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又黄又刺激的(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2:07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撕开奶罩揉吮奶头,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又黄又刺激的    【】

“今天早晨发生什么了吗?”苏桀然看向白雅,眼中掠过一道危险的历光。

她不喜欢他伪装的亲密,和胡乱的瞎说,她什么时候躲在他的怀里哭了?

白雅勾起嘴角,讽刺道:“我都哭了,能不告诉你我害怕的事情吗?”

她的回答苏桀然很不喜欢。

他勾着嘴角,眼神却冷漠了起来,嘴巴到她耳边,用所有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低声暧昧道:“是啊,你怎么可能害怕早晨的事情呢?你爱死了和我滚床单了。”

顾凌擎看向白雅的眼中冷若冰霜。

白雅有种甩苏桀然一巴掌的冲动。

他说的她都反胃了。

他手抚上她的大腿,像是惩罚般,狠狠地捏了一下。

“砰。”邢瑾年弄翻了杯子。

白雅看向邢瑾年。

邢瑾年盈水般的大眼波光粼粼的看着苏桀然,委屈的手都颤抖着。

白雅非常的反感苏桀然的手段。

他是故意带她来,让邢瑾年吃醋的。

他计划成功了,她也应该功成身退了。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白雅拎起包,朝着外面走去。

“等下。”邢瑾年拦在了白雅的前面,温柔的笑道:“我裙子湿了,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白雅定定的锁着邢瑾年。

她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明知道是示威,她还傻傻的承担,不是蠢吗?

“邢小姐自己有手,不是吗?对不起,我没有空。”她冷傲的走出房门。

邢瑾年有一瞬间的尴尬,看到白雅离开,又立马追出去。

苏桀然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连眼睛深处都是笑的,感情小妮子们在吃醋中呢!

“船踏多了,迟早会弄湿了鞋子。”顾凌擎拿起了酒杯,轻轻小酌一口。

“没有关系,我会游泳,就算掉进了河里都不用担心。”苏桀然调侃的说道。

顾凌擎冷冽的看着他。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凌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他拿着手机出门。

“首长,我们盯梢的恐怖组织头目米勒刚到A市。听线人汇报,最近可能有一批军火会买卖,我猜测可能会与他有关,是现在抓,还是晚一点?”尚中校汇报。

“他既然还敢来,必定有冒死的理由,紧盯着,静观其变。”顾凌擎理智的下令道。

经过洗手间门口,他听到白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我和刑小姐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吧?”白雅冷淡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我的姐姐。”邢瑾年勾起嘴角,挑衅的说道:“桀然跟我说,他跟你结婚,只是想要见到我,三年前,我们之间有误会,我是被迫离开的。现在我回来了,姐姐,你放手好吗?”

她早就想要放手了。

“你想让我怎么做?”白雅清冷的问道。

“离婚,成全我们。”邢瑾年直言不讳。

白雅嗤笑一声,貌似所有小三的要求都一样啊。

她这个正式做的还真是摇摇欲坠,不做也罢。

“只要他提出来我立马离婚,可以净身出户,让他提离婚的重担就交给你了。”白雅说的是真的。

邢瑾年脸色差了几分,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明知道他故意拿你气我,怎么可能会离婚?白雅,放手吧,他的心里没有你,你不过就是他报复我的工具。”

白雅定定的看着邢瑾年。

好吧。

她好好说话,邢瑾年压根听不懂。

她还是不要对牛弹琴了。

“刑小姐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我要离开了。”白雅淡漠的说道。

邢瑾年看她不痛不痒的样子,好像胜券在握。

她心中有股气,噌噌噌的往上涨。

“白雅,你一点廉耻都没有吗?他不爱你,你听不懂吗?”邢瑾年撕掉淑女的伪装,叫嚣着。

白雅垂下了眼眸。

小三居然说正式没有廉耻,这话可真好笑。

她懒的理她了,从她的身边骄傲的离开。

“白雅,我一定会让桀然跟你这样恶心的女人离婚的。”邢瑾年叫嚣着。

白雅走出洗手间,看到了顾凌擎,顿了一顿。

他握住了她的手,快步的往前走,走进了无人的包厢,关上了门。

白雅有些害怕现在的他,眼眸闪烁着。

他没有让她躲闪,手撑在了她的脑侧,目光冷锐的锁着她,“你是笨蛋还是傻瓜,你觉得你顺从着苏桀然就能够让他回心转意吗?他不过是在享受左拥右抱的感觉。”

她是知道的。

苏桀然故意带她来让邢瑾年嫉妒的。

但是她没有办法。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白雅说道。

她只要忍几天,找到证据,就可以离婚了,彻底摆脱地狱般的婚姻。

“你在做什么?委曲求全,爱的卑微,男人不会因为你摇尾乞怜而喜欢你的。”顾凌擎胸口剧烈起伏着,很是生气。

“我没有摇尾乞怜,没有爱的卑微。”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早上的时候跟他睡了?”顾凌擎的口气尖锐了起来。

现在的他,非常的不淡定,血液中涌动着快要沸腾。

“我没有和他睡,至始至终都没有和他睡过,是他无言乱语的。”白雅脱口道。

说完,她懊恼了。

她那么急切的跟他解释,像是在跟他暗示什么。

“我要离开了。”白雅闷着头走。

顾凌擎眼中的阴霾渐渐的散去了。

原来,他们早上没有发生关系。

原来,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生关系。

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是,她的唯一男人是他。

顾凌擎拉开门,出去。

他看着白雅走进了电梯,他朝着电梯追过去。

邢瑾年阴鸷的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她拨打电话过去。

“森哥,我是瑾年,你现在在牡丹厅附近吧?”邢瑾年甜甜的问道。

“在,怎么了,想哥了?”森哥猥琐道。

“你帮我做件事,事成后,我会叫我爸爸批下你申请的那个项目。”

“什么事?”

“现在一男一女从牡丹厅出去了,我把他们的照片发给你,你把他们两个关在同一个房间里,给他们吃点药,你懂的。”邢瑾年眼中闪烁着阴暗的锋芒。

白雅给苏桀然带了这么大的绿帽子,她就不相信苏桀然还会要她。

白雅从饭店里出去。

心里闷闷的。

脑子里很乱。

是因为顾凌擎,她明白的。

她对他……好像……有一点心动了。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白雅下意识的回头。

一个带着面具的人过来,拿着喷雾剂,对着她PI,PI,PI,PI,PI五下。

她闻到一股浓重的乙醚味道。

眼神一黑,幻觉了过去。

那个人扛着她,把她放到了车子里。

“你们干嘛。”顾凌擎追上来问道。

肩膀上被搭上一只手。

顾凌擎的眼中掠过锋锐的犀利。

一个过肩甩。

男人被丢在了地上,手上还握着喷雾剂。

顾凌擎朝着白雅冲过来。

又冲出来一个人,挡在顾凌擎的面前。

他没有停下脚步,冲过去。

男人还没有出拳,就被顶了出去,撞在了车子上。

顾凌擎的动作太快了,他压根就不是对手。

“快上车。”之前摔在地上的男人喊道。

被撞的那个人爬起来,跳进了车里。

顾凌擎眼看着装着白雅的车子开走。

他飞快的在后面追着。

一把手枪从车内伸了出来,朝着顾凌擎打去。

顾凌擎跃开。

他们踩了油门跑走了。

顾凌擎立马打电话给路管局,“帮我查两辆车,一辆是黑色的桑塔纳,车牌号是**315,另外一辆是黑色的大众,车牌是**510,十分钟后告诉我他们的行踪。”

他上了自己的车,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

*

苏桀然等了好一会,白雅都没有回来。

他打电话给她,她也没有接。

他不悦,出门寻找。

“桀然。”邢瑾年站在他身后柔声喊道。

苏桀然回头看她,勾起邪魅一笑,“怎么了?”

邢瑾年走到他的面前,面色娇红,“我在君悦酒店定了房间。”

她的暗示他当然懂。

他喜欢被女人追逐的感觉。

“你跟白雅说了些什么?”苏桀然问道。

邢瑾年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眸,看不清他所想,“爱着你,妻子却是别人,跟你的妻子有千言万语,不过,她生气的走了,没有能说话的机会。”

苏桀然笑了一声,勾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你是我唯一牵肠挂肚的女人,不要让我失望,那些小女人做的事情只会叫我厌烦。你那么聪明,懂的。”苏桀然意味深长的

说道。

邢瑾年脑中嗡嗡作响。

苏桀然是知道什么了吗?

“你爱上白雅了啊?”邢瑾年单线的问道。

“她有什么值得我爱的。你刚回来,跟你家人好好聚聚。”苏桀然说道,朝着电梯走去。

一点都没有留念。

*

路管局的局长给顾凌擎打了电话,他让查的两辆车停在离江废弃的码头。

顾凌擎快速的开车过去。

一个半小时后,他到了码头。

四周安静的诡秘,那两辆车子停在那里。

顾凌擎闪了过去,车子里面没有人。

在一排仓库中就只有一处有着亮光。

他快速的过去。

白雅身体蜷缩着,双手环胸,面对着他,躺着床上瑟瑟发抖。

顾凌擎意识到不对劲,担心的跑了进去。

“白雅。”顾凌擎喊道。

白雅脸上异样的红润,睫毛颤抖,睁开眼睛,“顾凌擎,开走。”

“先别说话,我送你去医院。”顾凌擎抱起了她,刚转身。

仓库的卷帘门被戴面具的人拉上。

“小子,这女人可是绝世美女,你就好好享受吧。”外面的人阴险的说道。

顾凌擎知道白雅怎么回事了。

她的目光越来越涣散,渴望越来越强烈,好像无数只蚂蚁在她的身上爬一样。

顾凌擎拧起眉头,看她眼中弥漫上了水雾。

她会很难受。

他了解这种感受。

三年前他就是这样,最后失去了理智,刚好她经过,他才会要了她的。

“你再坚持一会,我的人马上来了。”顾凌擎把她放到了床上。

他审视着四周,在四个墙角发现了针孔摄像头。

白雅看着他把四个摄像头都扯掉了线头。

难受越来越重,脑子里全部是一些限制性的画面。

她无助的唔咽出声,眼泪含在了眼中。

她从来都没有做过坏事,就连背后说别人坏话都没有,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顾凌擎拨打玩电话,看她哭了,心里柔软了几分,擦掉她的眼泪。

白雅定定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情谷欠,潋滟了她的容颜,多了几分的性感和美艳。

她腰身一挺,柔软温暖的红唇碰上他的,双手环住他的后颈,拉到了她的身边。

他的身体一怔,背脊僵直了。

她的清雅的味道扑进他的鼻子,柔嫩的丁香小舌探进他的唇间,那般的急切以及炙热,吞咽着属于他的味道,仿佛渴求更多。

顾凌擎拧紧了眉头,只觉得压抑的理智在瓦解边缘。

腹部火烧火燎的燃烧起来。隐忍的汗水从额头上细细的流下。

白雅看他一动不动,很是着急,从他的嘴角吻到了他的喉结。

顾凌擎一个机灵,钳制住她的下巴,推开,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白雅胡乱的抚摸着他强健的胸肌。

她快要热死了,完全的没有了理智。

“要我。我要。”她喘息着说道,再次的吻上他的嘴唇。

她的吻技很差,却该死的好柔软,有种甜甜的感觉在他的心头洋溢开来。

他闭上了眼睛,不想去思考了。

从被动变为主动,狠狠地攫住她甜美的小舌。

缠绵,婉转,勾在一起,又放开,再勾在一起。

明明被下了药的是她。

他却也像是被下了药一样,腹部紧绷的厉害,小怪兽完全苏醒,散发出更强大的热量。

白雅的手越来越不安分,朝着他的腹部过去。

但手忙脚乱的,反而找不对方向。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从他的裤腰里进去。

他的喘气粗重了一些,目光深深的看着白雅。

“我好难受,我想要。”白雅哭着说道。

顾凌擎狠了狠心,明知道她是药物的影响,但他不想错过。

“白雅,我会负责的,我顾凌擎发誓,这一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这是他最为军人的承诺,只要说到,就会去做到。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