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真相 > 名人奇事 > 正文
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公和我做好爽(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1:28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公和我做好爽    【】

谢安翔眼珠一转,突然笑道:“我这上年纪了,脑袋不能跟你们年轻人比,我看不如这样,你跟星辰手谈一局如何?”

谢星轩兴奋地道:“对对对,让我大哥上场,肯定让陈飞宇缴械投降。”

就连谢勇国的嘴角,都浮现出一丝笑意。

陈飞宇有些好奇,连谢安翔都输给了自己,难道谢星辰比他爷爷还厉害?

仿佛是看出陈飞宇的疑惑,谢星轩自豪地解释道:“我哥酷爱围棋,十一岁的时候便拜华夏唯一棋圣聂广平为师,在整个围棋界都被称为天才,你说我哥围棋厉害不厉害?”

谢星辰谦虚道:“星轩过奖了,我围棋水平也就马马虎虎,不过围棋九段而已。”

看似谦虚,实则暗中炫耀,因为围棋九段,当世已经少有对手!

“华夏唯一棋圣的徒弟?围棋九段?有意思了。”陈飞宇心里提起了一些兴趣,也想看看自己的九品入神境界和现在的围棋九段比起来,到底孰高孰低。

谢安翔起身让开位置,心里暗暗偷笑,等着谢星辰为自己报仇。

谢星辰在棋盘对面坐下,顿时,气势凌厉,仿佛出鞘宝剑,瞬间换了个人一样。

谢星轩得意地笑道:“陈飞宇,我哥可是很厉害的,需不需要让你三子?别到时候输的太难看,说我们谢家欺负人。”

还不等陈飞宇说话,谢星辰已经摇头说道:“不可以,我的性格一向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不管对手是谁,都会用尽全力。”

谢星轩皱皱瑶鼻,也知道自己大哥性格一向如此,笑道:“陈飞宇,那你待会肯定会输的很惨很惨。”

陈飞宇神秘地笑道:“看来你觉得我输定了,这样吧,不如咱俩来打个赌,我不需要他让三子,如果我输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当然,如果我赢了,你就要答应我任意一个条件,如何?”

任意条件?难道……

谢星轩想到了某处,忍不住瞪了陈飞宇一眼,内心暗暗羞涩。

她还在犹豫纠结,谢安翔与谢勇国两人已经两眼发光,兴奋起来。

先不说陈飞宇年纪轻轻就医术通玄,单单就是“通幽期”的高手,就已经是难得的人才,不管花多少钱笼络都是值得的。

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能让陈飞宇欠下谢家一个条件,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两人对视一眼,这盘围棋,值了!

谢安翔还多想了一层,陈飞宇明知道谢星辰是棋圣弟子,还敢打这个赌,莫非,这是在主动示好谢家?

想到这里,谢安翔心里就激动起来。

“星轩,答应下来。”谢勇国立即说道。

谢星轩也觉得自己想多了,哥哥可是围棋九段的顶尖高手,就算陈飞宇再厉害,也绝对不会是哥哥的对手,完全没必要担心。

想到这里,谢星轩美眸流转,哼哼道:“好,我就答应你,到时候可别耍赖。”

“放心,我陈飞宇行事,一向言出必践!”

谢安翔与谢勇国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喜色。

谢星辰虽然不明白父亲和爷爷为什么这么高兴,但是以自己的棋力,赢下陈飞宇,根本不是难事。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陈飞宇说道,内心隐隐升起战意。

“好。”

谢星辰应了一声,谢安翔、谢勇国与谢星轩三人,立即精神一振,等着两人对弈。

这一局,谢星辰执黑先行,所谓一步先,步步先,有了先手的优势,谢安翔心里更加踏实。

很快,两人便开始激烈厮杀起来。

谢星辰不亏是围棋九段的高手,棋力比谢安翔高了好几个档次,陈飞宇下起来也感觉有些吃力。

当然,也只是吃力而已。

布局阶段,两人几乎平分秋色,谢星辰心里暗暗惊讶,谢安翔也是大跌眼镜,内心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

“难道,星辰会输给陈飞宇?不,这绝对不可能。”

谢安翔给自己信心。

小说文学

中盘阶段,谢星辰稍胜一筹,黑棋占据了不少优势,大龙已经快要成型了,而陈飞宇的白棋,貌似还在挣扎。

谢安翔等人松了口气,虽然陈飞宇的棋力比想象中还要厉害,但是在围棋九段的高手面前,还是稍逊下风,看来,这一局星辰赢定了。

堪堪已至收官阶段,陈飞宇顿

时眼神一凛,原先大开大合的棋风忽变,于细微之处,和黑棋激烈厮杀起来,而黑棋竟然节节败退。

谢星辰微微皱眉,额头出现冷汗,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下棋速度也越来越慢。

谢安翔虽然只是旁观,但依然被棋盘中的刀光剑影吓出一身冷汗。

最后,当陈飞宇的白棋彻底斩断大龙后,谢星辰嘴角泛起苦涩之意,说道:“我输了,你很强,在你身上仿佛看到了我恩师的影子,我甘拜下风。”

谢安翔、谢勇国、谢星轩三人震惊不已,华夏唯一棋圣的弟子,围棋九段的谢星辰,竟然会输给陈飞宇,如果不是亲眼所言,说出去谁会相信?

“这……这怎么可能?我哥可是围棋九段的绝顶强者,怎么会输给陈飞宇?”

谢星轩震惊之下,喃喃自语。

陈飞宇神色傲然,道:“在收官阶段,我当世无敌!”

收官阶段,当世无敌!

霸气宣言,嚣张如斯!

谢安翔等人再度震惊。

谢星辰苦笑,但是又反驳不出来。

他已经彻底收起先前的轻视之心,由衷地道:“你真的很厉害,我甘拜下风,或许,整个华夏,只有我师父才能稳赢你了。”

陈飞宇笑而不语,当世唯一的棋圣?或许能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威胁,但要稳说赢自己,那也只是痴心妄想。

谢安翔、谢勇国叹了口气,心里面别提多失望了,感觉比损失了十个亿还要心痛。

不过话说回来,想不到陈飞宇的棋力竟然高深到这种地步,再加上他医武双修,真是变态!

谢星轩更是直接傻眼了,想不到在最擅长的围棋领域,大哥竟会输给陈飞宇,这岂不是说,自己要答应陈飞宇任意一个条件?如果他对自己……

想到这里,谢星轩又羞又恼,脸颊酡红,双眸含嗔,别有一番美态。

“陈小友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深的棋艺,真是令我汗颜。”谢安翔由衷佩服道。

“过奖了,随便下着玩而已。”陈飞宇笑道。

众人差点晕倒,下着玩就这么厉害,那我们这些人算什么?

谢星轩更是狠狠地瞪了陈飞宇一眼,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哼!

这时,谢勇国突然说道:“对了,陈先生,你之前要求找的药材,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你跟我来。”

陈飞宇心中喜悦,起身跟着他向外走去。

房间内,谢星轩气恼地说道:“大哥,你老实说,是不是故意让给陈飞宇的?”

她一直以为,除了几位顶尖的围棋圣手外,大哥已经罕有对手,现在却输给名不见经传的陈飞宇,其中肯定有猫腻。

谢星辰苦笑道:“妹子,你就别埋汰我了,布局和中盘阶段,我和他尚有一拼之力,但是在收官阶段,真的是差了太多,这么说吧,以后再对上陈飞宇,我顶多有三成胜算。”

谢星轩震惊了,原先她以为,就算大哥输给陈飞宇,两人的棋力也应该差不多,现在才知道,陈飞宇竟然这么厉害,连大哥都只有三成的胜算,那岂不是说,在当今华夏,除了棋圣亲自出马,陈飞宇已经无敌?

“不,在布局阶段你也不是他的对手。”突然,谢安翔沉吟道,仿佛看到谢星辰兄妹震惊的目光,谢安翔继续道:“从一开始,他就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才会诱导星轩打赌,从而欠下他一个条件,达到利益的最大化。

无论棋局内外,各种情况变化尽皆了然于胸,并因势利导,这才是真正的布局啊,简直就是神而明之的境界,以后,对于陈飞宇,我们谢家必须全力结交。”

能得到爷爷这么高的评价,谢星轩震惊了,至于谢星辰,在苦笑之余,心里更升起强烈的斗志。

下一次,我一定要赢你!

谢星辰握紧了拳头。

却说陈飞宇,跟着谢勇国来到别墅花园的凉亭里面。

在凉亭的石桌上,放着各种各样的中药材,散发着浓郁的药香味。

陈飞宇粗略扫了一眼,发现其中有好几株草药的年份都比较久远,药力很充足,不由心喜。

突然,陈飞宇讶然,发现其中少了几样稀有的药材,虽然炼制固精丸没问题,但是想要炼制出自己需要的“玄阳丹”,则是希望不大。

然而,对于修为正在瓶颈期的陈飞宇来说,想要突破的话,玄阳丹则是必不可少的。

谢勇国尴尬地道:“看来陈先生也发现了,不是我们谢家不用心,只是那几味药材太过稀有了,市面上根本没有,整个明济市,估计只有许家才有了。”

“许家?也是大家族吗?比起你们谢家又如何?”陈飞宇讶道。

谢勇国自傲地道:“跟我们谢家相比,许家自然是远远不如的,只是,许家情况有些特殊,地位比较超然。”

“怎么讲?”陈飞宇感兴趣了。

谢勇国解释道:“许家祖上曾是宫廷御医,发展到如今,已经成为真正的中医世家,家族内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神医坐镇,不少大家族都曾受过许家的恩惠,所以在明济市地位很超然。

如今明济市流通的中药材,超过一多半都是许家控制,所以,如果陈先生需要上好的药材,只能去许家讨要了。”
 

“中医世家—许家?看来以后要和许家打交道了。”陈飞宇嘴角出现神秘的笑意。

他也想看看,自己的医术和所谓的中医世家比起来,到底孰高孰低,更别说,许家手里还掌握着上好的药材,这是目前陈飞宇所急需的。

谢勇国笑道:“下星期,会举行一场拍卖会,到时候许家也会拿出几味稀有药材出来拍卖,陈先生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收获。”

“去,必须去!”陈飞宇眼睛一亮。

“好,到时候我让韩木青去接你。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说起来也是我不对在先。”谢勇国尴尬地说道。

“什么事情?”陈飞宇好奇道。

“出来吧。”谢勇国拍下手,很快,从花园的彼端,闪出一个中年男子,穿着红色的唐装,手指上还戴着一个玉扳指,恭敬而歉意走了过来。

“蒋天虎?”陈飞宇挑眉,这才想起来,昨天在饭店的时候,蒋天虎曾说过,他的后台是谢家。

没错,这人正是蒋天虎,他走过来,恭恭敬敬站在谢勇国的身后,尴尬的笑道:“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他昨天见到陈飞宇和谢星轩、韩木青坐同一辆车后,就吓得双膝发软,立马去找谢勇国打探消息。

然而更得知陈飞宇医武双修,就连谢安翔老爷子的绝症,都是陈飞宇治好的,甚至谢家正在全力交好,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心中一阵后怕。

这才有了今天谢勇国出面,他来赔罪的一幕。

谢勇国笑道:“陈先生有所不知,天虎是我们谢家的人,生意场上有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我就会让天虎以他的方法去处理,也立过不少功劳。

昨天他冒犯了陈先生,我已经把他臭骂了一顿,还请陈先生看在我们谢家的面子上,原谅他这一次,天虎,还不赶紧道歉!”

说到最后,谢勇国语气凌厉,瞪了蒋天虎一眼。

蒋天虎会意,立即向陈飞宇弯腰鞠躬,道歉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陈先生,还请陈先生赎罪,我这里正好有一套海湾别墅,价值三千多万,就当是赔罪品送给陈先生,还请陈先生看在不知者不罪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

说着,蒋天虎拿出一串钥匙,恭恭敬敬放在了石桌上。

这套别墅他可是下大本钱买的,刚刚装修好,连一天都没住过,现在拿来送人,心里肉疼的不要不要的。

但是,和身家性命比起来,一套别墅终究是身外之物。

此刻,陈飞宇坐在凉亭的石凳上,蒋天虎恭敬在旁边鞠躬道歉,场面十分怪异。

如果让认识蒋天虎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都得吓一跳。

原因很简单,蒋天虎号称明济市第一虎,以往只

有别人给他道歉的份,哪有他给别人道歉的道理?

然而现在,蒋天虎不但鞠躬道歉,甚至还害怕陈飞宇不接受。

说实话,陈飞宇已经心动了,他现在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一直住在唐美莲家里,这栋别墅正是自己目前所需要的。

他正想收下,突然眼珠一转,不动如山。

蒋天虎也不敢说话,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突然,谢勇国咳嗽了两声。

蒋天虎脸色微变,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钥匙上面,恭敬地道:“陈先生,这里面有五百万,还请笑纳。”

陈飞宇依然不动如山。

蒋天虎脸色再变,一咬牙,再度拿出一张银行卡放上去,恭敬地道:“对了,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千万,也是准备孝敬给陈先生的。”

蒋天虎心里肉疼的要命,但是脸上还得保持和善的笑意,脸都快僵硬了。

陈飞宇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喜笑颜开,把钥匙和银行卡收下,说道:“既然你这么客气,那我就勉强收下好了。”

想不到这一趟,除了这些药材外,还平白多了一套别墅和一千五百万,真是大收获。

蒋天虎如释重负,深深地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后背竟然也被冷汗给打湿了。

但是,陈飞宇下一句话,又让他一颗心提了起来。

“昨天我被抓进警局,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

蒋天虎瞬间一个激灵,这位明济市的一方大佬,连忙解释道:“陈先生,误会,误会啊,这都是李同伟在背后搞鬼……”

蒋天虎把李同伟的计划如实说了一遍后,便小心翼翼地看向陈飞宇。

“李同伟?”陈飞宇恍然大悟,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追求大老婆,被自己海扁了一顿的富二代吗?想不到他竟然敢在背后搞鬼。

陈飞宇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约好明天来送固精丸后,陈飞宇便告辞离开。

由于韩木青不在,谢安翔就让谢星轩去送他,而且谢勇国还特地交待了,送陈飞宇去郊外的海湾别墅。

一路上,谢星轩都在想着打赌的事情,害怕陈飞宇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搞得心绪不宁,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瞪陈飞宇一眼。

不过陈飞宇全程闭目凝神,看都没看她一眼,这又让她微微失落。

 

走到一半的时候,陈飞宇好似发现了异状,突然睁开眼睛,皱眉说道:“你随身有保镖保护?”

谢星轩摇摇头表示没有,略带傲娇地道:“在明济市还没人敢对谢家人动手,根本没必要带保镖。”

陈飞宇眼神若有所思,突然说道:“停车。”

谢星轩下意识紧急刹车,脑袋差点撞在方向盘上,怒道:“你有病啊?”

“你在这里等着我。”

陈飞宇径直打开车门下去,刚走出几步,谢星轩突然咬牙追下来,喊道:“打赌的条件,你还没告诉我呢。”

陈飞宇转过身,看着被青白色旗袍勾勒出玲珑娇躯的谢星轩,嘴角突然出现一丝坏笑,向她走过去,很快,就来到谢星轩的跟前,鼻端都能闻到淡雅的香气。

“你……你要做什么?”谢星轩突然呼吸有些急促,难道,他想亲自己?

紧张羞涩之下,她下意识就想逃回车内,但是转念一想,本来就答应输给陈飞宇一个条件,如果是亲一下,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谢星轩行事,同样言出必行!

谢星轩紧张地闭上双眼,仿佛视死如归,只是红透的脸颊,以及微微颤抖的眼睑,都显示出她内心的羞涩与紧张。

下一刻,和谢星轩所想像的画面不太一样。

陈飞宇并没有亲吻她,而是伸手抱住了她,在她耳边吹口气,略带调笑道:“等我想好了,我会告诉你的,你现在乖乖在车里等我,不要出来,我很快就回来。”

谢星轩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耳垂更是她私密的地方,被陈飞宇热气一吹,只觉浑身酥软,要不是被陈飞宇抱着,差点就站立不稳。

陈飞宇放开她后,转身朝前方走去,同时天上下起了蒙蒙小雨。

看着陈飞宇的背影,谢星轩眼神复杂。

陈飞宇向前走了一段距离,来到一座石桥上,这里比较偏僻,没什么行人。

突然,在小桥的对面,出现一个黑衣男子,眼神冷酷,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我好像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踪我。”陈飞宇双手插兜,神态轻松自如。

之前在谢星轩车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被人跟踪了,而且那人散发着很强的杀意,所以陈飞宇才故意下车找到偏僻的地方,为的就是引蛇出洞。

看来,跟踪自己的人,就是眼前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冷冷地道:“你只不过是下层阶级的蝼蚁,自然不可能认识我,我来自省城赵家,对于你来说,是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

“省城赵家?”

这已经是陈飞宇第二次听到省城赵家了。

黑衣男子继续道:“赵大少派我来暗中调查谢星轩,因为谢星轩已经被赵大少看中了,而赵大少有洁癖,不喜欢让别人碰他的女人,既然你抱过谢星轩,那你就必须死!”

黑衣男子掏出一柄短剑,剑身很窄,但很锋利,散发出浓重的杀气。

气氛凝重,一触即发。

同一时刻,在不远处一株柳树后面,一名容貌娇美的少妇,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竟然是他,这下事情麻烦了。”

她叫苏宛白,被苏映雪派来保护陈飞宇,本身已经到了“合气中期”,也算是难得的高手。

但是此刻,她一颗心沉入谷底,因为她已经认出来了,那名黑衣男子是赵家的高手赵天来,相传已经到了“通幽初期”境界,曾靠着手中短剑,单挑过十个特种兵小队胜而无伤,从此名声大振,被称为“赵无伤”。

现在赵天来出手,陈飞宇几乎必死无疑!

“赵天来比我高出一个等级,就算我上去拖住他,给陈飞宇创造逃跑的机会,估计也只是白白送命,这下该怎么办才好?”苏宛白内心充满了纠结,甚至,眼中还有绝望之色。

小桥上,雨依旧在下,甚至还有越来越急的趋势。

陈飞宇挑眉说道:“你确定能杀得了我?”

“因为我要杀你,所以你必死无疑,记住,我叫赵天来,也叫赵无伤。”赵天来缓缓说道,身上散发出的杀意愈加浓郁。

陈飞宇耸耸肩,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要送死,那我只好成全你。”
 

“中医世家—许家?看来以后要和许家打交道了。”陈飞宇嘴角出现神秘的笑意。

他也想看看,自己的医术和所谓的中医世家比起来,到底孰高孰低,更别说,许家手里还掌握着上好的药材,这是目前陈飞宇所急需的。

谢勇国笑道:“下星期,会举行一场拍卖会,到时候许家也会拿出几味稀有药材出来拍卖,陈先生有兴趣的话,可以一起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收获。”

“去,必须去!”陈飞宇眼睛一亮。

“好,到时候我让韩木青去接你。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说起来也是我不对在先。”谢勇国尴尬地说道。

“什么事情?”陈飞宇好奇道。

“出来吧。”谢勇国拍下手,很快,从花园的彼端,闪出一个中年男子,穿着红色的唐装,手指上还戴着一个玉扳指,恭敬而歉意走了过来。

“蒋天虎?”陈飞宇挑眉,这才想起来,昨天在饭店的时候,蒋天虎曾说过,他的后台是谢家。

没错,这人正是蒋天虎,他走过来,恭恭敬敬站在谢勇国的身后,尴尬的笑道:“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他昨天见到陈飞宇和谢星轩、韩木青坐同一辆车后,就吓得双膝发软,立马去找谢勇国打探消息。

然而更得知陈飞宇医武双修,就连谢安翔老爷子的绝症,都是陈飞宇治好的,甚至谢家正在全力交好,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心中一阵后怕。

这才有了今天谢勇国出面,他来赔罪的一幕。

谢勇国笑道:“陈先生有所不知,天虎是我们谢家的人,生意场上有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我就会让天虎以他的方法去处理,也立过不少功劳。

昨天他冒犯了陈先生,我已经把他臭骂了一顿,还请陈先生看在我们谢家的面子上,原谅他这一次,天虎,还不赶紧道歉!”

说到最后,谢勇国语气凌厉,瞪了蒋天虎一眼。

蒋天虎会意,立即向陈飞宇弯腰鞠躬,道歉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陈先生,还请陈先生赎罪,我这里正好有一套海湾别墅,价值三千多万,就当是赔罪品送给陈先生,还请陈先生看在不知者不罪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

说着,蒋天虎拿出一串钥匙,恭恭敬敬放在了石桌上。

这套别墅他可是下大本钱买的,刚刚装修好,连一天都没住过,现在拿来送人,心里肉疼的不要不要的。

但是,和身家性命比起来,一套别墅终究是身外之物。

此刻,陈飞宇坐在凉亭的石凳上,蒋天虎恭敬在旁边鞠躬道歉,场面十分怪异。

如果让认识蒋天虎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都得吓一跳。

原因很简单,蒋天虎号称明济市第一虎,以往只有别人给他道歉的份,哪有他给别人道歉的道理?

然而现在,蒋天虎不但鞠躬道歉,甚至还害怕陈飞宇不接受。

说实话,陈飞宇已经心动了,他现在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一直住在唐美莲家里,这栋别墅正是自己目前所需要的。

他正想收下,突然眼珠一转,不动如山。

蒋天虎也不敢说话,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突然,谢勇国咳嗽了两声。

蒋天虎脸色微变,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钥匙上面,恭敬地道:“陈先生,这里面有五百万,还请笑纳。”

陈飞宇依然不动如山。

蒋天虎脸色再变,一咬牙,再度拿出一张银行卡放上去,恭敬地道:“对了,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千万,也是准备孝敬给陈先生的。”

蒋天虎心里肉疼的要命,但是脸上还得保持和善的笑意,脸都快僵硬了。

陈飞宇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喜笑颜开,把钥匙和银行卡收下,说道:“既然你这么客气,那我就勉强收下好了。”

想不到这一趟,除了这些药材外,还平白多了一套别墅和一千五百万,真是大收获。

蒋天虎如释重负,深深地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后背竟然也被冷汗给打湿了。

但是,陈飞宇下一句话,又让他一颗心提了起来。

“昨天我被抓进警局,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

蒋天虎瞬间一个激灵,这位明济市的一方大佬,连忙解释道:“陈先生,误会,误会啊,这都是李同伟在背后搞鬼……”

蒋天虎把李同伟的计划如实说了一遍后,便小心翼翼地看向陈飞宇。

“李同伟?”陈飞宇恍然大悟,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追求大老婆,被自己海扁了一顿的富二代吗?想不到他竟然敢在背后搞鬼。

陈飞宇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约好明天来送固精丸后,陈飞宇便告辞离开。

由于韩木青不在,谢安翔就让谢星轩去送他,而且谢勇国还特地交待了,送陈飞宇去郊外的海湾别墅。

一路上,谢星轩都在想着打赌的事情,害怕陈飞宇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搞得心绪不宁,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瞪陈飞宇一眼。

不过陈飞宇全程闭目凝神,看都没看她一眼,这又让她微微失落。

走到一半的时候,陈飞宇好似发现了异状,突然睁开眼睛,皱眉说道:“你随身有保镖保护?”

谢星轩摇摇头表示没有,略带傲娇地道:“在明济市还没人敢对谢家人动手,根本没必要带保镖。”

陈飞宇眼神若有所思,突然说道:“停车。”

谢星轩下意识紧急刹车,脑袋差点撞在方向盘上,怒道:“你有病啊?”

“你在这里等着我。”

陈飞宇径直打开车门下去,刚走出几步,谢星轩突然咬牙追下来,喊道:“打赌的条件,你还没告诉我呢。”

陈飞宇转过身,看着被青白色旗袍勾勒出玲珑娇躯的谢星轩,嘴角突然出现一丝坏笑,向她走过去,很快,就来到谢星轩的跟前,鼻端都能闻到淡雅的香气。

“你……你要做什么?”谢星轩突然呼吸有些急促,难道,他想亲自己?

紧张羞涩之下,她下意识就想逃回车内,但是转念一想,本来就答应输给陈飞宇一个条件,如果是亲一下,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谢星轩行事,同样言出必行!

谢星轩紧张地闭上双眼,仿佛视死如归,只是红透的脸颊,以及微微颤抖的眼睑,都显示出她内心的羞涩与紧张。

下一刻,和谢星轩所想像的画面不太一样。

陈飞宇并没有亲吻她,而是伸手抱住了她,在她耳边吹口气,略带调笑道:“等我想好了,我会告诉你的,你现在乖乖在车里等我,不要出来,我很快就回来。”

谢星轩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耳垂更是她私密的地方,被陈飞宇热气一吹,只觉浑身酥软,要不是被陈飞宇抱着,差点就站立不稳。

陈飞宇放开她后,转身朝前方走去,同时天上下起了蒙蒙小雨。

看着陈飞宇的背影,谢星轩眼神复杂。

陈飞宇向前走了一段距离,来到一座石桥上,这里比较偏僻,没什么行人。

突然,在小桥的对面,出现一个黑衣男子,眼神冷酷,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我好像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踪我。”陈飞宇双手插兜,神态轻松自如。

之前在谢星轩车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被人跟踪了,而且那人散发着很强的杀意,所以陈飞宇才故意下车找到偏僻的地方,为的就是引蛇出洞。

看来,跟踪自己的人,就是眼前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冷冷地道:“你只不过是下层阶级的蝼蚁,自然不可能认识我,我来自省城赵家,对于你来说,是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

“省城赵家?”

这已经是陈飞宇第二次听到省城赵家了。

黑衣男子继续道:“赵大少派我来暗中调查谢星轩,因为谢星轩已经被赵大少看中了,而赵大少有洁癖,不喜欢让别人碰他的女人,既然你抱过谢星轩,那你就必须死!”

黑衣男子掏出一柄短剑,剑身很窄,但很锋利,散发出浓重的杀气。

气氛凝重,一触即发。

同一时刻,在不远处一株柳树后面,一名容貌娇美的少妇,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竟然是他,这下事情麻烦了。”

她叫苏宛白,被苏映雪派来保护陈

小说文学

飞宇,本身已经到了“合气中期”,也算是难得的高手。

但是此刻,她一颗心沉入谷底,因为她已经认出来了,那名黑衣男子是赵家的高手赵天来,相传已经到了“通幽初期”境界,曾靠着手中短剑,单挑过十个特种兵小队胜而无伤,从此名声大振,被称为“赵无伤”。

现在赵天来出手,陈飞宇几乎必死无疑!

“赵天来比我高出一个等级,就算我上去拖住他,给陈飞宇创造逃跑的机会,估计也只是白白送命,这下该怎么办才好?”苏宛白内心充满了纠结,甚至,眼中还有绝望之色。

小桥上,雨依旧在下,甚至还有越来越急的趋势。

陈飞宇挑眉说道:“你确定能杀得了我?”

“因为我要杀你,所以你必死无疑,记住,我叫赵天来,也叫赵无伤。”赵天来缓缓说道,身上散发出的杀意愈加浓郁。

陈飞宇耸耸肩,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要送死,那我只好成全你。”

>>>>完整版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