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美女把衣服脱得连奶罩不剩(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7-01 11:26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撕开奶罩揉吮奶头,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美女把衣服脱得连奶罩不剩    【】

但小助理很快就发现叶琛并不在意他的存在,仿佛他是一个透明人般,把瓷片清理干净后,生活助理顿了顿道:“先生,您用晚饭了吗?”

“没。”

“您想吃点什么?”

“随意。”

生活助理进入厨房翻了翻冰箱,最后麻利地煮了一碗青菜瘦肉粥盛给叶琛,后者看到这碗粥后微微一愣。

“这个粥,谁教你的?”

叶琛从前也总给季南乔煮粥,季南乔挑嘴不喜欢皮蛋的味道,只吃青菜瘦肉粥,那青菜还必须除去菜干只留菜叶,最后再在粥上淋上一点香油。

很奇怪,很独特的口味。

“是季小姐,她说您喜欢吃这样的粥。”

叶琛胸口发闷。

季南乔!

季南乔!

又是季南乔!

她为什么要这样阴魂不散地纠缠着他?

叶琛闭眼道:“端出去,我不喜欢。”

“啊?”生活助理一脸嘀咕,“这不可能啊……”

“我让你端出去。”

“是。”

生活助理如同被猫威吓的耗子,立即端起碗蹿了出去。

“还有。”

生活助理又生生止住了脚步。

“是,您请说。”

“以后不准提起季南乔。”

“……是!”

望着助理的背影,叶琛闭眼把自己陷入办公椅中。

他一遍遍对自己道,对,不必再想季南乔,她已经走了,两个月没有一丝一毫音讯,还说什么要带走戒指舍不得他,统统都是谎言。

季南乔这冷血的女人当初能因为一时的愤怒放弃他们的孩子,今日也能放弃他,放弃他们所有的过完和曾经,这有何好奇怪的?

叶琛,她能将你抛诸脑后,你也一样能将她从灵魂里剔除。

一定,一定可以……

……

叶琛失眠得更厉害了,从他下定决心要把季南乔彻底赶走开始。

他不敢闭眼,闭眼她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

他越是坚决,越是笃定,她越是像毒液像寒风一样,从他灵魂的每一个裂痕每一个空隙往里钻,让他烦躁焦虑到了极致,恨不得把她抓回来,亲手掐死她!

他想不明白,他如此痛苦,季南乔为什么能解脱?

他甚至破罐子破摔地想着,把她找回来吧……把她找回来,两个人一起痛苦也比他独自一人煎熬更好!

但很快,这么荒谬畸形的念头就被他竭力压制住。

他还想再挣扎一下,一旦他赢了,那就是海阔天空再无拘束了!

再挣扎一下……

……

“先生,今晚是天海集团成立三十周年的庆典,请问您要穿哪位设计师的作品呢?”生活助理站在衣帽间里小心翼翼地发问。

以往叶琛的形象管理都是季南乔参谋的,而助理只需要按照日期一一排列好便成。

但每次季南乔只会提前准备下一个季度的,而今她销声匿迹了四个月,他早已无计可施。

虽然叶琛是个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能碾压男模,但生活助理自认为摸不透叶琛的喜好,更何况这几个月来叶琛脾气越来越坏,阴晴不定,躁动焦虑,如同一片移动的雷区。

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怕啊!

叶琛头也没抬,从表柜里拿出一枚大方精致的机械表戴好,道:“你以往做的就很好,你决定便可。”

生活助理没敢吱声,叶琛蹙眉道:“怎么了?”

迎上叶琛深邃幽暗的双眸,生活助理壮着胆子道:“以往您重要场合的穿着,都是……呃,服装顾问帮忙参谋的,她离职了,所以……”

“请回来就是。”

“……”

“还有我繁盛集团请不回来的人?”

叶琛笑了,几个月来他笑的时候屈指可数,生活助理腿都软了哪里还敢说谎?

他连忙坦白道:“是季小姐,季小姐帮忙参谋的,不仅如此,还有您的工作西装和日常常服,都是季小姐定期采购的。”

出乎预料之外,叶琛并未发怒,只是淡淡拨弄表盘,道:“还有呢。”

“……”

“还有什么,一次性说出来吧,除了这些事情,她季南乔还做了什么?”

“还有就是您现在居住的公寓里面的家具、摆件、装修、用品等等,全部都是季小姐选的……”

原本生活助理说着也是小心翼翼,但见叶琛当真没发怒,便装着胆子把所有的都说了。

“不仅如此,因为您的胃不大好,季小姐还给了我一本食谱,在对胃好的食物里,您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对什么过敏有什么偏好,食谱里面都有。哦,您现在的胃药,也是季小姐安排的,还有……”

“够了!”

叶琛突然大吼一声,仿佛一只领土被入侵的雄狮!

他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咬牙切齿道:“季南乔是疯了么,没什么事做天天围着我转?我是肉骨头还是她是狗?她到底贱不贱!”

如果当真这么爱他,如果当真这么关心他,她怎么可能打掉他们的孩子,怎么可能不谅解他的难处,怎么可能一走就是四个月渺无音讯?

谎言,都他妈是谎言!

生活助理从来没见过情绪如此失控的叶琛,吓得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其实生活助理心里是替季南乔抱不平的,但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叶琛将怒气发泄出来,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控,反正只要和季南乔有关的事情,都叫他厌恶,痛恨,抗拒!

明明人已经离了他,她的影子还要纠缠不清到什么时候?

“马上给我换一套公寓,把这套公寓里所有的东西都处理掉,记住,所有,包括室内装修也重新设计,我不希望……再看到一点季南乔的影子,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你以后也不用来上班了。”

生活助理浑身冷汗直流,不迭道:“是,我一定处理好。”

“还有。”

“先生您说。”

“梅园……”叶琛顿了顿,狠狠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梅园也是,把整个梅园一同挂牌出售。”

“先生?”

那可是季南乔亲自设计的!

生活助理彻底傻眼了,不等他发问,叶琛已经果断转身走了出去。

既然季南乔能如此狠心,他叶琛也能!

叶琛走得很快很急,根本不给自己一点后悔的余地。

对,他不会后悔的!

绝对!

……

叶琛搬到了一套全新的复式顶层公寓,名师设计,主体清冷,装潢极简,却处处透着低调和奢华。

在他踏足此处之后,季南乔的一切都似乎远离了他,他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和自由,甚至最初的几夜还有难得的好眠。

但也仅仅只是最初的几夜,在那之后他的失眠症更凶了,每日只能浅浅睡眠三个小时,而且一有风吹草动便会惊醒。

他的神经脆弱到连他自己都不可思议,体重也飞快下降,脸色变得毫无血色,眼底乌青极又浓又重,精神变得不再集中,似乎总是恍惚。

叶琛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病了……

从前被父母厌恶忽视,百般苛刻的时候,叶琛没病。

被工作压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的时候,叶琛没病。

被对手恶意报复,打压诋毁的时候,叶琛没病。

在公司岌岌可危,风雨飘摇的时候,叶琛没病。

在季南乔身上跌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的时候,叶琛也没病……

如今一切都好了,一切都顺利了,他的父母亲人需要他,他的事业一帆风顺,他曾经的对手都成了他手下苟延残喘的废物,而季南乔也被他彻底从生活中清理了出去。

他应该很好很好很好才对……

他为什么生病?

他为什么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

“先生,您要不然回老宅一趟吧。”

田特助对叶琛如此建议,叶琛没再拒绝,他需要一点力量,所以他决定回去看看叶家唯一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叶老爷子。

叶老爷子已经八十九岁了,面容清癯,精神矍铄,脸上带着一副眼镜,和蔼又睿智的模样。他是叶琛年幼时在叶家唯一的温暖,也是他的精神支柱。

叶老爷子拍拍身边的位置,笑道:“你小子还知道回来看爷爷?订婚宴到现在,你有多久没出现了?”

叶琛温和笑笑,温顺在老爷子身边落座,老爷子道:“你和小雅的婚事怎么样了?”

叶琛笑容微僵:“爷爷……我……”

老爷子脸色一沉,道:“我知道你对小雅的感情并不深,可小雅为了救你弟弟捐了一个肾,为此连大学都没考上,我们欠她一生啊……”

“……”

“她现在被顾家的疯狗追着不放,你父亲和弟弟是个没本事的,所以你必须护着她,没什么比顾太太更安全的,你知道吗?爷爷也不愿意逼你,你好好想想吧。”

老爷子那一辈的人讲究的就是一个知恩图报,哪怕心中再多怨怼和不舍,可谁叫你承了别人的恩情呢?

叶琛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不得不退让。

在这个家中,好像牺牲的人永远只有他……

只有他……

……

回了老宅一趟,叶琛发现自己的情况并未好转,甚至愈演愈烈,他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局,兜兜转转,不得出路。

又过了两个月,叶琛接到了一通意想不到的电话,来电人操着一口地道浓重的伦敦腔询问起了一个他永远都不想想起的人——季南乔。

叶琛一震恍惚……

半年了,季南乔竟然当真整整半年没和他联系了。

因为对方彬彬有礼,叶琛并未当场挂断电话,只说自己不知道季南乔的去向,因为自己和季南乔并不熟悉。

“这就奇怪了,因为季留下的紧急联系人是叶先生,这才冒昧来电,竟然叶先生和季并无关系,那请原谅我的叨扰。”

“等等……”叶琛突然开口,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住对方,但他的心跳慢慢变得剧烈,变得躁动,他忍不住道,“请问阁下找季南乔所谓何事呢?”

“她的设计作品获奖了,但我们一直联系不上她……”

“奖?什么奖?”

“Architizer—A+Awards。”

季南乔喜欢建筑设计,所以叶琛也对建筑有一些了解,Architizer—A+Award虽然不是普利兹克奖这般重量级的奖项,却也是国际上非常有分量的新锐奖。

但是季南乔不是已经放弃了建筑吗?

她说建筑设计太累太耗费精神了,与其花这个时间在建筑设计上,不如在家中偷偷懒,反正她有他养着就好了……

但她原来,从来不曾放弃梦想吗?

如果不曾放弃,那最后为什么停止了追逐?

叶琛恍恍惚惚挂断了电话,又飞快去官方页面查询,很快找到了季南乔的获奖作品……

一个温暖又充满童趣气息的亲子活动中心,获奖类别是大众审评奖,下方转载了一些普通人的观点评论。

“天啊,这太梦幻了,舒适明亮,我一进来就有种跌入春日暖阳中的错觉。设计师一定是个很爱孩子的天使。”

“我能从这别出心裁的设计中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爱意,我猜设计师有颗柔软的心,他一定很爱孩子吧?所以我选择了这个作品。”

“空间的就运用非常巧妙,仿佛进入了世外乐园……”

……

叶琛几乎是狼狈地关掉了界面,突然触碰到季南乔的精神世界,那种强烈的震撼把他打得头脑晕眩,四肢发冷。

这……真的是季南乔的作品吗?

这作品里,对孩子浓重深沉的爱意,还有这作品背后那一颗包容温柔的心,所有看到的人都感觉到了。

能设计出这样作品的人,会亲手打掉自己的孩子吗?就因为和他吵架这样荒诞的理由?

不……

这个作品是去年才完成的,如果季南乔能毫不留情打掉自己的孩子,是断然不可能再设计出这样的作品的。

但如果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呢?如果当年的一切远远不是他所看到的真相呢?

如果……

如果……

单单是这样一个念头,都让叶琛怕得颤抖。

但更让他害怕的是……半年过去,他不曾接收到季南乔的只言片语。

她真的……要放弃他了吗?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