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他含着我的奶揉捏揉搓狠狠,和狗做被婆婆看到拉婆婆下水被强奷到出水(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7-02 14:29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他含着我的奶揉捏揉搓狠狠,和狗做被婆婆看到拉婆婆下水被强奷到出水    【】

叶蔓虽然身形单薄,但声色俱厉,一时之间,连叶丽婷带来的人都被震慑住了,无人敢上前。

叶丽婷也被吓到了,毕竟当初亲姐姐被叶蔓推下台阶过,她从心底也对叶蔓有着几分惧怕。

转头看到几名佣人眼神也明显带着愤怒。

而且薄亦琛也不在家,她不敢恋战了。

“你给我听好了,今天这个亏我不会白吃的!等我姐夫回来了,我要让你加倍的偿还。”

说罢,叶丽婷捂着脸哭哭啼啼地跑走了。

此时,阿月这才匆匆地从远处跑过来,扶住了叶蔓赶紧回房间。

待叶蔓坐下来之后。

阿月这才忍不住鼓掌叫好,“小姐打得真是好!这个女人就是该打,想起往年的时候,叶丽婷每次跑过来跟小姐借裙子借鞋子的时候,姐姐前姐姐后的,叫得比亲姐姐学要亲三分。

现在说变脸就变脸,简直就是白眼狼。”

叶蔓微微勾唇,“拿些红花油过来,我的手腕有些难受了……”

刚才打叶丽婷的时候,她是当真用了力,自己的手都有些脱腕了。

现在想来,还是太冲动了。

打了叶婉婷,薄亦琛便让她倾家荡产。

现在打了叶婉婷的妹妹,他不知道又会暴怒成什么样?

阿月拿了活络油过来倒在叶蔓的手腕上,轻轻地替她按摩,一边又有些担忧。

“小姐,要不然……你还是先逃吧!万一薄先生追究起来,那事情有点大……”

叶蔓轻笑了一声。

“逃?我都逃了一年了,累了……我想通了,如果不留在薄亦琛的身边,又怎么能够查得到爸爸妈妈的下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见到爸爸妈妈的遗体,她还是不甘心的……心里总是还残留着一丝侥幸。

“可是,万一他对你……”

“呵……我倒要看看,他能狠到什么程度!反正我这条命是豁出去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脏的某处还有些撕扯的疼痛。

阿月心底只是深深地恐惧,总感觉这个天随时都可能会塌下来似的。

晚上六点整。

手机突然响起了。

叶蔓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脸色浮现一丝难得一见的笑容。

这便伸手拿了外套披在身上,将手机放到包包里。

“小姐,你要去哪里?”

叶蔓扶着墙壁换好鞋子,声音里透着轻快的欢乐:“是苏妍妍给我发的短信,她出来了!一会约我见面!”

“那太好了,是好事啊!小姐出门在外面要小心一些……小姐不在家的这一年里,那些高利贷还时不时上门来索债。若不是薄先生震慑着,只怕把房子都要拆了。”

叶蔓微微怔了一会,这些她自然是知道的。

当初爸爸为了挽救公司,破釜沉舟借了很多钱,最后将公司拍卖掉都是资不抵债。

“我知道的!”

半个小时之后。

在皇城夜店的后门走廊处,叶蔓终于见到了分别多日的苏妍妍。

看来薄亦琛也是十分守信地兑现了他的承诺……

苏妍妍拉着叶蔓的手转了一圈,一脸心疼地看着她:“这才回家呆了一个星期,怎么感觉又瘦了一整圈?薄亦琛他对你做了什么?”

“呵……他不过就是想让我代替叶婉婷,给他生一个孩子!”叶蔓说得轻描淡写。

苏妍妍闻言却是如遭雷

小说文学

击,拳头都紧紧地握了起来,情绪失控忍不住激动起来。

“他这个王八蛋,怎么可以这样?”

他让她倾家荡产了,却还要逼她代孕,这个男人到底是丧心病狂到了什么地步?

叶蔓只是微微勾着唇瓣,笑得如同璀璨的罂粟花一般。

淡淡的罗马柱壁灯下,她明艳不可方物。

明明是痛到了极致,她却仍旧满脸微笑,这种笑容让人心碎。

“今晚不说他,我们说一点开心的事情吧!那天晚上,在我走之后还发生了一些什么?”

苏妍妍侧过头看着叶蔓,眼底全是悲伤。

“就在你们家出事之后,整个龙城都是风声鹤鸣……在你走后,丁家和其他几个跟叶家平素要好的家族也纷纷倒霉,要么出事,要么破产。薄亦琛这个人很不简单,他跟国外的其他财团联手,搞垮了很多家公司……”

“该死的薄亦琛……”叶蔓咬牙切齿。

“他承认杀了你爸爸妈妈吗?”苏姗姗想了许久才问道。

叶蔓摇了摇头,神色凄然。

“蔓蔓,我觉得你爸爸妈妈应该还活着的……薄亦琛为人虽然心狠手辣,但他还算光明垒落,你看你现在身后也没有权势,他对你完全没有顾忌,所以,也没有必要骗你。”

苏妍妍突然又叹了一口气,有几分自责道:“蔓蔓,你不该回来的!我也不该安排你去皇城的!这还是害了你!兴许,你在国外过得会更好一些。”

“我必需要回来找我爸爸妈妈的,当初,把我们的船弄沉的人是他!无论

是死是活,都跟他脱不了关系的。”

叶蔓声音里还透着一股恨意。

“妍妍,那天晚上送我走的人是谁,你查到了吗?”

那一夜,雨下得很大,整个城市都被大雨淋透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那个男人冒着生命潜入深海将她救起来,不顾一切地将她送到了偷渡去美国的货轮。

可惜那时候她已然昏迷不醒,什么也没有看到……

“蔓蔓,那个人……我知道是谁!但是我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我又不会找他的麻烦……妍妍,告诉我啊!这世上对我好的人没几个了啊!”

她自言自语道,突然心里就有了一个身影,难道是他?

不可能的,当初她跟薄亦琛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毅然地放手了……

突然一道明亮的手电光就扫了过来。

照在了她的脸上。

雪亮的光芒照得她眼睛有些刺眼。

她连忙伸手去挡。

苏妍妍已经反应更快地一步站了起来,拉着叶蔓的手往外跑。

“蔓蔓,我们走!”

没有走上几步就被一大波人给截住了,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染着黄头发的小混混。

“请问这是叶家的大千金叶蔓小姐吧?”

“你们是谁?”

“我家陆少爷请你进去一趟,想跟您叙叙旧!”

“陆晋尧?”叶蔓扬眉问道。

“对,正是!”

苏妍妍闻言已经脸色发白了,伸手紧紧地抓住了叶蔓的手臂。

“不要进去,不要去!”

都说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如果薄亦琛是强龙,那么陆晋尧便是地头蛇……

陆家的老祖爷就是靠着走私发家的,家财万贯有钱有势,但陆家却是人丁不旺。

三代单传,陆老爷子生了六个千金,到年近五十才得子,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飞了。

这位陆七公子被宠得性格乖张,喜怒无常,无法无天,在龙城就是个混世小魔王。

“我跟你家陆少爷无怨无仇的,他找我做什么?”

“说是有一笔旧帐要清算一下!”


>>>

小说文学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