

“那他还回来吗?”

“暂时不会回来了,他每次去M国至少会待上半年时间。”沈天浩得意的摸了摸下巴,“江清柠以为找到我三叔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我会让她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江清河暗暗窃喜着,所以说现在沈家没有人再阻止她和沈天浩结婚了?

“我现在就去找她算账。”

江清河抓住他的手,说的情真意切,“她毕竟是我姐姐,更何况这件事是我的错,不怪她。”

沈天浩温柔的握紧她的双手,“她害得我丢尽了脸面,害得你也被人误会成插足的小三,我绝对不允许她做出伤害你清白的事。”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姐姐也是受害者,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去报复她,以她的脾气肯定会闹得人尽皆知,更何况我们本身就名不正言不顺。”

“怎么就名不正言不顺了?你等着我,我赶明儿就去江家和你父亲商量订婚的事。”

江清河隐隐发笑,她忙道:“真的吗?”

“放心好了,我三叔走了,我要娶谁,家里没有人会反对。”

江清河激动的抱住了他,“我真是太开心了。”

“以后没有人再敢谈论你的是是非非了。”沈天浩用力的抱紧了她。

当晚,江家便是笑声连连。

江夫人特地准备了好大一桌子饭菜,摆满了整整一张餐桌。

江父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问道:“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

江夫人将最后一盘清蒸海鱼放在了桌上,笑不拢嘴道:“清河刚刚说天浩准备过两天来家里和您商量他们订婚的事。”

“这么快?”江父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见孩子笑的满脸幸福,也不忍拒绝,说道:“感情这种事,你们自己做主就行了。”

“不过老爷,有一件事我认为我要和您说说了。”江夫人神色忽而严肃。

江父疑惑道:“又怎么了?”

江夫人欲言又止,甚是难以启齿。

“有话你就说。”江父夹了一筷子肉吃进嘴里。

江夫人如实道:“碰巧的是再过几天就是清柠母亲的忌日。”

江父筷子一抖,肉掉在了桌上。

客厅突然安静了数十秒。

江父面色凝重的放下了筷子,目光晦涩不明的看着桌上那块掉落的红烧肉。

江清河下意识的望了望自家母亲,江夫人面上从容淡定,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那般自信。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让家里准备一下,过两天我们一家子都去墓园。”江父重新拿起筷子,没有了之前的怡然自得,吃饭也是特别的严肃。

江夫人则反对道:“老爷,这本身红事撞白事就不吉利,如果让沈家知道咱们在他们订婚的大喜日子一家老少都去墓园祭奠,怕是会惹他们不愉快。”

“啪。”江父再一次放下筷子。

江夫人听着这一声不愉快的砸碗声,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打了打鼓。

江父道:“天浩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这祭奠亡者本就该放在首位,订婚的事过几天再说。”

“老爷,我和清河当然是尊重姐姐的亡魂,寻思着肯定要去墓园为她焚香烧纸,可是沈家与姐姐非亲非故,和清柠还闹得那么僵,您让天浩为了清柠的妈妈祭日改

期自己的订婚,这怕是会让他以为咱们是故意为难他。”

“怎么就是为难他了?”

“您想想,当初天浩亲自上门道歉,清柠怎么说的,要他跪在咱们列祖列宗灵前道歉,这不就是明摆着让他去向她母亲道歉吗,现在我们又因为她母亲的忌日而延期他们订婚。放您身上,您怎么想?”

江父眉头紧皱,“我只知道咱们不能再辜负了清柠,本身退婚这事就让她受了委屈,现在还——”

“老爷,这死人本来就应该为了活人让步,咱们不能因为一个忌日就惹得沈家不愉快,让清河也跟着受委屈啊。”

江父叹了口气,拿起筷子,拨着餐盘中的食物却是心不在焉,以至于半天也不见他夹一块肉。

江夫人握了握江父的手,“您如果不好对清柠讲,我去和她说,清柠自小教养出众,一定会以大局为重的。”

“这事就交给你了,好好安抚一下孩子,等清河订婚了,我们再去她母亲墓前谢罪。”

“您放心,我会好好劝劝孩子的。”

话音未落,客厅方向传来脚步声。

江清柠一进宅子就见其乐融融正吃着晚饭的一家人,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径直往楼上走去。

“你看看这孩子,真是被我宠坏了。”江父看她一路目不斜视的回了房,怒火蹭蹭直上大脑。

江夫人掀开椅子,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我去和她说说。”

江清柠关上了房门,刚放下背包,就听见唐突的敲门声在身后响起,随后来人竟是不请自入。

江夫人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笑容满面的放在桌子上,温柔的说着,“清柠吃过晚饭没有?”

“我等下还要回学校,不吃了。”江清柠打开衣帽间,随随便便的挑了两件衣服。

“我知道清河有些事做得不对,惹你不愉快了,但是感情这种事咱们也不能强求,你说对不对?”

江清柠冷笑一声,“我只知道能被偷走的都是垃圾,既然是垃圾,留着也是膈应自己。”

“天浩说这两天会来家里谈订婚的事。”

江清柠斜睨她一眼,看着她满脸那虚伪的笑容,打心眼就觉得恶心。

江夫人继续道:“我知道再过两天也是你母亲的忌日,为了顾全清河的终身大事,你父亲交代了,墓园今年就不去了。”

“啪。”江清柠用力的将箱子砸上,怒目而视,“你说什么?”

江夫人毫不介意的再重复一遍,“你父亲说了,这死人就得为活人让路,清河可是他的心肝宝贝,咱们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了她。”

江清柠眼珠子瞪得又大又圆,最后摔门而出。

江夫人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忍不住啧啧嘴,“还是和她那个短命母亲一样沉不住气。”

江清柠几乎是跑下了楼。

江父还在吃饭,听着身后的嘈杂声,回头,指责道:“你这毛毛躁躁的样子成什么规矩?”

江清柠喘着气,尽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她问,“妈的忌日你不去了?”

“咳咳。”江父心虚的掩嘴轻咳一声,“这件事咱们稍后再说,先吃饭。”

“吃什么吃,我就问你,妈妈的忌日你不去了?”

江父很不喜欢她这种兴师问罪的态度,站起身,两两四目相接,他道:“她会知道我的苦衷的。”

“什么苦衷?当年为了这对母女,把病重的她一个人扔在家里?现在又为了你的宝贝女儿连她的忌日都可以说不去就不去?爸,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住口。”江父忍住怒火整个牙合紧咬,几乎都可见他嘴角的咬痕。

江清柠自嘲般

小说文学

冷笑两声,“好,你不用去了,你就在家里和你的未来女婿举杯畅饮,你们一家子欢欢乐乐的庆祝订婚快乐。”

“你——”江父话还没有说完,江清柠已经跑出了江家。

他作势打算去追。

江夫人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手臂,“老爷,清柠现在正在火头上,您追出去,以您脾气和她的性子肯定会闹得更不愉快,还是等孩子冷静冷静,她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的。”

江父点了点头,“这孩子自小就无法无天,被她母亲宠坏了,也被我宠坏了,现在竟变成了目无尊长,就以她这个脾气嫁去沈家,还不得让沈家以为我们江家没有教养!”

“咱们清河可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老爷大可以放心,她以后嫁去沈家,必定让沈家对咱们刮目相看,连连称赞咱们教女有方。”

江父刚刚还愁容满面,一听这话便是眉开眼笑,“都是你教育的好。”

“也是清河

这孩子听话,知道我们当初是寄人篱下,不得不谨小慎微。”

“是我让你们委屈这么多年,不过现在好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我相信老爷会把我们接回来的。”江夫人与他十指相缠,“现在我就希望我女儿也能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与天浩白头到老,举案齐眉。”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