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第十七章 高h全肉纯肉 高质量满足的小莹 旅游的时候给了儿子一次(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2:24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第十七章 高h全肉纯肉 高质量满足的小莹 旅游的时候给了儿子一次    【】

林若风上来就说她被监控视频拍下了,这可以说是一把利刃直接就破开了张兰的所有防御。

“警官,你,你问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张兰分寸打乱,以为林若风是警察,来抓她的呢。

“好,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警方的调查。”

林若风不动神色,既然张兰将他当做了警察,那再好不过了。

“我想知道的是,你为啥要去医院假扮护士害人?”

看着张兰,林若风沉声开口。

“我,我——”

张兰面色微变,尽管刚才她说会配合警方的调查,但是此时眼中却是出现了挣扎之色。

“我,是,是那个病人和我有仇。”

张兰面色变换中,咬了咬牙说道。

“和病人有仇?我看你是在撒谎。”

林若风陡然间提高声音,他心里很明白,他的母亲和张兰根本没有一丝交集,就更不要说有啥仇怨了。

显然张兰是受他人指使的,不过她不敢说出指使者的名字。

“我,我——”

在林若风大喝声下,张兰身体猛然间抖动,她张了张嘴,刚想否认,但就在这时,突然看到了林若风双眼中迸射出紫色的光芒。

“轰!”

张兰只觉得脑袋一声轰鸣,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底是谁指使的你,快快说来。”

此时,林若风眼中的紫色光芒越来越强盛,甚至连瞳孔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是江坤和华风指使我干的。”

张兰双眼木然,如同木偶般开口。

江坤和华风?

林若风双眼一寒,竟然是他们俩!

在他的母亲被张兰下毒时,林若风曾经猜测过是不是他们俩人下的黑手,但后来他想到两人搞基的视频在他的手中,想来两人不会愚蠢到再来招惹他。

但是此时林若风觉得自己还是嘀咕了他们俩人的智商。

林若风嘴角冷笑,他本不愿意和两人斤斤计较,但没想到两人竟然会卑劣到去害他的父母,这触碰了他的底线。

江坤、华风!

林若风紧紧的握着拳头,刚才他不惜耗费精神力控制张兰,所以根本不用考虑张兰话所说的话真实与否。

问出了幕后主使,林若风对着张兰冷冷的说道:“我现在给你指点一条明路,自己去警局自首,这样的话也许看在你能主动悔过的份上,会给你减刑。”

虽然张兰是受他人指示,但是毕竟是她出手害他的母亲,所以林若风也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警局自首。”

张兰面色灰白的点了点头。

林若风随后便准备穿衣离开,但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间被人暴力推开,同时一声娇喝声突然间传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

这——

林若风看着杨颖手中黑黝黝的枪口指着自己,一脸的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卧槽,这是扫黄!

尼玛,张强这个坑爹货,不是说三天以后扫黄的吗?怎么今天就开始了?

在冲进房间,看到林若风的时候,杨颖也是一脸的懵逼。

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里会遇到林若风。

可以说,上午林若风救了她后,对于林若风,她还是有一些好感的,以至于当林若风离开警局时,她没有要林若风的联系方式还微微有些遗憾呢。

可是,现在,她竟然在扫黄现场抓住了林若风。

而且可以说是证据确凿。

林若风脱的就只剩下一条短裤了。

“快把衣服穿上。”

一眼就看到了林若风身下那鼓鼓的一坨,杨戬将目光转向别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嗯,衣服肯定要穿的,但是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林若风一边穿衣服,一边解释道。

“你不用和我解释。”

杨颖冷冷的说道,“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如果你想解释,等到了警局中再慢慢解释吧,带走!”

“我——”

此时,林若风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两名警察的押解之下,林若风登上警车,和他一起被押解上警车的还有其他的一些倒霉蛋。

“若风,你这是——”

当林若风被押解上警车的时候,张强一副见鬼的神色。

“你真是急切啊,早上才打听到消息,晚上就光顾生意了,而且坑爹的是,竟然被抓了。”

张强忍不住吐槽。

“卧槽,你特么还有脸说?”

张强不吐槽还好,张强一吐槽,林若风顿时就炸了。

“你不是告诉我三天后才会扫黄的吗?怎么是今天晚上扫黄?有你这么坑兄弟的吗?”

盯着张强,林若风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个——嘿嘿——”

张强颇为尴尬的挠了挠头,凑近林若风说道,“局长怀疑我们警局里有奸细,所以特意放出烟雾弹说是三天以后扫黄,直到半个小时前,我们才接到消息说是今晚上。”

“——”

林若风很无语,这么坑爹的事情都被自己给碰上了。

“兄弟,你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多大事的。”

张强拍了拍林若风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毕竟有他在警局,像嫖娼这种小事情,他还是能够搞定的。

“有毛事啊,我压根有没有做那种事情行不行?”

林若风无力吐槽。

很快,警车就开回警局。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来警局了,不过身份却截然不同,第一次是以英雄的身份被请来。

而这一次,是以嫖客的身份被抓来。

两次截然不同。

待遇也自然不同了。

第一次是被请进会客厅。

而这一次,是带着手押,被押入审讯厅。

负责审问林若风的正是将他抓住的杨颖,看着林若风,杨颖公事公办,冷冷的说道:“姓名。”

“你知道的。”

“我问你姓名,现在你是犯人。”

杨颖放下笔,冷冷的盯着林若风。

“林若风!”

被杨颖那美丽的大眼睛盯的发毛,林若风揉了揉鼻子,说道。

“性别!”

杨颖继续冷冷的开口。

“女!”

“砰!”

杨颖直接将手中的审讯本摔在了地上,盯着林若风怒气冲冲的说道,“请你配合我的工作,别以为你救过我一命,就能挑战我的底线。”
 

面对爆发的杨颖,林若风很是无语的说道:“你明知道我是男的,还要问我的性别,你也在挑战我的底线好不好?”

“林若风!”

杨颖大怒,手指着林若风,“别忘记了你的身份。”

“我什么身份?我就是一地地道道的农民,我根本就没有做什么。”

林若风一口咬定,态度很坚决。

因为他本来就没有做。

“哼,我亲眼所见,你还想狡辩?”

看着林若风,杨颖绝美的脸蛋上露出厌恶的神色,“如果你是个男人,那就要敢作敢当,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林若风很是无语,指着自己说道:“我本来就是敢作敢当啊,没做的事情自然不会承认,你仔细的看着我,我像是那种男人?”

“不用看了,你本来就是。”

杨颖一口咬定,“刚从部队回来,这几年肯定憋坏了吧?”

“——”

林若风满头黑线,挥了挥手,“不说了

小说文学

,不说了还不行吗?”

“自知理亏了吧?”

杨颖冷哼,“待会那个小姐体内的体液化验结果就出来了,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争辩。”

对此,林若风沉默以对。

很快,化验结果出来了。

看着化验结果,杨颖微微发呆,张兰体内的体液竟然属于另一个男人。

“怎么样?化验结果是不是证明了我的清白?”

看着杨颖那一脸错愕的表情,林若风很是得意的说道。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恶心,小姐还没洗干净,你就——”

看着杨颖那一脸厌恶的神情,林若风心中仿若有一万只草原马奔腾而过。

老子不是那样的人,不是那样的人啊。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审讯室的大门被推开,杨烁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

“爸,刚才在突击检查一家洗浴中心时,他被我们带回来了。”

杨颖指着林若风说道。

 

“将他放了吧。”

杨烁淡淡的说道。

“爸!”

杨颖很是不满的大叫一声,“虽然他救过我,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放了他,那样的话是对法律的亵渎。”

“事情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杨烁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刚才那个叫做张兰的小姐已经招了,没想到这次扫黄打非竟然会牵扯出一桩很是严重的刑事案件,现在证明他的确是无辜的。”

“啊?刑事案件?”

杨颖很是错愕,随后面色古怪的看了林若风一眼,突然开口说道,“难道你真的不是去做那事的?竟然对女人没兴趣,我鄙视你。”

“——”

林若风真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已经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最终,在杨颖鄙视的目光中,林若风离开了警局。

另林若风意外的是,没想到张兰将什么都给招了。

现在警局的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警局的人一旦插手,那么就有点棘手了。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升级到买凶杀人了,是属于刑事案件。

不过因为他的母亲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情节不是很重。

那么做为幕后主使,华风和江坤就算被判刑,也不会多重。

而且以他们两家的财力,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将他们从牢里弄出来。

所以林若风必须在警方插手之前,让两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至于他答应院长不将这件事抖出来,但现在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控制之外,是张兰什么都招了,警方已经知道了,他也无能为力。

在路边的草丛里找出几味野草,林若风利用各种野草的药理,截取了各种野草药性最为强烈的部分,然后经过组合,熬出一味毒药。

这种毒药的主要作用就是破坏人的大脑中枢神经,而且破坏是永久性的。

敢对他的母亲动手,他必须要让华风和江坤付出惨重的代价。

当天晚上,林若风来到县城的一家会所。

这是县城唯一的一家会所,毕竟一个小县城,又是贫困县,能有一家会所就不错了。

林若风悄无声息的进入会所中。

当然,他自然不是光明正大的进入会所。

他可是来杀人的,自然不会留下什么线索。

此时,在会所的一个房间中——

作为一对好基友的华风和江坤,两人正躺在沙发上喝着酒,而在两人身后,两名身着暴露的女子正在给他们捏着肩膀。

论及享受,两人表示,整个县城,都是辣鸡。

挥手将身后的两名女子打发出去,华风目光闪动,说道:“张兰被抓了。”

“嗯,知道了。&rdquo

;

江坤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淡淡的开口。

“你就一点不担心?”

许久,见江坤并没有什么反应,华风忍不住问道。

“担心?有什么担心的?”

江坤说道,“她是因为卖被抓,那不是什么大事,她不会傻到说出这件事的,因为这件事要是抖出来,她是要坐牢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怕万一啊,她要是说漏嘴了呢。”

华风说道,“早知道就不冒这个险了,不仅没有害到人,还让自己提心吊胆的。”

“哼!”

江坤冷哼一声,从沙发上做起来,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你不要忘了那个混蛋是怎么对我们俩的?就算你能憋住,但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这一次我们有些保守了,早知道直接用重金贿赂医院的一名护士,那样的话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毒药输入那个老女人的体内,等到两、三个月之后,毒发身亡,那个时候,谁也无法怀疑到医院的头上,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是啊。”

华风一拍大腿,说道,“那我们现在这么做还来得及吗?”

“你傻啊,现在医院必然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医院必然会小心翼翼,现在就算是贿赂护士长都没用了。”

江坤瞥了华风一眼,冷冷的说道。

“说的有道理。”

华风尴尬的挠了挠头。

“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了吗?”

“放弃?怎么可能?我已经调查过了,他的家在小林村,以后我们的机会多的是。”

江坤嘴角掀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机会多的是?我想你们以后没有机会了。”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谁?”

江坤和华风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陡然间将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在房屋的一角,林若风正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吓!”

两人顿时吓的是蛋疼菊紧,水漫菊花台。

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林若风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中的。

在看到林若风的那一瞬间,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然而还未等他们到达房门前时,林若风已经抢先一步出现,闪电般伸出脚,一脚一个将两人再次踢回去。

“想走,经过我同意了吗?”

林若风看着两人,淡淡的开口。

“林,林兄弟?上一次我承认是我们不对,但是我们已经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且还有把柄落在了你的手中,这还不够吗?难道你还想对我们赶尽杀绝?”

江坤捂着胸口,眼中满是不忿的神色。

“赶尽杀绝?”

林若风冷哼,“我已经给了你们机会,但是你们却自己作死,真以为我没脾气?”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坤脸上出现明显的慌乱之色,摇着头说道。

“你们可真会装傻啊。”

林若风摇了摇头,“我看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那我提醒你们一下,张兰你们认识吗?她已经什么都招了。”

听到林若风提到张兰,两人面色大变。

因为张兰正是他们买通进入医院假扮护士的小姐,既然林若风提到了张兰,看来他们的阴谋曝光了。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慌之色。

“林,林若风,我觉得,我觉得我们可以聊聊。”

江坤的脸色极度不自然,看向林若风的目光中带着明显的讨好之色。

他现在不得不讨好林若风,因为这件事如果被警方知道了,就算他们家有关系,但也避免不了坐牢。

因为这是买凶杀人,是刑事案件。

“哦?你们想怎么聊啊?说来听听。”

林若风大摇大摆的坐下,目光中带着一丝嘲讽之色。

见林若风愿意坐下来谈,江坤和华风面色为之一喜。

只要林若风愿意和他们谈,那就有机会说服林若风。

“首先,我们要向你郑重的说一声对不起。”

江坤脸上带着假惺惺的愧疚之色,说道,“之前我们也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那种糊涂的事情来,不过好在没有造成无法挽救的结果,你妈,不,阿姨没有受到影响,这让我们心中微微好过了一些。”

听着江坤那虚假的话语,林若风都快吐了,不过表面上却是不动神色,他想看看江坤到底想搞什

小说文学

么鬼。

“虽然没有造成无法挽救的后果,但是我们的确是做了错事,让林兄弟一家受到了惊吓,所以我们愿意赔偿,林兄弟,你看这个数怎么样?”

江坤伸出手掌在林若风面前晃了晃。

想用钱解决问题?

林若风冷笑不已,随后淡淡的开口,“五百万?五百万可以考虑一下。”

五百万?

江坤顿时一哆嗦,虽然他和风华两家在县城里属于富豪,但是想要一次性拿出五百万显然很困难。

其实,本来江坤的意思是五万。

毕竟在普通的农村,一家人一年的收入也就在大几千到一万之间。

可以说五万块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来说已经是一比巨大的财富了。

“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五万。”

江坤讪讪的笑着说道,“林兄弟真会开玩笑。”

“呵呵——”

林若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这个赔偿问题我们可以慢慢谈嘛。”

说罢,林若风取出自己配置的毒药,在两人面前就那么毫无忌惮的倒在了红酒瓶中,摇晃了一会后,倒在酒杯中说道:“刚加我加在酒中的是一种很神奇的小玩意,喝了以后保管你们啊,忘记所有的烦恼。”

虽然不知道林若风加在酒里的是什么,但因为是林若风加的,所以他们俩根本就不敢喝。

“怎么?不相信我?”

林若风端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看到林若风一口气就将杯中的酒给喝了,两人顿时安心了,这才讪笑着端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酒和之前相比,好像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

如果真要说不一样的地方,那就多了一点青草的味道。

“是不是觉得没啥区别?”

林若风笑容诡异,“一会你们就知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哦,不,应该说你们不会知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

林若风站起身子,淡淡的挥了挥手,“这酒味道不错,你们慢慢体会吧,因为,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林若风他是提前喝了解药的,所以并不怕。

但是江坤和华风两人——

等到林若风离开,江坤和华风面面相觑,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林若风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可能是我们喝的酒中有问题,走,我们去医院洗胃。”

江坤面色一变,立刻站起来。

然而还未等到他一步跨出,猛然间只觉得脑中无比的剧痛,随后轰然间倒地。

亲眼看到两人将红酒喝下,林若风根本就不用等到两人药效发作,因为他对自己的毒药有信心。

果不其然,第二天早晨,新闻早报就报道出来了。

报道中称,在一家会所中,江坤和华风两人的酒中检查出了一种能够极度刺激神经的药物,结果导致两人由于脑神经太过兴奋从而出现不可修复的永久性损伤,目前两人的智力不如一岁的婴儿。

换言之,两人变成了白痴。

对于红酒中为何会出现那种极度刺激精神类的药物,警方初步的侦查结果是两人为了寻求刺激,自己添加进去的。

因为从会所摄像头来看,没有人出入过他们俩人所在的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太大的波澜,林若风除了和张强、雷军喝了一顿酒,将苏依依送回海天大学外,就一直在医院中陪着自己的父母。

终于又过去三天,在搀扶之下,林若风的母亲竟然能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这件事,立刻轰动了整个医院。

>>>>完整版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