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奇葩风俗 > 正文
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桶,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里送(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2:07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桶,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里送    【】

白雅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了,闭上了眼睛,催促道:“快点。”

“进去会有些疼,忍着。”顾凌擎担心的说道。

要不是因为药性,她受不了,他应该会很认真仔细的先做前面部分的。

她胡乱的点头。

顾凌擎正预解开皮带,卷帘门被打开了。

他警觉的看向门口。

尚中校带着士兵们过来了,随性的,还有一个医生。

“首长,你没事吧?”尚中校担心的问道。

顾凌擎有几分恍惚。

如果,他们再晚来一些时间,他应该会和白雅做了吧。

他有几分烦躁,站起来,对着医生吩咐道:“给她先打镇定剂吧。”

“是。”医生给白雅打镇定剂。

难受中的白雅四肢无力的看着针孔中的药水打进去,身体的骚动渐渐消失了。

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尚中校看白雅面如桃花,首长衣衫不整,脖子上还有吻痕,担心道:“首长,你被非礼了啊?”

顾凌擎一道

锋锐的目光扫过去,“你废话很多。”

他把白雅抱了起来,朝着他们的车子走去。

尚中校摸了摸鼻子。

他怎么有种他好像破坏了别人好事的感觉……

*

白雅迷迷糊糊中醒来,第一个闪现在记忆力的就是,她被绑架。

她惊慌的坐了起来。

脑子一点点清醒。

昨天,她被下药了,是顾凌擎救了她。

她还差点上了顾凌擎。

羞死人了。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顾凌擎问道。

白雅才发现,顾凌擎坐在沙发上。

她对上他深幽的眼睛,想起昨晚,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没想什么,我去刷牙洗漱。”她闷着头起床,正眼都不敢看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走进了洗手间。

顾凌擎起身,靠在门框上看她刷牙,洗脸。

“昨天的事情还记得吗?”顾凌擎问道。

白雅垂下了眼眸。

她记得的,她还摸了他的那个,手上的触觉还在。

她想装死。

“不……不……不记得。”白雅心虚的说道。

顾凌擎的眼眸暗沉了几分。

她连承认都不敢吗?

顾凌擎咬了咬牙,下巴紧绷着,“你昨晚被下药了。”

白雅扭头看他,眼眸闪烁着,“首长救了我吗?”

顾凌擎嗤笑一声,“我上了你。”

“明明没有,那个时候你的部下来了。”白雅揭穿他的谎言。

顾凌擎勾起洞悉的嘴角,“原来记得的,刚才是短时性记忆丧失吗?”

白雅:“……”

她知道中计了,垂下眼眸,有些嗔怨他不给她面子,“你干嘛这样啊?”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气息,全部落在她的脸上。

“我干嘛这么,你不懂吗?”他声音柔了几分,有些暗沉,有些压抑,有些暗指。

白雅心跳的飞快的。

他对她真的有想法!!!!

不是她凭空想象的。

可是,她还是有夫之妇,这样是不合适的。

顾凌擎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是苏桀然的,拧眉,接听,冷声道:“什么事?”

“白雅呢,让她接电话。”苏桀然暴怒道。

顾凌擎看了白雅一眼,把手机递给她,“苏桀然的。”

白雅没想到苏桀然会打电话给顾凌擎找她。

她狐疑的接过电话,“你有什么事吗?”

“你跟顾凌擎睡在一起了?”苏桀然嘲讽的问道,隐藏着极大的怒气。

“别用你肮脏的思想去认为别人。”白雅不悦道。

“最好没有,顾凌擎是特种军区的首长,史上最年轻的将军,他的爸爸是副统,总有一天,他会成为国家总统,如果你跟他在一起,是给他人生留下污点,你是我的老婆,我苏桀然的女人。”苏桀然狂妄道。

她讨厌那句,你是我苏桀然的女人。

“不觉得你女人太多吗?”白雅冷声道。

“我的太太却只有你一个。”苏桀然厉声道,紧咬着牙,目光锋锐。

“那就更应该管好你的女人,绑架,给我下药,如果不是你的纵容,她们敢吗?她们有这个必要吗?”

苏桀然诧异,“你说有人给你下药?”

“是谁你不知道吗?我从饭店出来就被绑架,有多少人知道我在那个饭店里,掰掰手指头就知道,还有谁有这个动机,谁有这个条件,我不想跟你说了,别打电话过来了。”白雅生气的挂上了电话。

“那样的渣男你还要?”顾凌擎冷冷的开口道。

白雅想起苏桀然说的那段话。

顾凌擎是将军,特种军区的一把手,他说不定将来会成为国家总统。

她是有夫之妇。

他对她那么好,她不应该妨碍他的前程。

“我要回去了,今天还要上班。”白雅疏离的颔首。

顾凌擎不喜欢她现在这样,让他的心里被什么东西揪着。

他钳制住她的下巴,抬起来,“你究竟想要我怎样?”

白雅直直的望进他好看的眼睛。

“首长对我来说,就像是太阳,只要阳光普照,我就能感觉到温暖,但是如果太靠近,还没有靠近,我就化成了灰烬。”白雅认真的说道。

“我在你眼里就这可怕吗?”顾凌擎烦躁,胸口起伏着。

“不是可怕,只是陈述事实。”

“事实就是你胆小。”顾凌擎松开手,别过脸,“你走吧。”

白雅恭敬的颔首,拎起包,好不回头的朝着前面离开。

顾凌擎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墙上。

他拧起了眉头。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失控过。

*

苏桀然被挂了电话。

他目光锋锐,直接朝着邢瑾年拨打电话过去,质问道:“是你昨天晚上叫人绑架了白雅。”

“当然不是,谁说的啊,白雅昨天晚上被绑架了吗?”邢瑾年装无辜道。

“别让我发现是你,否则,我不会放过你。”苏桀然狠厉道。

“你不是说不爱她吗?”邢瑾年委屈道。

“就算我不爱她,盯着苏太太的身份,我就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好了,先这样吧,我这边有事。”苏桀然烦躁的挂了电话。

邢瑾年咬牙。

白雅不就是有个苏太太身份吧,很快就不是了。

她有的是办法,苏太太这个身份,只可能是她的。

邢瑾年的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森哥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后,才接听,娇滴滴的喊道:“森哥。”

“邢瑾年,那个顾凌擎到底是什么来头?”森哥兴师问道。

“怎么了?”邢瑾年皱紧眉头,很烦躁,声音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

“妈的,他居然去查那辆车的出处,已经查到了小黑,小黑是我的人,他快要查到老子了。”

“别慌,没事的,要不这样,你帮我再做一件事,我安排让小黑出国去躲躲,没有了小黑这条线,他们自然查不到你。”邢瑾年阴鸷道。

“还有什么事?”森哥烦躁。

邢瑾年目中闪烁着凶光。“撞死白雅!”

白雅死了,苏太太就只有可能是她了。

“没想到你平时柔柔弱弱,做事这么狠。”森哥讥笑道。

“哪有?我只是不想他们查到你而已。”邢瑾年柔声道。

“好,可以,但小黑今晚就必须离开。”

“放心吧,小黑会离开,你那个房地产开发案也会批下来的。”邢瑾年许诺道。

*

顾凌擎心情极度抑郁,早饭也吃不下,准备回房换衣服去开会。

看到地上一张工作证。

他捡了起来。

是白雅的。

照片上的她一张素雅的脸蛋,恬静的笑着,眉目之中却有着化不开的忧愁。

这女人,还真是丢三落四。

“尚中校,去医院。”顾凌擎命令道。

白雅在医院附近吃了早饭,时间还早。

她慢悠悠的晃过去。

脑子里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到现在,那些画面,都会让她心跳加快。

快到医院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子向她冲过来。

那种速度,和路线,就是冲着她的。

白雅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的店跑去。

可是,那车上的主人就是要置她于死地,开车速度快的惊人。

白雅跑不过,太过着急,反而摔倒在了地上。

她只能眼看着车子朝着她撞了过来。

旁边,有一辆宾利开的更快,从她的面前经过,撞到了花坛上,挡在了她的面前。

又砰的一声。

黑色的车子撞到了宾利上面。

“首长。”尚中校惊呼道,从后面的一辆军用车上下来。

黑色的车子看情况不好,赶紧的撤退了。

白雅看着顾凌擎被几个士兵从宾利车中抬了出来,送去了医院。

她的头里嗡嗡作响,站在原地,好久都没有缓冲过来。

难道,刚才顾凌擎是为了救她?

他不知道他这么做多危险吗?

白雅冲去医院,问服务台,“一分钟之前,有一群士兵把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送来了,送去了哪里?”

“脑科,重症18楼。”服务台的护士说道。

白雅立马赶去脑科十八楼。

顾凌擎正在进行各项检查。

她担心的坐在等候区。

院长,重要的领导都过来了,面色沉重,浩浩荡荡,真怕有一点的闪失。

白雅看他们这样,更加坐立难安。

如果顾凌擎因为救她出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终于,白雅看到顾凌擎从急诊室被推了出来。

他头上绑着绷带,左手臂上带着石膏,看起来很严重。

她的眼圈瞬间就红了,跑了上去。

“闲杂人等,不许靠近。”士兵严厉的说道。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

尚中校看了白雅一眼,“跟着吧。”

“谢谢,谢谢您。”白雅恭敬的说道。

她跟着推车进了VIP室。

尚中校带着士兵离开。

房间里,就只有顾凌擎和她了。

白雅眼睛红红的,水雾在里面蔓延,坐到了床旁的椅子上,哽咽道:“怎么会伤的那么重?”

顾凌擎缓缓的睁开眼睛。

目光深邃,好像浩瀚的宇宙一般,倒映出了两个小小的她。

“心疼我啊?”顾凌擎沉沉的问道。

他,为了她,一次比一次更严重的受伤中。

而她,除了内疚,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突然地,她对苏桀然多了一份怨念。

要不是他到处招蜂惹蝶,她也不至于被他的那些女人记恨,顾凌擎也不会受伤。

“我一定是你的扫把星,貌似,你每一次见到我,都没有好事。”白雅抱歉的说道,眼泪流了出来。

他食指拂过她的眼泪,微微扬起了嘴角。“可是,我一定是你的幸运星,见到我,你一定会化险为夷。”

白雅被这句话给感动了,破涕为笑,“你早饭吃了吗?”

“没吃,你要喂我吗?”顾凌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白雅的脸红了一些,跳过他这个话题,“我去买些早饭过来。”

顾凌擎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眸深邃了起来。

貌似,他因祸得福了呢。

白雅去食堂打早饭,发现工作证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幸亏有认识的护士也在打早饭,她借了卡。

回去顾凌擎的房间。

他正闭目休息,清清雅雅的,就像是一个尊贵的王子一般。

她轻手轻脚的走进去。

顾凌擎睁开了眼睛看她。“我没有睡着,饿了。”

“哦。”她把早饭也放在了床头柜上,看到他看的还是那本俄语书,“尚中校这么快就送过来了吗?”

“之前放在车上的,让他先拿了来,他现在回去给我拿衣服了。”顾凌擎很有耐性的解释道。

白雅脸红了红,在床前蹲下,把床摇了起来,放下吃饭的板子。

为了让他靠的舒服一点,她把他的枕头抽了出来。

因为靠的太近,她胸前的柔软不小心碰到他坚硬的胸腹。

顾凌擎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如果昨天他强行要了她,他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不同。

他清晰的记得吻她的感觉,仿佛陷阱了柔情里面,不想出来了。

“白雅,跟我偷/情吧。”顾凌擎暗哑的说道。

她的心跳快了一拍,对上他如同墨莲般的黑眸。

深处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跳跃。

她局促,思考不了,想要先清醒下。

顾凌擎没有让她退缩,没打石膏的手压着她的颈脖。

炙热的手掌温度触摸着她的肌肤,迫使她抬头。

他俯身,吻上她柔软而微微颤抖的双唇……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