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指进出带出粘腻的水声不想从你的身体里出来(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2:05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指进出带出粘腻的水声不想从你的身体里出来    【】

白雅回到办公室。

刘爽经过,看到白雅在办公室里了。

她又退回来,关心的问道:“小白,你昨天去后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准备离婚了。”白雅平静的说道。

“真的吗?你做的太对了,我举双手双脚支持你离婚。”她又坏坏一笑,“是不是为了昨天下午见得那个帅哥?”

“不是。”白雅摇了摇头,心中有些落寞,“我和他再也不会见面了。”

“为什么?他嫌弃你是有夫之妇。你马上就要离婚了。”刘爽不解得说道。

“我和他的生活圈太远,我要重新租房子,然后,今天去一下律师事务所。如果要离婚的话,我要出示苏桀然出轨的证据。”白雅思考的说道。

“苏桀然出轨的证据?这简单。你教给我,我帮你处理好。”刘爽胸有成足的说道。

“谢谢。”白雅真心诚意的道谢道。

坚持了三年的婚姻,终于要结束了。

那个炼狱,终于可以解脱。

放下的感觉,才知道原来那么美。

敲门声响起。

白雅看向门口。

妇产科主任脸色很差,看向白雅,“院长让你过去一下,不是好事,你做好心理准备。”

“苏桀然那个畜生不会真的要整死你吧。”刘爽打抱不平道。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也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先去下。”

刘爽看白雅出去,立马打电话给院长,“老爸,怎么回事啊?上面的人还要针对白雅吗?”

“卫生局有领导压下来这件事情,让处理,本来昨天就该处理了,我推迟了一天,让她去想办法的,她还没有想到办法啊?我得向上面交代。”院长无奈的说道。

“等下,我有办法了,老爸,你先不处理,拖住。”刘爽灵机一动的说道。

“宝贝女儿啊,你又想干嘛,老爸已经帮你收拾了很多烂摊子了,留我一条老命啊。”院长着急的说道。

“我知道的,你等半小时就行了。”刘爽挂了电话。

她从白雅包中翻出了手机,找到了一个显示为首长的来电显示。

她拿白雅的手机拨打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挂掉了。

现在紧急时候,刘爽顾不上别人是不是在忙,又拨打电话过去。

顾凌擎那边还是挂掉了。

她赶紧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等你救命呢,快点接电话。

刘爽发完短信后,又打电话过去。

顾凌擎接听了,“什么事?”

“首长大人你接听就好了,白雅出事了,等着您江湖救急呢。”刘爽说道。

顾凌擎听到是别的女人的声音,顿了顿,“她发生了什么事了?”

“小白有次出去执行什么任务,给一个孕妇接生,那个孕妇当时B超显示脐带绕颈,要生产了,小白只能给她下面割了一刀。没想到这个女人是小白丈夫的情人,小白要和她丈夫离婚,他丈夫怂恿了那个女人告小白,要小白没有工作。”刘爽简单的说道。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处理。”顾凌擎沉声道。

刘爽听他那么说,松了一口气,扬起了笑容,“你果然男友力爆棚,怪不得小白喜欢你。”

“白雅喜欢我?”顾凌擎拧眉,冷冽的眼中压根不相信。

“是啊,她亲口跟我说喜欢你的,只是她现在是有夫之妇,不太方便,不过你放心啊,白雅现在全力以赴再离婚呢。”刘爽故意说道。

她觉得白雅和那位军官挺配。

顾凌擎沉默了一下,挂了电话,眼神比之前柔和了一下。

他拨打电话给一院的院长。

“你好,我是特种军区的最高领袖顾凌擎,在任务中白雅医生是按照我的指示做事,如果有人找事,请让她来找我,和白雅无关。”顾凌擎沉声道。

院长愣住了。

给他打电话的,居然是特种军区的将军顾凌擎。

他女儿的本事也太大了吧。

“好,我知道了。会好好处理。”院长赶紧战战兢兢的说道。

顾凌擎挂上了电话。

院长对着白雅说道:“你没事了,刚才特种军区的顾将军打电话过来,说你是按照他指示做事的,跟你无关,回去上班吧。”

白雅垂下了眼眸。

她没有想到,顾凌擎还愿意帮她,心里的感动,一圈一圈又一圈的。

她回去办公室。

办公室中铺满了玫瑰花,椅子旁又放着两个纸袋。

苏桀然慵懒的坐在她的办公桌前,邪魅的问道:“喜欢吗?”

她不喜欢。

白雅眉宇之中有丝淡漠,“我还没有下班,你在这里会影响我的工作的。”

“我问过了,你下午没有安排手术,我在这里不会有影响的。”他站起来,撩着她脸边的垂下的头发。

白雅下意识的往后退开。

苏桀然不喜欢她的排斥,眼中掠过利光,“你又想干嘛?”

“是你试压,让院长开除我的吧?”白雅直接问道。

苏桀然顿了顿,“我差点忘记了这件事情,你等下。”

小说文学

他当着白雅的面,把电话拨打了出去,吩咐道:“撤销对白雅的控诉。”

说完,他挂上了电话,勾起嘴角,看向白雅,“宝贝,这不就解决了,你只要依着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那声宝贝,让她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我要工作了。”白雅淡漠的说道,坐到自己办公桌前。

苏桀然把礼品袋放在白雅的桌上,“这是衣服和鞋子,今天朋友请我吃饭,你也去。”

白雅想起上次的h妻事件,脸色苍白,“我不去,你的朋友我不想认识。”

“上次是我一时糊涂,这次不会了,晚上我来接你。”苏桀然勾起笑容霸道的说道。

转身,从白雅的房间离开。

刘爽见到苏桀然从白雅这里走出去,跑过来,担心道:“那个畜生又来纠缠你了?”

“很快炼狱就快结束的。”白雅确定的说道。

“快点结束,结束完了,还有更好的等着你呢。”刘爽爱昧的笑着。

白雅的脑中闪过顾凌擎的样子。

“对了,我打电话给你的那位军官,说了你的情况,我爸爸说,他立马就给解决了,你反正要离婚了,等离婚了,跟他试试呗。”刘爽怂恿道。

“我是离婚的,他家里不会同意的。”白雅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

刘爽点了点白雅的脑袋,“你这脑袋怎么那么迂腐呢,你跟苏桀然又没有孩子,现在什么年代了,离婚的比未婚的吃香。”

“不说这事了,我把手上的工作做完。”白雅说道。

刘爽看到白雅桌子上的礼品袋。

她拿出来看。

里面一条粉红色的纱质裙,夏奈尔的,一看价格就不菲。

“苏桀然送的啊?”刘爽嫌弃的问道。

“嗯。”白雅正眼都不看裙子一样。

“苏桀然对女人倒是很大方,

只是,他不止对一个女人大方。你不会心软了吧?”刘爽担心的问道。

白雅抬头,眼中清淡,如水,“我对他心已经死,无关硬软。”

刘爽给白雅一个大拇指,赞同道:“这就对了,我这段日子好好盯着他,他的出轨证据手到擒来,交给姐妹。”

“谢谢,我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去下律师事务所咨询下情况。”

“赶紧的。”

*

白雅咨询了律师具体情况。

律师说,如果能够有男方出轨的证据,会强制性离婚的。

要想得到苏桀然出轨的证据,不难。

她从律师事务所出来。

手机响了起来。

“在哪?你下午请假了?”苏桀然狐疑的问道。

她不想告诉苏桀然她着手准备离婚的事情,免得他防备。

她敷衍了一声,“嗯,出去散心,现在回去医院了。”

“半小时后,医院门口见。”苏桀然不悦的问道,挂了电话。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

再忍忍吧。

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也不差几天了。

她回办公室换上了苏桀然送的衣服。

手机又响起来,还是苏桀然的。

“白雅,骄纵也要有一个限度,我等你十分钟了。”苏桀然生气道。

白雅嗤笑一声。

她等了他三年,十分钟算什么。

“五分钟后我到门口。”白雅不理会他的怒气,挂了电话。

苏桀然从车上下来,看向出口,眉头拧起。

他提前下班来等她,她也太蹬鼻子上眼了吧。

白雅从出口处出来。

苏桀然的眼中闪过一道惊艳,潋滟了他五官的绝美。

白雅平时穿衣很老成。

事实上,她也只有24岁而已。

粉红色的真丝裙很适合她,飘逸的材质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

特别是,直到膝盖的立体剪裁,衬托着她的小腿又直又细长。

她打扮一下,非常的好看。

美好的东西让人赏心悦目。

苏桀然消逝了脾气,打开车门。

白雅上了车,自己给自己带上了安全带,淡淡的问道:“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牡丹厅。”苏桀然勾起嘴角说道。

新世纪牡丹厅,是A市最奢华的包厢了。

这个包厢,不是一般人能够订得到的。

白雅跟着苏桀然刚进入包厢。

邢瑾年自然的挽住苏桀然的手臂,笑着跟邢霸川介绍道:“爸爸,昨天就是他救了我。”

邢霸川露出满意的笑容,伸出手,“苏部长是卫生局的青年才俊,之前见过一面。幸会幸会,多谢您对小女的搭救之恩。”

白雅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亲密,嘴巴微微的勾起。

她似乎一直以来都是多余的那个。

苏桀然和邢霸川握过手后,斜睨着站在门口的白雅,“还不进来。”

邢霸川看到白雅,脸色顿时苍白了,笑容凝结在脸上。

“桀然,她是谁啊?”邢瑾年防备性的问道。

“之前跟你说过的,我的夫人,白雅。”苏桀然微笑着说道。

把他们难看的脸色尽收在眼底。

邢霸川不满的看了一眼邢瑾年。

他还以为邢瑾年一回来就勾搭上了卫生局的青年才俊。

人家都是有老婆的,而且,老婆居然是他前期的女儿。

他浑身不舒服了。

但是碍于苏桀然的脸面,他没有发作,沉沉的说了一句,“大家都坐吧,我还有两个朋友要来。”

苏桀然拉着白雅坐了下来。

气氛,异样的压抑。

“霸川,不好意思,来晚了。”顾天航走进来,抱歉的说道。

邢霸川看到是顾天航,立马起身相迎,紧紧地握手,冷淡的脸再次像翻书一般热络了起来。“你能够来就是给的最大的面子了。”

邢霸川看向顾天航的身后,笑容都来不及收回去。

“果然虎父无犬子,顾将军的英勇我算见识到了,请坐请坐。”邢霸川虚伪的说道。

白雅诧异的看向顾凌擎。

她没想到在这里遇见顾凌擎。

他的表情紧绷着,非常的冷酷,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淡淡的看她一眼,仿佛不认识般移开眼眸。

“顾将军,久违了。”苏桀然勾起笑容,故意挽住了白雅的肩膀,拉到他的怀里。

“我似乎与你不熟。”顾凌擎傲然在白雅的正对面坐下,疏离的气场让他多了一份桀骜不驯的高高在上。

不熟。这两字,让白雅心里微微一颤。

她好像也跟顾凌擎说过这两个字。

不过,他还是帮她解决了医院的纠纷。

白雅垂下了眼眸。

邢霸川看了看顾凌擎,又看了看邢瑾年,眼睛贼精的,“顾将军年轻有为,不知是否有女朋友?”

“我有未婚妻了。”他抬头清冷的目光看向邢霸川。

余光睨向白雅。

她的脸上波澜不惊,仿佛他有未婚妻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和他还当真不熟?!!!

他的脸色更加的冰冷了几分,自己给自己倒上了红酒,一口喝掉了。

“啊。”邢霸川挺失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老顾,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孩子的事情,分分合合,吵吵闹闹,我也说不好,不过,明天晚上的宴会上想要公布这件事。”顾天航愉悦的说道。

“原来是有未婚妻了。”苏桀然

拿起酒杯,对着顾凌擎示意,意味深长的说道:“想必顾将军和未婚妻感情一定不错,能坐怀不乱,确实佩服。这杯敬你。”

顾凌擎没有举杯。

苏桀然觉得有些没趣,“对了,昨天晚上多谢你救我妻子,她躲在我怀里哭得像个泪人,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一眼,我想她肯定对昨晚的事吓坏了。”

顾凌擎锋锐的扫向白雅,握着杯子的力道加重了一点。“估计早晨的事才是真正让她害怕的吧。”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