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综艺节目 > 正文
粉嫩入口处粗黑进进出出&强行要了她第一次!好爽(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1:26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粉嫩入口处粗黑进进出出&强行要了她第一次!好爽    【】

盛天放和单秀文见二人别别扭扭的进了屋子,都皱起了眉头。

不等二人发问,李不凡笑着解释道:“爸妈,不好意思啊,今天有点事,回来晚了。下次我再不回来,你们不用等我吃饭的。”

“没事没事,年轻人有自己的事要做,爸妈都理解。”盛天放随后脸色一沉,不悦的看着盛诗缘:“缘缘,快过来给不凡盛饭吃饭。”

盛诗缘挣脱开李不凡的手,一边朝楼上走去,一边冰冷道:“不吃了,气饱了!”

李不凡笑道:“没事爸,我出去没告诉她,跟我使小性子呢,我哄哄就好了。”

“不用管她,让你妈说说她去,都结婚了,就该有个贤妻良母的样子!”盛天放给单秀文递了一个眼神,后者会意,便朝楼上去了。

随后,盛天放拉着李不凡落座,道:“不凡,缘缘她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我知道,你就是那九天上的神龙,和缘缘在一起,委屈你了。”

李不凡笑着道:“爸,都是一家人,说这话就远了。而且,我也没你说的那么优秀。”

“孩子,你就不要谦虚了,你小姨把该说的都说了。”盛天放忽然话锋一转,道:“缘缘从小就被我们惯坏了,以后如果再任性不懂事,你打一顿也没事,如果一顿解决不了,那就打两顿!”

李不凡嘴角一抽,有这么当老丈人的么?

唆使女婿打自己女儿?

这也太特么彪悍了!

“那个……爸,难道妈这么温柔贤淑,就是被你打出来的?”李不凡试探问道。

“当然不是!”盛天放嘿嘿一笑:“我的女人,我疼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打呢!”

李不凡满头黑线,你的女人你知道疼,难道老子就不知道疼媳妇么?

又闲聊了两句,见单秀文下来了,李不凡便去了楼上。

来到卧室,盛诗缘正拿着一张画纸,神色专注而柔和。

李不凡走到近前一看,画纸上是一个身穿白袍的蒙面男人,仗剑而立,气势凛然。

李不凡脸色古怪,问道:“你认识他?”

“要你管!”盛诗缘连忙将画纸宝贝般的收起。

李不凡坐在床头,冷笑道:“这话说的,我是你老公,你当着我的面,看别的男人画像,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中?”

盛诗缘一脚踹了过去,咬牙道:“我不仅眼里没有你,心里也没有你,因为我喜欢的男人是他!”

李不凡一边揽着盛诗缘一边笑道:“原来你有心上人了啊,说说,怎么认识的?”

李不凡无比确定,这个蒙面男人,就是自己,可他也无比清楚,自己真的没有见过盛诗缘。可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并喜欢自己的呢?

小腿被摸让盛诗缘更为火大,一边挣脱,一边娇叱道:“臭流氓,你给我松开!”

李不凡猛然松开,使得盛诗缘用力过猛,从床上滚落在了地上。

盛诗缘顿觉无比委屈:“李不凡你就是个混

小说文学

蛋,我怎么认识的他,跟你无关!”

李不凡沉吟片刻,怕是自己说出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以盛诗缘对自己厌恶的程度来看,也绝对不会相信了。

“你既然有心上人了,那个孟楠又是怎么回事。有说有笑的,还那么护着。”李不凡躺在床上,问道。

盛诗缘冷哼一声:“要你管!”

李不凡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自顾自道:“孟楠不是什么好东西,离他远一点。对了,晚上我给他揍了,不是为了你,是因为他欺男霸女,老子看不惯。”

“什么?你把孟楠给打了?”盛诗缘站起身来,指着李不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知不知道,孟楠很有背景,即便你认识花姐,也会遭到他的报复!”

“不管他有什么背景,都不敢报复我,而且,明天他就会来公司找我,不过不是报复,而是道歉,求救。”李不凡自信一笑。

盛诗缘要被气疯了,这个粗鲁的臭流氓,打了有红色背景的人,竟然还在这里吹牛。

“李不凡,性命关天的,吹牛有意思么?你信不信,他想要你死,你就得死,他想要你生不如死,你想死都不可能!”

李不凡掐灭烟头道:“你说反了,是他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中。”

“真是可笑,如果孟楠真的找你求饶,我就……”

李不凡眉头一挑:“就怎样?和我洞房么?”

在盛诗缘看来,孟楠找他求饶,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使得盛诗缘想也不想的道:“可以!”

“那咱们就一言为定!行了老婆,时间不早了,洗洗睡吧。”说完,李不凡直接闭上了双眼。

“只怕你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盛诗缘见李不凡不吱声,跺脚道:“你给我起来,今晚你睡地上!”

看着死猪一般的李不凡,盛诗缘犹豫许久,还是睡在了地板上。

等盛诗缘睡着的时候,李不凡起身摇头一笑,这娘们,对蒙面的自己,还挺贞烈的啊,在月经期间还睡在地上,也不怕着凉。

另外,白天她那么护着孟楠,应该是担心对方的背景。看来,是自己误会她了。

随即,李不凡轻手轻脚的将盛诗缘抱上了床,细心的给她小腹位置盖上薄毯。

同一时间,孟楠正在医院,等着化验结果。

在李不凡离开酒吧后,孟楠便要找人报复李不凡,但想到李不凡临走前的警告,让他决定,先来医院。

如果化验没事的话,那么他发誓,一定要玩死李不凡!

可若是真的得了病,不管李不凡能不能救他,他也不会让李不凡好过!

毕竟,他得了病的事,已经在上流圈子传了开来。使得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大少,一夜之间,沦为了人人避之不及的老鼠。

次日一早,盛诗缘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心里颇为复杂。洗漱一番之后,盛诗缘便下楼朝外走去。

正在吃早饭的李不凡立刻道:“老婆吃饭啊。”

“不吃了,公司有急事。车库有车,你一会自己去公司。”盛诗缘头也不回,出了屋子,便立刻打了一个电话:“王姐,给我定张国外机票,要一个小时之内就起航的!”

盛天放和单秀文对此颇为不满,但李不凡耳聪目明,却是听到了盛诗缘的话。

这个便宜老婆,看来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典型的外冷内热!

李不凡吃过饭,便从车库开了一辆路虎去了公司。

刚到公司,便被一个美女给拦住了。

这个美女李不凡认识,叫王晓卉,是盛诗缘的秘书。

“李先生,盛总叫你去她办公室一趟,有重要的事。”

李不凡点了点头,便去了盛诗缘的办公室。

“老婆……”

“别废话,这是去国外的机票,我知道你有护照,这还有一张银行卡,赶紧离开东方市,别说我见死不救!”盛诗缘直接打断李不凡的话。

李不凡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是叫他躲着孟楠呢。

“我都说没事了,你怎么连自己男人都不相信呢。”李不凡忽然眉头一挑:“还是你反悔了,不想和我洞房呢?”

盛诗缘见李不凡冥顽不灵,怒气冲冲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这事?等你死了和鬼去吧!”

“我可没那么重口,我就想和你洞房。”李不凡再次伸手,掐了掐盛诗缘的脸蛋。

盛诗缘一把打掉李不凡的手:“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话声刚落,门外传来嘈杂。

“孟先生,我们盛总有重要的事要处理,暂时不见客。”

“孟先生,请您不要为难我……”

“滚开!”

声音由远及近,接着门被大力推开。

孟楠和王晓卉先后走了进来。

王晓卉歉意的看着盛诗缘:“盛总……”

“没事,你先出去吧。”盛诗缘打发走秘书,便对着脸色难看的孟楠道:“孟总,合同的事不着急,何必一大早就过来呢。”

孟楠看都没看盛诗缘,见到李不凡在这里,直接走了过来,神色狰狞而又疯狂:“李不凡,你如果不救我,我就要你立刻死!”

说话间,一支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李不凡的额头!
 

今天早上,化验结果出来了,孟楠的确感染了病毒。

使得在来的时候,孟楠已经想好了,反正都特么是绝症,如果李不凡不能将他治好的话,他就一枪崩了李不凡,死也拉个垫背的。

如果李不凡真能将他治好,那就先治好,然后再和他算账!

“我最讨厌有人拿枪指着我。”李不凡神色淡然,甚至嘴角露出了招牌式的邪恶弧度。

孟楠冷哼一声:“我知道你身手不凡,但是你就算再厉害,能快过枪么?”

“那就试试看!”李不凡出手快若闪电,一把抓在了枪上,咔嚓嚓,一阵脆响之后,枪已经成了一堆废铁。

谢楠直接傻眼了:“这这……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李不凡一拳打出,砰地一声,孟楠倒退着砸在了沙发上。

这回孟楠学聪明了,立马起身,对着李不凡哈腰点头道:“我错了,李少,求你救我,只要你能救我,你想怎么打都行。”

李不凡坐在了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邪笑道:“给我一个理由。理由成立,我可以救你。&rdquo

;

孟楠本来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对方定然不会痛快的出手相救。

可没想到,李不凡回答的竟然如此干脆,使得他心里一喜。只要肯谈,他就不信,以他的身份背景,对方有拒绝的理由。

“我可以给你钱,给你数之不尽的财富。”孟楠坐在了李不凡的身边傲慢的语气,带着施舍之意。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场普通的交易,他有自信,只要开出足够的筹码,对方就会同意。

可李不凡却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这里是你能坐的么?我让你坐了么?”

“我……”孟楠心里虽然不满,但还是站了起来。

“给我跪下,否则免谈!”

孟楠脸色顿时无比难看,目中带着杀机。

直到此刻,盛诗缘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也是紧张到了极点:“不凡,你别……”

“我也没让你说话,乖乖看着就好!”李不凡看了眼盛诗缘。

此刻的李不凡,就如同一个洪荒猛兽,被他注视,哪怕一眼,都会让人有种胆战心惊之感。这个样子的李不凡,盛诗缘还是第一次见到,使得果真乖乖的不说话了。

“不跪?”李不凡吐了口烟圈:“不跪就滚出去!”

噗通一声,孟楠跪了下去:“求你救我,我可以给你你想象不到的财富,让你这辈子都用不完。”

李不凡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堂堂欧洲地下世界的冥王,无数财团,都需要他的庇护。甚至他的王国,还有一支由十多个操盘精英组成的基金会,一个能让任何国家都陷入金融危机的强大基金会。

他,怎么可能没钱?!

“我不缺钱。”

“那我给你女人,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都可以帮你找来。”

“我想要仙女,从天上下凡的仙女。”

孟楠嘴角一抽,还要仙女,你咋不上天呢?

 

“很难办到?”李不凡一本正经的想了想:“那勉为其难,就阿联酋的公主吧。不用多,十个八个的大姑娘就行。”

孟楠在心里将李不凡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又是仙女又是公主,你特么还真当自己是跟葱了?!

见钱和女人都行不通,孟楠不死心道:“我可以给你庇护,只要你在东洲省任何地方,谁敢得罪你,我让他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李不凡摇了摇头:“不是我瞧不起你,能给我造成威胁的人,想要摧毁你的家族,轻而易举。你怎么庇护我?”

孟楠都要哭了,这特么就是一个滚刀肉啊,完全没得谈。忽然,他看到了盛诗缘,立刻开口道:“我在和盛总谈合作,只要盛总开口,任何条件我都满足,合同由天盛集团拟定,我二话不说,立刻签字。”

“如何?”孟楠紧张的看着李不凡,又看了眼盛诗缘。

李不凡转头:“真有合作?”

“昨天孟总来,就是和我谈合作的。”盛诗缘随即开口道:“不过,你不用考虑我,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虽然盛诗缘很看重这次合作,但她不想因此让李不凡为她做牺牲。

但李不凡却是没有理会她最后一句话,点头道:“这个理由成立。”

“那你快救我!”

李不凡皱眉:“急什么,先签合同。”

“盛总,叫人弄合同去,怎么对你有利,就怎么弄,别和他客气。”李不凡朝盛诗缘眨了眨眼睛:“不用怕他报复,一切有我!”

“可是……”

“可是屁啊,堂堂大总裁,怎么办事这么墨迹。”李不凡道:“让你去就快去!”

盛诗缘白了眼李不凡,到底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

不过,盛诗缘还是立刻召集高层,召开紧急会议。在她雷厉风行的主导下,半个小时后,合同敲定。

孟楠似生怕李不凡反悔一般,看也不看,就签了字。

李不凡拿过纸笔,刷刷写了起来,然后递给孟楠:“按照这个方子抓药,吃上两个月,就没问题了。”

孟楠如获至宝一般,立刻拿着药方离开了。

直到此刻,盛诗缘都有种如做梦一般的不真实之感。

“你……你到底对孟楠做了什么?”

李不凡道:“和我没关系,是他玩了大洋妞,染上了病毒。”

盛诗缘一惊:“病毒?这是绝症!你怎么可能治好?”

“如果让他知道你骗了他,你……”

李不凡微微一笑:“谁说我要救他了?没看枪口都指着我脑袋上了么。我说没问题,是让他活两个月没问题。而在这两个月当中,你们天盛集团也能利用合作,将他的公司挖空了。”

拿枪指着他的人,从来就没有能太平活着的。既然对方想杀他,他当然也不会放过对方,但在死之前,他不介意好好利用一下,将对方的价值榨干。

盛诗缘一惊:“你怎么知道?”

既然李不凡给了她这个机会,她当然要把握住。所以在合同上,盛诗缘一点也没客气,只要有两个月的时间,她就能利用合同上的规则,让孟楠的公司,变成空壳,甚至破产。

可这件事只有她和总经理知道,便是其他高层都不知道。

李不凡高深一笑:“我有透视眼你信不?”

盛诗缘无比震惊的看着李不凡,越是接触,她就发现,李不凡越是神秘。

“行了,你忙吧,我也要工作去了。”李不凡掐了掐盛诗缘白皙柔嫩的脸蛋:“晚上记得洗白白,等我洞房!”

听到李不凡的话,盛诗缘心乱如麻。

难道,真的要给他?

李不凡晃晃悠悠的去了摄影棚,路过设计部的时候,正巧遇上了花含情。

但还没等他打招呼,对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与他擦身而过。

李不凡一怔,这女人怎么回事?

李不凡没有多想,直接去了摄影棚。

刚一进来,李不凡立刻察觉到了这里的凝重气氛。

刘青梅脸色难看,身边的秘书不停的打着电话,模特和助理们也都愁眉苦脸的样子。

“各位,这是怎么了?”

见李不凡来了,众人强颜欢笑的和他打了个招呼。只有楚楚走了过来,解释道:“有个非常重要的组合拍照,需要七个模特一起出镜。但如妖姐请了几天假,这几天都不会来,就算打电话也接不通。”

“而且,本来组合拍是过几天才要的,但合作方将日期提前,今天必须要,如果不拍出来的话,会给集团带来重大损失。”

“如妖姐是谁?”

楚楚立刻露出崇拜的样子,双手捧在胸口,一副小迷妹的样子:“如妖姐是我们拍摄组的一姐,人漂亮,身材好,气质更好。最主要的是她人也超级好,非常体谅我们助理,对我们也可温柔了呢。”

李不凡微微一笑,摸了摸楚楚的脑袋:“不用崇拜她,相信我,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比那个如妖还要优秀。”

“这怎么可能呢,如妖姐就是天鹅,我是丑小鸭。”楚楚黯然道。

“丑小鸭总有蜕变天鹅的一天。相信我,今天就是你蜕变的时间。”

李不凡说完,就拉着楚楚朝着刘青梅等人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女人高挑的身材,极为火辣,容貌也非常漂亮,可那浓艳的妆容,却是给人一种风尘的俗媚之感。

这女人一进来,便带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架势,语气嘲讽道:“真是想不到啊,堂堂天盛集团,竟然会缺少模特。不过既然请我来了,我可跟你们说清楚,少于五百万,老娘可不帮你们这个忙!”
 

要模特集体合照的,可是国外的时尚界龙头,出不得一点差错,否则的话,集团不仅会面临经济损失,便是声誉也会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所以,无奈之下,刘青梅找不到柳如妖,只能求助东方市的星灿娱乐公司帮忙。

而这个女人,就是星灿娱乐公司的模特,名叫蓝媚,在国内有些名气。

蓝媚来的时候,就被老板特别交代,要给天盛集团一个下马威,要天盛知道,星灿公司,才是东方市的龙头企业。

使得蓝媚一出场,便目空一切,盛气凌人。

听到蓝媚的话,还有她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顿时让拍摄组的模特们火大起来。

“五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啊?”刘娇娇冷哼道:“我们所有人加一起的月薪,都没有五百万,你不过是来拍一套合照,就想要狮子大开口,你太过分了吧!”

蓝媚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嘴角带着轻蔑:“你们?你们算什么东西,能和我相比么?”

“不怕打击你们,就你们这样的,给我提鞋都不配,还想跟我相提并论,什么东西!”蓝媚不悦的皱了皱眉:“刘姐,给我煮一壶咖啡。我习惯在试镜前喝口感纯正的咖啡提神。”

刘娇娇等模特听了蓝媚的话,气的浑身发抖。可是,她们无论是身材,还是外貌,都不如对方。在时尚界,外表就是资本,谁的外表出众,谁就能踩着对方恣意羞辱!

但是,你即便有出众的外表,就能在人家公司耍大牌了么?

不仅把天盛集团的模特损了一通,竟然还叫刘青梅这个组长亲自给煮咖啡!

这分明就是要给天盛集团一个下马威!

使得不仅刘娇娇等模特脸色难看,就连助理们,还有摄影师等工作人员,也都不悦的看着蓝媚。

李不凡皱了皱眉:“这女人什么来头啊?怎么跑到咱们地

盘装大尾巴狼了呢?”

楚楚道:“她是……”

听了楚楚的解释,李不凡冷笑起来,拉着楚楚,便走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忽然的,一声惊呼传来:“是你?”

李不凡循声看去,便见到了被他忽略的那个男人。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不凡曾在夜魅酒吧揍过的郑天齐。

当日离开酒吧之后,郑天齐便发动人脉去寻找李不凡,但几天下来,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却没想到,今天陪着公司艺人来这里,会遇到对方。

李不凡看了看蓝媚,又瞅了瞅郑天齐,忽然咧嘴笑了起来:“我说你怎么那么财大气粗呢,在酒吧随随便便点一瓶酒就十多万,原来是有女人养你啊。”

“你说我是小白脸?”

“你自己说的!”

“郑总是我们星灿公司新上任的执行总裁,你一个打工仔,也配和我们郑总说话?”蓝媚起身,指着李不凡的鼻子,傲慢开口:“信不信,不用我们郑总开口,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丢了这份工作!”

被一个女人指着鼻子,劈头盖脸一顿骂,李不凡也是极为火大。

“你就是个女人,否则,老子绝对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李不凡双目一瞪,充满了凶残之意。

李不凡不是不打女人,前提是这个女人对他的生命,造成了威胁。

但刘青梅还有刘娇娇等人,却是希望,李不凡将这个贱人揍一顿,让她还敢在这里嚣张!

被李不凡一瞪,蓝媚目中闪过惶恐,立刻伏在郑天齐的怀中,撒娇发嗲道:“郑总,他吓唬人家。”

郑天齐知道李不凡的身手,不敢在这里硬碰硬,但却是强硬道:“放心,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如同一条狗一般,跪在你脚下忏悔的!”

有了靠山的承诺,让蓝媚重新有了底气,怨毒的看着李不凡:“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郑天齐挑衅似得看了眼李不凡,语气却是咄咄逼人的对着刘青梅道:“刘青梅刘大组长,是你打电话邀请蓝媚来的,如果你不让这个小子立刻给蓝媚道歉,以及让他滚蛋,今天你就是给一千万,蓝媚也不会试镜!”

郑天齐知道李不凡身手厉害,可对方既然在这里工作,那就说明,就是个不入流的打工仔。他有自信,利用自己的身份,让李不凡丢掉饭碗。

李不凡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刘青梅。他要看看,这个颇为世故圆滑的刘组长,会如何选择。

刘青梅心里极为纠结,一个是星灿公司的太子爷,一个是能让刺青畏惧的李不凡,无论作何选择,她都会得罪另一方。

可她就是一个打工的,根本就是谁都得罪不起啊!

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但在刘青梅看到李不凡那玩味的目光时,让她有种错觉,得罪这个年轻人的后果,会更惨!

使得刘青梅立刻下定了决心,看着郑天齐,不卑不亢道:“郑总,是我邀请你们来的没错,但你们呵斥我的员工,这是目中无人;当众威胁我的员工,这是无视律法;要我将员工开除,这是越俎代庖。”

“错在你们!”

“恕难从命!”

错在你们,恕难从命!

这两句话铿锵有力,如同巴掌一般,落在郑天齐二人的脸上。

而刘娇娇等人,则是立刻高声叫好!

李不凡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笑容,看了眼刘青梅,低声道:“刘姐,你做了个正确的选择。”

刘青梅则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仿佛刚才一个选择不慎,自己就会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说出如此强势的话。

貌似,就是因为李不凡吧。

“刘青梅,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我们是不可能帮你们试镜的。你在东洲省也将再无立足之地!”郑天齐说什么也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丝毫不给他面子。

李不凡微微一笑:“你们架子太大,我们请不动。另外,只要有我在,没人能动得了刘姐一根汗毛!”

“刘姐,不用担心,这就有个现成的模特。”说话间,李不凡将楚楚推了出来。

刘青梅等人均是一愣。

蓝媚听说不用她了,更为来气,可当看到对方竟然用一个助理代替模特试镜,这就让她有种对方是在故意羞辱她的感觉。

“你是不是疯了,竟然让一个土鸡去试镜?”蓝媚指着楚楚,声音尖锐道:“就她这粗俗的女人,去发廊当小姐都没有人看得上,还妄想当模特拍照?这要是传出去,天盛集团怕是就要滚出时尚界了!”

虽然刘娇娇和刘青梅等人也是这个想法,但不管怎么说,楚楚都是天盛集团的人,如今被人如此说,她们面子上也挂不住。

“李老弟,你……我知道你是为公司着想,但这不是闹着玩的。”刘青梅低声道。

李不凡神秘一笑:“刘姐,相信我,相信楚楚,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小说文学

郑天齐冷笑道:“媚儿,我们就留下看看,土鸡到底是能变成凤凰,还是会变成天盛集团的丑闻!”

>>>>完整版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