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社会万象 > 正文
乱妇欲仙欲死 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很肉攻受不遮挡的腐图(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1:49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乱妇欲仙欲死 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很肉攻受不遮挡的腐图    【】

“不,你不要担心你哥,你哥在三元集团上班,只是工作比较忙,所以没有时间来医院陪你,你不要想歪了”听到这,许晓晴连忙安慰着叶霜。

“许老师,你怎么认识我哥的?”叶霜终于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我呀,是这样的,你哥的老板也就是你哥上班那家公司的总经理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我就认识你哥了。你跟我说说,说说你哥的事情吧”许晓晴问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对于叶凌天她总是充满了好奇,从第一眼见到叶凌天开始就是这样。她非常认定叶凌天就是一个不寻常的男人,就像她所说的,她认为叶凌天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所以,就是因为这她就很想把这个男人像是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地拨开,看看这个男人心里藏的故事到底是些什么。

“我哥呀,其实我和我哥呆在一起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我十岁那年他就出去当兵去了,直到今年才回,我整整十年没有见过他”叶霜想了想说着。

“你哥上完初中就辍学了吗?”许晓晴有些惊讶。

 

“恩,其实我哥上学那会学习成绩很好的,可是,我们家的情况非常糟糕,我爸去世的早,家里全靠我妈一个人支撑着,那时候根本就没钱支持我哥上学,所以我哥上完初中就辍学了。为了给我赚钱交学费,他上完初中就跟着别人去工地上做事,后来十八岁那年他就当兵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只是,每个月他都会把他的工资一分不少地寄回来,我能够上到大学,全靠他的工资。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为了我他其实也可以继续上学也可以找个好工作的,甚至于已经娶妻生子了。虽然他没说,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到了年限就自动退伍的,他肯定是自己要求退伍回来的,因为我妈去世了,我一个人在这,他要回来照顾我才退伍。我欠他太多太多了”叶霜哭着说着,她已经不是个小姑娘了,已经二十岁了,早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

听到叶霜这么说,许晓晴也为之动容了,她实在没有想到,叶凌天经历的是这样的生活,这也再次增加了她对这个男人的兴趣。

许晓晴正说到这的时候,手机响了,打开一开,电话是李雨欣打过来的。

“喂,李总,请问有什么吩咐?”许晓晴调笑着李雨欣。

“吩咐你个头啊你,跟你商量个事”李雨欣骂着。

“你什么事还要跟我商量?说吧,到底什么事?&rdq

小说文学

uo;许晓晴问道。

“晚上住我家去吧,陪我”李雨欣直接说着。

“住你家?我的乖乖,我才不去,我啊,只有住楼房的命,你那别墅我可住不惯,一栋这么大的房子就一两个人呆在你们,住着怪阴森恐怖的。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要让我去陪你?不说清楚我可不去,是不是你那闹鬼了?”许晓晴一边说着一边走出病房。

“有鬼也是你这个鬼。这不是我把硬要安排叶凌天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跟着我嘛,你说我一个女孩子家里住个男人我怎么放心?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求你了,晚上住我这吧”李雨欣央求着许晓晴。

“你怕叶凌天会半夜趁你睡着了爬上你的床对你怎么样?”许晓晴听到李雨欣这个理由哈哈大笑道。

“你不笑会死啊?不是说怕他对我怎么样,而是,反正心里就是觉得不安全,睡觉也睡不安稳,换做你你不怕啊?一句话,你你来不来?”李雨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了。

“我的大小姐,你怕就把我叫过去,万一你这是龙潭虎穴和狼窝怎么办?你一个人被糟蹋了还不止,还要把我也给捎上。我可告诉你,本姑娘可不比你,我可是正宗的黄花大姑娘一枚,要是正被糟蹋了,你怎么赔偿我啊?”许晓晴走到阳台上开着玩笑道。

“你怎么不去死啊你,什么叫不比我?难道我就不是了?”李雨欣气急了问道。

“你是个屁啊你,你跟你那个小俊俊在美国一起呆了三年难道什么都没做?反正我是不信”许晓晴继续调戏着。

“你爱信不信,跟你说正事别给我打岔,你到底来不来?”李雨欣知道自己说不赢许晓晴,直接下着命令。

“去,我肯定得去,要是真的被糟蹋了我不吃大亏了嘛”许晓晴笑着道

“总算说了句人说的话了”李雨欣开心地说着。

“我是说,要是你把叶凌天给糟蹋我不就后悔莫及了?这么帅的帅哥还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遇到,要是被你糟蹋了我就真的要欲哭无泪了”许晓晴哈哈大笑道。

“许晓晴,你···不跟你说了,下班之后一起去吃饭”李雨欣是真的生气,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看着挂断的电话许晓晴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着,这个女人当真是不经逗。

下了班之后,叶凌天开着车带着李雨欣出门,才开出去不久,叶凌天就不时地看着后视镜,随后在一个路口突然一个急转弯把车开进了一个小巷子里,然后在小巷子里穿行着。

“叶凌天你干嘛?这是是要往哪去?&rdqu

o;叶凌天的这个举动把李雨欣给吓了一跳,要知道,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小巷子里本来人就少,叶凌天突然把车往这里面开李雨欣能不怕吗?

“你不用管,安心坐在车里”叶凌天没有理会,继续开车在小巷子里穿行着。小巷子本就不宽,刚好只比车宽那么一点,一般人打死都不敢把车往这里面开,倒是叶凌天不仅开进去了,而且开的飞快。没一下子就穿出了这条巷子上了另外一条大路。

“叶凌天,你到底在搞什么?拿我的车在玩特技吗?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要是刮一下怎么办?要是巷子里面突然出来个人怎么办?”李雨欣真的愤怒了。

“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从公司出来之后就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跟踪?”李雨欣被叶凌天的话给吓了一跳,连忙往后看。
 

不用看了,已经甩掉了”叶凌天继续说道。

“你警匪片看多了吧?还跟踪?怎么可能,说不定人家跟我们顺道呢”李雨欣想了想说道。

“不可能顺道,这期间我故意打了几次错的转向灯做出要转弯的假象,每次这辆车都是跟着转向,见我又转回原来的道了便也跟着转回来,一直都紧跟在我们后面。如果说这也是巧合的话这个概率比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还低”叶凌天冷冷地说着。

“为什么跟踪我们?”李雨欣愣了愣,随即问道。

“不知道,以后小心点就是了,跟踪总不会是什么好事”叶凌天淡淡地说道,然后把车停到了一家自助餐厅门口。这就是李雨欣与许晓晴约好的吃饭地点,本来来这里要不了多久,只不过叶凌天故意绕了一圈才到这,所以多花了不少时间。

被叶凌天说的有人跟踪给吓的,李雨欣下车之后还有些紧张,停下来四处看着。

“进去吧,那些人早被甩掉了,我特意转了一圈才到这,不可能跟来的”看到李雨欣有些紧张的样子,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听到叶凌天这么一说李雨欣才放下心来,然后走进了餐厅里。

在自助餐厅里,许晓晴一个人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玩着手机,见到李雨欣进来非常不满地说道:“我说大小姐,不要每次你请我吃饭都让我等你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坐在这里看着人家吃的感觉很不好”。

叶凌天走过去,看到许晓晴点了点头,说了声:“许老师”。

对于叶凌天对许晓晴的称呼突然之间发生了改变李雨欣有些奇怪,不过倒没有问什么,而是直接走了进去。

两个女人拿着盘子去拿自己要吃的东西,叶凌天则只是随便夹了一些,然后坐在了两个女人旁边的一桌。

“叶凌天,你干嘛一个人坐在那边吃?”许晓晴看着叶凌天问道。

“你们聊你们的,我坐这里吃是一样的”叶凌天淡淡地说道。两个女孩子聊一些女孩子的事情他一个人大男人实在是不想搀和到一起去。

“别管他,他在这里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聊”李雨欣看了看叶凌天然后对许晓晴说着。

“你要聊什么?还怕人家听?你是准备跟我聊他呢还是准备跟我聊你的小俊俊啊?再说了,跟你这个死女人有什么好聊的?你一个人慢吃,我找帅哥聊天去&

小说文学

rdquo;许晓晴说完,端着自己盘子直接去了叶凌天那一桌。

许晓晴的这个举动倒是完全出乎了李雨欣的意料,李雨欣气的大喊:“许晓晴,你···”。

见到许晓晴来到了自己这一桌,叶凌天有些惊讶,随后便又继续低下头自己吃自己的。

“你当了十年兵?”许晓晴问着叶凌天。

叶凌天抬起头来奇怪地看着许晓晴,随后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

“按理说当了十年兵这属于志愿兵而不是义务兵了,不可能强制性退伍转业的,你为什么突然间退伍了?”许晓晴问道。

叶凌天愣了愣,随后说道:“在部队犯了点错受了处分,所以被退伍了”。

“犯了什么错啊?”许晓晴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叶凌天抬起头来看了看许晓晴,笑了笑,继续吃东西,算是给了许晓晴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

而李雨欣则一直怒目瞪着许晓晴,对于许晓晴抛弃她的行为很愤怒。

“你还是过去坐吧,她的眼神都要杀人了”叶凌天一边吃一边说了句。

“不管她,你知道吗,她叫我今天晚上去她家陪她,你知道为什么吗?”许晓晴没有理会李雨欣继续同叶凌天说道。

“不知道”叶凌天淡淡地回答着。

“她怕你半夜起来爬到她床上把她给那个什么了,所以准备叫我去陪着”许晓晴非常不厚道地把李雨欣那点话全部说了出来。

叶凌天听到这稍微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很难得啊,我今天见到你笑两次了”许晓晴哈哈大笑着。

“好了,许老师,我吃完了,失陪一下”叶凌天直接站了起来,果然盘子里的东西干干净净。

“这么快?”许晓晴瞪大了眼睛,要知道,她盘子里的东西可是一样都还没动呢。

“习惯了”叶凌天说着,然后起身离开。

许晓晴无奈,直接又端着盘子坐回到李雨欣身边。

“我说你又过来干嘛?你不是找帅哥聊天去了吗?怎么?碰壁了吧?”李雨欣没好气地说着。

“谁说的,我们俩聊得可好了,你知道我们俩在聊什么吗?我告诉他说你害怕他半夜对你做什么坏事所以叫我过去陪你”许晓晴边吃边说着。

“什么啊?许晓晴,你真的说?”李雨欣瞪大了眼睛。

“真的说了呀,你知道他说什么吗?”许晓晴继续说道。

“说什么?”李雨欣也有了兴趣。

“他说呀,他对你不感兴趣,就算你脱光了在他面前他也对你没兴趣,他只对我这样的美女感兴趣,还说我比你漂亮多了,说我又漂亮又有气质”许晓晴胡编乱造着。

“你就编吧你,他那块木头一天加起来不会说上十句话,他要是真的会跟你说这么多话那就真的见鬼了”李雨欣知道许晓晴是在编着,没好气道。

“我说许晓晴,我发现你这两天真的有些不对劲,你为什么对这个叶凌天这么感兴趣?还自己过去献殷勤,你好歹也是个大学老师,高级知识分子,教书育人的,能不能矜持点?还被人家无视,你就不觉得丢脸啊?”李雨欣接着骂着许晓晴。

“谁说我被无视了?我们俩聊着好着呢,他··他只是内急,要去上厕所罢了”许晓晴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你就编吧你,你没看到他坐在那啊?”李雨欣笑着。
 

“对了,我跟你说个事你帮我分析分析,我今天都想了一天了也想不明白,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李雨欣想了想对许晓晴说道。

“什么事?弄得这么诡异”许晓晴也好奇地问道。

“今天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那个刘公子,我跟你说过的,就是他父亲是副市长的那个,突然拿着一捧花在我面前。这个人每隔两天就会到我公司来找我,平时倒还好,只是说一些很露骨的话,我躲开了也就躲开了,但是今天却像是发疯一下抓着我不放。我当时都吓惨了你不知道,但是我又不敢叫保安,人家是副市长的儿子,我哪敢得罪,我们做生意的最怕就是得罪这些高官子弟了。后来叶凌天出来了,他···”李雨欣开始慢慢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许晓晴,前因后果都说了。

“我就是想不通,你说我爸花了那么大的关系都没用,我和王律师在派出所守着连人都不让我们见,可是他却轻而易举的出来了,还说派出所只是对他批评教育了一番就放他出来了,你说这合理吗?最让我想不通的一点是这一天还真的就风平浪静的,再也没有人来找过他了。我后来给我爸打电话问了这个事情,我爸也觉得很奇怪,因为没听说他哪个朋友帮了忙啊,要是真有人帮忙不可能不告诉我爸对不对?所以,我搞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雨欣慢慢地说着。

许晓晴听到这个很惊讶,不过听到了结果倒是放心了下来,直接说道:“有什么想不通的,很明显的,是他自己想办法把自己给弄出来的。至于用什么办法我就不知道了”。

“不可能,他能有什么办法?他只是一个保镖,我听说,他来给我做保镖之前是一家仓库的保安,他能有什么办法?我爸都没能想出办法来更何况他了”李雨欣解决说道。

“我说李大小姐,我发现你最近有些肤浅了啊,老是用有色眼镜看人,是不是你自己是有钱人就瞧不起我们这些没钱的人啊?人家是保安怎么了?你看不起保安啊?”许晓晴有些不开心。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罢了”李雨欣连忙说道。

“这个事情很明显的,既然你和你爸没有起到作用那么就肯定是他自己个自己找的办法,这是个小孩子都能够推断出来的逻辑嘛。现在我确实挺好奇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自己给弄出来的”许晓晴说着说着看向了叶凌天。

两个女人一边聊着这些琐事一边慢慢地吃着,叶凌天抽了整整半包烟了她们俩才吃完。

李雨欣走到前台结账,给了三个人的钱。

“小姐,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位先生已经付了钱了,嗯,他是付的他一个人的钱,你们两位的还没付”前台的服务员加了一句,可能她也很少见到这种男的吧。

听到说叶凌天自己付了付了自己的钱,李雨欣瞪大了眼睛,无语地摇了摇头道:“现在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感兴趣的男人。真丢脸”。

李雨欣一边说着一边把钱给付了,然后走了出去,叶凌天在门口等着,看到李雨欣和许晓晴出来便上了车把车开了出来。

“叶凌天,你付了你的钱?我不是说了吗,以后你的生活费由我负担,不用你出”李雨欣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合约里并没有说这个,而且,我也不习惯吃饭让女人给我付钱”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对,你是不习惯了,可是我习惯吗?虽然说你只是我的保镖,我们只是工作关系,但是别人不知道啊,你这么做让别人怎么看我?你不觉得会让我很没面子吗?你要么就不要付钱,要付钱你就全部付了,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一起吃饭,吃完了之后跑过去付自己一个人钱,你不怕丢脸没关系,但是我觉得很难堪啊”李雨欣没好气地说道,她是个这种性子的女人,有什么就要说出来,即使旁边的许晓晴一直在拉她她也说出来了。

“好,知道了”叶凌天淡淡地说道。

听到了叶凌天轻描淡写的回答李雨欣更加无语了,对于这个男人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这么抠门的男人她确实是第一次遇到。

一路无话,叶凌天直接把车开到了别墅里。

就在李雨欣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叶凌天突然叫住李雨欣,说道:“先等一等”。

说着叶凌天走到门边,蹲了下来,仔细地看着门下面。这时,两个女人才看到在门下边不起眼处竟然有一片小小的透明胶粘在上面,一边粘在门上边,一边粘在门框上面,非常的不起眼,如果不是有心人,根本不可能发现的。

叶凌天仔细看着,然后才把透明胶给扯下来扔在一边。

“你干嘛?你这个人做事怎么奇奇怪怪的”李雨欣没好气地说道,然后继续拿钥匙开门。

“以后你每次开门的时候注意看一下,我每天出门都会在门上大概这个位置粘上一小块的透明胶布,如果门被开过这块透明胶布就是松开的,如果胶布还粘在上面就说明你出去这段期间没有人进来过。当你看到胶布是松开的时候一定不要贸然进去,里面很有可能有别有用心的人在里面”叶凌天淡淡地说着,然后走了进去。

听到叶凌天这么一解释,两个女人突然明悟,特别是李雨欣,她现在才明白叶凌天并不是神经错乱在干些什么奇怪的事情,而是在做一个最基本的安保措施。

“我看啊,奇奇怪怪的那个人是你才对。这一招倒是挺好的,以后我每次出门也粘上一块”许晓晴见到李雨欣有些尴尬的样子哈哈大笑着跟着叶凌天走了进去。剩下一脸恼怒的李雨欣呆在门口。

>>>>完整版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