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综艺节目 > 正文
男人机机桶女人身体里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我去健身房私教睡了我(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2:24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男人机机桶女人身体里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我去健身房私教睡了我    【】

“爸,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苏依依极为开心,看向林若风的目光中满是感激之色,没想到林若风这么快就让他的父亲重新振作起来了。

“若风,没想到你竟然还学会了医术。”

苏依依将目光转向林若风,“看来你这四年真学会了不少东西。”

“那是当然。”

林若风嘚瑟的说道,“吃饭吧,吃完饭后我会告诉你们怎么治疗阿姨的病。”

吃完饭后,苏依依的母亲一句话也没说,径自走向阳台,呆呆的看着窗外。

“若风,你快说怎么治疗妈妈的抑郁症。”

刚吃完饭,苏依依便迫不及待的问起来。

这时,苏康也坐在那里,认真的聆听。

林若风想了想,看着苏康说道:“叔叔,阿姨的抑郁症和你的坠落有很大的关系。”

闻言,苏康羞愧的低下头,叹息一声说道:“是我对不起她们母女俩。”

“行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多大意思了。”

林若风摆了摆手,“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想要阿姨的抑郁症早些好起来,你在治疗中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知道了,若风,你说吧,我一定会配合的。”

苏康抬起头看着林若风,认真的说道。

“好!”

林若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过一种叫做阳光治疗的方法。”

苏康和苏依依对视一眼后,纷纷摇头。

“这种阳光治疗已经被

小说文学

意大利的医生证明过了,所谓的阳光治疗,就是让患者每天造成坚持散步或者是小跑,在30分钟到60分钟之内,让阳光照射在脸部,抑郁的症状就会减轻,可以说,阳光就是天然的抗抑郁药物。”

“一日之计在于晨,不仅是阿姨,叔叔你的身子骨弱,也要每天坚持早起锻炼。”

林若风认真的开口,“这个阳光治疗只是一方面,其实归根基地,抑郁症,那是脑部神经化学物质不平衡造成的,我也会熬制一些相对应的中药。”

“最后则是心里方面的治疗,心里治疗没必要找专业的心里医生,只需要改变阿姨不适当的认知和思考、行为习惯,比如说,你们可以鼓励她去做一些别的事情,或者是带着她出去转转,不要让她发呆,这些事情,主要还是要靠叔叔你。”

“叔叔,你现在身体弱,还不适合工作,你要一边陪着阿姨治疗抑郁症,一边锻炼身体。”

苏康认真的点了点头,看着林若风说道:“若风,谢谢你,是我以前看走眼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干涉你和依依的交往,你这个女婿,我认了。”

“爸,你说什么呢?这还八字没一撇呢。”

苏依依顿时羞红了脸,拽着苏康的手臂,不依不饶。

“什么八字没一撇?”

苏康撇了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又不好,你和若风

折腾了一上午——”

“哎呀,爸,我不理你了。”

苏依依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害羞着跑回了房间。

“若风!”

苏依依回房后,苏康看着林若风认真的说道,“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将我揍了一顿,也许我还不能醒悟,会一直堕落下去。”

林若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当时听着苏康那混账的话,他肺都被气炸了,这才将自己未来的老丈人给胖揍了一顿。

能将自己的老丈人揍的那么惨,估计也是没谁了。

现在想来,挺尴尬的。

苏康自嘲的笑了笑:“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不要告诉任何人,毕竟被自己未来的女婿胖揍一顿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说到这里,苏康面色一整,认真的说道:“不过作为一个父亲,我还是要认真的告诫你,好好对待依依,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林若风的面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苏康既然这么说,那代表着他已经完全的接受了自己这个未来的女婿。

“你放心吧,我会一心一意对待依依的。”

林若风认真的说道。

然而,面对林若风的信誓旦旦,苏康却是摇了摇头,双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说道:“我苏康白手起家,看人还是挺准的,你这个小子,命犯桃花,未来必然会和很多女人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我不要求你能一心一意,只要你能真心实意便可。”

闻言,林若风很是无语,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婿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的女儿,他完全想不到苏康会说出这么一断话来。

是他本来就是个奇葩,还是自己刚才一顿胖揍将他打傻了?

“好了,你进屋陪依依吧,我带她妈出去转转去,嗯,一两个时辰之内不会回来的。”

苏康挥了挥手,随后将自己的妻子带着离开房间。

“一两个时辰内不会回来是什么意思?”

林若风眉毛一扬,随后推开苏依依房间的门。

“我爸又和你说什么了?”

直到这时,苏依依脸颊还是红扑扑的,煞是动人,林若风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

“你爸说我这个女婿很能干。”

林若风笑着回答。

林若风的本意是想说苏康夸奖他很有前途的,很有出息的,但是听在苏依依的耳朵中就不一样了,苏依依以为说她和林若风上午的事情呢。

狠狠的在林若风腰间的软肉上拧了一下,苏依依红着脸说道:“都怪你啦。”

“怎么又怪我啦?我能干不好吗?”

林若风一脸懵逼,难道自己是个窝囊废才好?

“哼,还说不怪你?”

苏依依不满,嘟着嘴,“要不是,要不是你那么用力,人家会叫的那么大声?我爸在隔壁房间,他能听见?”

林若风顿时石化,看着苏依依,嘴角轻扬,似笑非笑:“你爸他是夸我有前途,有出息,在我们这里,夸人有前途,有出息,不就说很能干吗?哎呀,真是没想到啊,你竟然这么污——&

小说文学

rdquo;

“啊?”

苏依依顿时石化,原来是自己想歪了,她刚才还在郁闷,苏康怎么会如此为老不尊呢。
 

真是一个污到骨子里的妹子啊。”

林若风摇头晃脑的说道,“看来不仅是我变了,你变化也这么大。”

“不许说,你给我住嘴!”

苏依依羞的满脸通红。

“哈哈,不过这么污的妹子,我喜欢。”

林若风哈哈一笑,再次将苏依依扑倒。

“唔,不要,爸妈一会就回来了。”

“哈哈,不会的,你爸刚才出去时,特意告诉我一两个时辰之内不会回来的,我觉得他是在暗示我。”

“唔——”

很快,挣扎就变成了疯狂的迎合。

一个时辰后,云雨初歇。

“快起来啦,爸妈要回来了。”

苏依依狠狠的瞪了林若风一眼,眉宇间春潮未退,甚至妩媚,随后一脚将林若风从床上踹了下去。

“得,你这是卸磨杀驴啊。”

林若风耸了耸肩膀,开始穿衣服。

“少贫嘴。”

苏依依翻了一个娇媚的白眼,“哼,你变坏了,第一次见面,没说上几句话,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了。”

闻言,林若风尴尬的挠了挠头,好像还真是啊。

“那个,这不是几年没见了,我太想你了嘛。”

林若风尴尬的挠了挠头。

“哼,信你才怪,鬼知道你这几年又撩了多少妹子?”

苏依依撇了撇嘴,说道。

“这个真没有。”

林若风表示很委屈,“你说我在部队里哪来的妹子可以撩?”

“哼,谁说部队里就没有妹子可以撩了?不是说军中的霸王花姿色根本不输给最漂亮的女明星吗?”

霸王花?

 

想到脑中那个美丽的一塌糊涂,彪悍的一塌糊涂,并扬言要泡自己的女人,林若风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哼,是不是想起你的老相好了?看把你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

苏依依酸酸的说道。

激动的?

尼玛,吓的好不好?

又和苏依依聊了一会后,林若风便离开苏依依的家,因为到了给母亲用药的时间了。

“妈,感觉怎么样了?”

看着睡在病床上的母亲,林若风柔声开口。

“嗯,感觉好多了,而且我感觉到受伤的地方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韩梅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满是慈祥之色,自己的孩子长大了,而且有了本事。

林若风不动神色,内心了然,他知道受伤之处暖洋洋的,那是昨天喝下的药力在发挥作用。

“妈,你多休息,我再去给你熬一顿药,要不了几天就能出院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若风啊。”

韩梅看着林若风,脸色纠结,“你会熬药,要不我们回家去吧,慢慢调理就好了,在这里,每天的住院、医药费用不少吧?”

“妈,这你就放心吧,没多少钱的。”

林若风蹲下身子,握着母亲的手,说道,“你啊,什么都不要想,安心养伤就好,等到痊愈了以后,能自由行动,我们再回家。”

林若风他脑中虽然有医术传承,医术了得,但是还是在医院里的护理条件更好,有什么问题也能快速的找到医生。

又熬制了一碗药后,林若风看着母亲喝下后,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

吃完药后,林若风陪着母亲聊起了家常,等到母亲睡下后,和父亲林大牛打了一个招呼后,离开医院。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林若风看了一眼天空,月亮隐藏在乌云之中不见踪迹,天上连星星都没有。

月黑风高杀人夜!

夜色下,一道身影迅如闪电般的疾驰。

十多分钟后,林若风来到了杨伟的家门前。

这是一栋欧式别墅,别墅前有一片很大的花园,别墅后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游泳池,极尽奢华。

在这个贫穷的小县城,能够拥有这么一栋豪华的别墅,可以想象杨家的财力是多么的雄厚。

不过杨家的这些钱可都不是经过正规途径赚来的。

杨家的夜总会 、KTV、洗浴中心都只是明面上的一个幌子而已,背地里做的都是赌博、情色交易、贩毒、地下拳场这些非法的勾当,所以敛钱的速度非常快。

杨家的这些产业可以说将整个县城搅的乌烟瘴气。

而杨伟更是一个另所有有女儿家庭无比痛恨的一个恶魔,只要是被他看上的女生,很少又能够幸免的,而那些被杨伟祸害的家庭摄于杨家的势力大多数是敢怒不敢言。

这些年,可以说,县城高中里稍微有些姿色的高中生都遭了杨伟的毒手。

以至于家有女儿的家庭都在想方设法将孩子送到其他的地方去读高中。

可以说,杨家就是扎根在县里的毒瘤,而且根深蒂固。

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而且白天杨伟在离开时,那眼中的怨毒之色令林若风都非常的震惊。

毫无疑问,他不会善罢甘休。

与其等到他来害自己,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拔掉这颗毒瘤,还县城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突然间,林若风眉毛一扬,面带古怪之色。

因为他看到了两道身影破坏了围栏上的栅栏,悄无声息的潜入进去。

看来杨家得罪了不少人啊,竟然有人和自己抱着同样的目的。

等到那两道身影潜入以后,林若风跟在两人身后钻了进去。

夜,很静。

整个别墅中黑灯瞎火,静静的伫立,犹如一头凶首。

林若风躲在阴暗处,看到前方的两道身影将带着挂钩的绳索抛向二楼,挂在了栏杆上,试了试后,便拽着绳索,脚踩着墙壁,如履平地般的冲上了二楼。

一气合成,毫不拖泥带水。

显然,是两个老手。

然而就在两人踏足二楼栅栏的刹那,突然间触碰到了开关。

“啪啪!”

这一刻,整栋别墅中灯光大盛,更是响起了尖锐的报警声。

不好,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随后一咬牙,从身上拔起手枪,就冲进了房屋中。

有枪!

林若风目光一凛,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啊。

林若风悄无声息的跟上。

“不想死的都给我跪下。”

此时,二楼大厅中,两名黑衣人各持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对面。

而在两人对面,杨伟父子还穿着睡衣,在他的身边,有数人手持砍刀保护。
 

虽然对面的人多,但是每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因为他们手里的是刀,而两名黑衣人拿的却是枪。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杨伟父亲杨过毕竟是县城里的枭雄人物,短暂的震惊后,反应过来,出声冷喝道。

“哈哈,不愧是这个县城里最厉害的人物之一,果然有气势。”

两名蒙面人从脸上撤下黑纱,其中一人笑着说道,“听闻你很有钱,正巧我们兄弟现在手头上有些紧,所以我们兄弟俩过来借一点花花,还请杨老板成全。”

“原来是你们!”

杨过冷哼一声,在两人拉下面纱的时候已经认出了两人。

“去,给两位先生取一百万现金。”

杨过对着身边的一名手下吩咐道。

这时,躲在暗处的林若风也认出了两名黑衣人,原来他们两人竟然是全国联网通缉的A级逃犯,因为两人手中有枪,所以危险级别非常高。

“哈哈,果然是杨老板,就是霸气!”

其中一名通缉犯大笑。

“哼,一百万对杨某人来说只是一个小数目而已,只要你们不要伤害我的人,等到你们离开后,我会再次给你们转一百万。”

杨过冷哼一声,说道。

“哈哈,好说,好说——”

两名通缉犯大乐,现在他们被全国网上通缉,根本就不敢去装了摄像头的取款机取钱,杨过给他们现金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林若风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看着两名通缉犯,深吸一口气,目光闪动,他想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

这个计划既可以借助逃犯的手干掉杨过、杨伟父子,又能让两名危险的逃犯也绳之于法。

只不过这个计划有些冒险,而且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他自己都会陷入危险之中。

不过最终林若风还是准备冒险一搏。

在两名劫匪的斜对面,林若风伸出两手食指点在太阳穴上,随后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内心完全的平静下来。

片刻功夫后,猛然间睁开双眼,就在他睁开双眼的刹那,两道紫光蓦然间爆射而出,目标正是那名哈哈大笑的通缉犯。

因为他此时在笑,所以情绪波动强烈,成功的希望更大一些。

就在紫光进入通缉犯双眼的瞬间,林若风闷哼一声,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喷出。

距离太远,威力减弱了太多,结果遭到了对方的反噬。

不过好在还是成功的控制住对方。

在控制住对方的刹那,林若风猛然间控制他,将枪指向杨伟、杨过父子,随后扳动。

“砰砰!”

两声枪响,杨伟父子根本没有料想到逃犯会向着他们开枪,而且距离这么近,两人根本来不及躲避,纷纷中弹摔倒在地。

异变发生的太突然了,直到杨伟父子到底

,他的那些手下还反应过来,随后——

随后一哄而散。

杨伟父子都死了,面对持枪逃犯,他们再不跑路那就真的傻逼了。

就算再牛逼,也不敢拿刀去和拿枪的火拼啊。

“老二,你这是干嘛?”

枪响之后,看着杨过、杨伟父子倒在地上,另一名劫匪满是不解之色的将目光转向开枪的劫匪。

只是他看到的是开枪劫匪眼中那诡异的紫光和抬起的黝黑枪口。

“不要!”

这名劫匪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在大吼的同时也抬起手枪,将枪口对准对方。

两人几乎是同时抬起枪射向对方。

“砰!砰!”

两声枪响,两人不约而同的同时中弹,几乎是同时倒在地上。

“老二,你——你想独吞。”

手捂着胸口,劫匪中的老大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我刚才做了什么?”

此时,林逍遥已经控制不了老二了,老二眼中的紫光消失,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切,随后猛然间吐出数口鲜血,双眼瞪的老大,身体轰然间摔在地上。

至死他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劫匪中的老大看到老二身死后,也是在惨笑几声后,气绝身亡。

确定了两名劫匪和杨伟父子全部身亡后,林若风这才悄无声息的离开杨家。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从杨家离开后,林若风想到了下午和苏依依的约定,直接去了她上班的酒吧。

喧嚣的音乐,疯狂扭动的身躯,迸射的荷尔蒙,这是酒吧永恒不变的旋律。

工作劳累了一天的白领、无所事事的小混混、以一夜激情为目的的男人、女人,形形色色的人在舞台上扭动着身躯。

林若风叫了一杯酒后,一个人来到一个位置偏僻的卡座,坐在那里自酌自饮,面带笑意的看着不远处一身穿制服套裙、黑丝高跟的卖酒女郎。

换上这么一身装束的苏依依,清纯动人和妩媚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无比的诱人。

通过观察,林若风发现,苏依依总是能不动神色的躲开伸向她欲图谋不轨的咸猪手。

本来林逍遥还在担心他在酒吧会被人占便宜呢,但现在见此,顿时安心了不少。

而此时,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名青年站在窗户边,看着下方游走在人群中的苏依依,淡淡的说道,“金老板,那个酒女郎不错,让她上来陪酒。”

“这个——”

在青年身后,弯腰站着一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正是这家酒吧的老板金富贵。

此时金富贵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江少,这个女孩子叫做苏依依,在我这里一年多了,从来没有陪过酒,所以,还请见谅啊。”

“啪!”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江少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别给你脸不要脸,让你去叫人,你就去,再和老子磨磨唧唧,信不信老子明天就找人将你这个场子给砸了?”

“是、是、是,我这就去,这就去。”

本来苏依依在这个酒吧干了这么久,给酒吧带来了很大的利益,金富贵是准备保护她的。

但是现在看来,不行了。

因为江少根本就不是他能得罪的人。

他只能去找苏依依,虽然明知是个火坑,但依然要将苏依依向下推。

>>>>完整版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