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真相 > 名人奇事 > 正文
bl师生边做边讲课h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女人越说痛,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男生越往里面塞(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1:05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 bl师生边做边讲课h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女人越说痛,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男生越往里面塞    【】

“当然可以!”

徐振东把手中的两根银针给她,颇有兴趣的看着她,只见她的没有了之前的惊慌,有点只是眉宇间的冷漠。

接过去银针,看着颤抖的柳欢元,不言不语,不管柳欢元怎么哀求都不理会,眼眸盯着一会儿。

“未浅,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了。”

柳欢元哭泣着哀求,从来没有这么哀求过人,堂堂柳三水何时这样求过人啊。

“哼,你早该想到这样的结果,今天你就要付出代价。”

池未浅终于说话,但是听到这话,柳欢元更加绝望了。

“你……你真的要这么做吗?”柳欢元看着池未浅,眼眸中闪烁一丝寒光。

池未浅不想说话,手中的银针看准他的脖子,作势就要一针下去,看她拿针的手法还是很专业的。

而这时,他猛然的扑过来。

“贱人!”

就在他扑过来的那一瞬间,徐振东动了,他一直都关注着柳欢元的一切举动,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啪!

一个巴掌拍下他的脑袋,在他还没完全站起来的瞬间就已经被徐振东拍下去,在他的脑袋处出现了一根银针。

池未浅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

“你没事吧?”徐振东抱住她,看到她也是惊吓了。

池未浅感激的看了看徐振东,“我没事,谢谢!”

转头看向已经被定住的柳欢元,眼中闪烁寒光,一言不发,手中的银针准确无误的扎进去。

柳欢元不能言语,不能动弹,但是眼珠还是可以动的,眼神里充满了慌张。

一根银针在他的脖子上扎进去了,一根则是在他的太阳穴。

徐振东有些吃惊,这两处都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致命的点,特别是脖子上的这个可是会让人气管发生故障,一不小心就会休克的。

而太阳穴正是徐振东本来想要扎进去的地方,这个地方触动到很重要的动脉神经,在这个位置下去,柳欢元的神经就会产生一定的错乱,轻则暂时失忆,重则变成白痴。

而从池未浅的手法来看,柳欢元就算不是白痴也是智障了。

徐振东吃惊的是为什么池未浅懂得扎这两个位置,难道她也是医生?

扎完之后,转过身来,说道:“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两个位置造成的后果。”

“我知道,脖子处,轻则在床上躺一个月,重则休克死亡,而太阳穴处,轻则行程短暂失忆,重则变成白痴,不过你现在的手法不够重,应该是离白痴有一步之遥。”

徐振东说着,很平静,而听着的柳欢元却已经脸色变幻无穷,他可是柳三水啊,这要他以后怎么混啊。

“既然你知道的这么清楚,那么拔出来的事就交给你了,虽然我很想杀了他,但是我没杀过人,下不去手,变成白痴就可以了。”池未浅说着。

徐振东上前一步,等待一会儿,轻轻的把银针拔出来,柳欢元也随即晕倒下去。

“走吧!”

池未浅轻轻的说着,走向电梯。

两人乘坐电梯到一楼,看到董经理带着两个保镖一直守在一楼,看到徐振东和池未浅出来。

“徐先生,你没事吧?”董经理急忙走过去,打量了徐振东一下,确认没事之后也放心了,注意到了池未浅,

“这不是京茂的总经理池未浅小姐吗?你在上面?”

“今晚你什么都没看到。”徐振东说着,轻轻拉着池未浅的手出去。

“没看到,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董经理像个孙子一样的说着,低头哈腰,直到徐振东和池未浅消失在视线中,“赶紧上去啊。”

应天的夜晚还是很不错的,现在又是夏天,很是凉爽。

“你有什么打算?”池未浅看着徐振东,嘴角一笑,“谢谢你的帮忙,你今天得罪了周一鸣和柳欢元,你在应天肯定是很难混下去的了,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办,不如跟我走吧。”

“你打算带我去哪儿?柳欢元这个事,你也有份。”徐振东不急不忙。

“看你很淡定啊,难道你真的是那个家族的公子哥不成?”池未浅侃侃一笑,说道:“我今晚得跑路,不知道要去哪里,反正暂时不会让柳家的人找到我。”

“柳家在应天市算是个二流家族,但是我只身一人也不好对付,只要出了应天市,我想他们就那么轻易的对付我,所以我打算出去避一避。”

“我也很想走,但是我还有很重要的任务没

小说文学

有完成,我有几个病人在应天市,我作为医生,我不能对我的病人失信。”

池未浅愣了一下,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是个正值的医生,是个很特别的医生,很是你很高兴,正式认识一下,你好,徐振东,我叫池未浅,即将失业。”

“你好,池未浅,我叫徐振东,我是一名医生。”

两人郑重的握手。

回到家中,徐振东美美的睡了一觉,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徐振东去医院上班。

苏以珂看到徐振东的到来,很开心的迎接上来,说了很多关于昨晚毕业酒会的事。

时间慢慢的过去,也没有什么病人。

“等下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苏以珂微笑着说道,今天一天跟着江主任学习很多中医方面的知识,很开心,徐振东对于这些笑笑不语。

江主任好像不是很喜欢自己,相反的更喜欢苏以珂这个正式面试进来的。

“好的,不过我现在得过去看看我的病人。”徐振东说着就往病房那边走去了。

“你还有病人?你是第二天上班吧?也没有看到你接待过病人啊?”苏以珂疑惑的看着他,跟在身后。

“你忘了我说过我在进医院之前救过一个人了吗?”徐振东说着。

“你是说万象集团杨万象的儿子?”

“没错,走吧,我们一去过去看看。”

徐振东来到杨千琨的病房,这是应天市最好的病房,整个病房装饰的非常舒适,就像家一样给人温暖的感觉。

杨万象没有在病房,杨夫人却在这里陪着儿子。

看到徐振东到来,很恭敬的走过来。

“徐医生,你来了,你帮我看看我儿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杨夫人面色憔悴了很多,态度也改变了很多。

徐振东检查了一遍,情况比昨天好了很多,说道:“你别急,他现在很需要安静,暂时想要醒来的话还需要一些刺激,你可以跟他说说有些曾经共同的快乐,但是要注意你的声音,平缓的讲述就可以了……”

嘭!

“徐振东那个王八蛋是不是在里面,马上出来受死!”

突然一声大吼的声音充斥而来,几乎整个病房都被震动了。

杨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徐医生刚刚才说儿子需要安静……

“哪个混蛋这么大声吼叫?不知道我儿子需要安静吗?”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但十个臭皮匠未必能赛得过一个发飙的女人。

杨夫人寻着整个声音出去,毅然看到了一个青年带着六个黑衣人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儿子的病房。

这人便是周一鸣!

他的身后带着的是六个混混一般的人,想要冲进门口,却遇到了一个女人站出来,充满火气的看着他们。

“杨夫人?你怎么在这啊?”周一鸣吃惊的问道,同时也看到了杨夫人一身的火气,有些疑惑,“怎么了?”

“刚才是你大声喧哗的?”杨夫人很不客气的问道。

“大声喧哗?我没有啊!”周一鸣假装的看向身后的保镖,保镖都很配合的摇了摇头,他看向杨夫人身后的徐振东,指着,说道:“徐医生,打扰你了,昨晚的是还没完,出来受死吧!”

徐振东看了一眼杨夫人,说道:“杨夫人,我说过,病人需要安静,你的儿子还要我每天过来检查,不能出了差错,一旦出差错,除了我,没人能救你儿子。”

徐振东的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这是需要安静,但是有人影响到你儿子的安静了。

我需要安全,我一旦出了事,你儿子也会有危险,所以你要保证我的安全。

杨夫人自从得知徐振东是儿子唯一的救命恩人,就敬徐振东如神明,徐振东说话的就是圣旨。

杨夫人身上的火气马上冒起来,看着周一鸣,拿出手机,拨打电话,“马上给我过来,给你三十秒的时间。”

说完就挂电话,怒目瞪着周一鸣,周一鸣被她这愤怒的表情瞪得后退一步。

“杨夫人,我没有要打扰你的意思,我是来找徐振东的,昨晚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周一鸣急

忙说着。

“你说的是你吗?”杨夫人冷冷说道。

“是的。”周一鸣使劲点头,说道:“这是我跟徐医生之间的恩怨,我们出去外面解决,不会影响到你的。”

“你是智障吗?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在我面前消失,否则我会直接把你从这里丢出去。”杨夫人霸道的话语就像之前跟徐振东一样的态度。

女人发表起来真的很恐怖,徐振东在身后偷笑,苏以珂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怎么了?这些人好像很凶,他们找你干嘛?”苏以珂小声的问道。

看到眼前的家势,徐振东已经知道这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局面。

他之前就知道周一鸣的身份,而自己作为杨千琨的主治医生,肯定会被杨家庇护的。

没想到这个周一鸣来的这么是时候,简直就是撞到枪口上。

 

“没事,我们好好看戏就好了。”

徐振东淡淡的说道。

周一鸣很无语,他是医学世家没错,但是万象集团可是应天市最大的企业之一,就是他爸都不敢轻易得罪。

“徐医生,难道你就只知道躲在女人背后吗?有种就出来。”周一鸣看着徐振东大声的说着。

“傻逼!”徐振东翻了白眼。

“你骂谁呢?你再骂一次试试!&r

小说文学

dquo;周一鸣没想到徐振东突然骂人。

“傻逼!”徐振东再次说道。

“你……”

这时,密集的脚步声匆匆忙忙的赶过来,八个黑衣人赶来,看到六个看起来像是混混的人堵在杨大少的病房,马上知道事情不妙了。

“夫人,我们来迟了!”带头的保镖低着脑袋,抱歉的说着。

杨夫人盯着周一鸣,说道:“马上把这人丢出去,我不希望在医院看到他们。还有,让他们去住院。”

“是!”

八个保镖齐声说着,声音很小,他们都知道这里是杨少的病房,不能大声。

声音不大,但是气势很足,八个人瞬间腾冲杀气,看向这七个人。

周一鸣没想到杨夫人这么霸道,再看看这八个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一看就知道是特别部队出身,哪像自己带来的六个混混啊。

“杨夫人,我错了,我错了,我马上滚,马上滚!”

周一鸣第一个跑。

八个保镖马上追过去。

瞬间就消失了了。

看到这样的场景,徐振东笑了笑,苏以珂捂着小嘴,开心的笑了。

“杨夫人,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徐振东说着。

“徐医生这是哪里话,那几个不长眼的小子来打然到我儿子,活该。”杨夫人关爱的看了一眼儿子,还在昏迷状态,说道:“徐医生,要是他们。再找你麻烦,你给我打电话,马上让人收拾他们,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道别杨夫人,带着苏以珂去吃饭,苏以珂一再追问怎么回事,徐振东只好把整个事情给她说了。

“这么说你救的认识应天警察局局长的女儿白凝雪?”苏以珂说着。

“是的。不过什么身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病人,我是医生,这是我的本份,要不是周一鸣想要侮辱中医,我们两人也不会闹得这么不愉快。”

徐振东淡淡的说着,本来也是无意招惹那些所谓的二代们。

“对了,武少不是说今天来找你吗?怎么没来啊?”苏以珂看了看时间,说道。

“该来的就会来的。”徐振东也看了看时间,说道:“我们回去准备一下,快来了。”

今天早上武小白就想过来了,徐振东让他下午来的,因为自己刚刚来上班,对很多东西都不太熟悉,他想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所以把时间挪到下午。

以武小白快要发作的时间段,他肯定迫不及待的要过来的,所以下午的时间,他必然会很快过来。

两人回去准备一下,没想到迎来第一个病人的不是武小白,而是一个叫柳欢瑞的年轻人。

“徐医生呢?我要看病。”

一个护士带着柳欢瑞过来,看着徐振东,说道:“徐医生,这位病人指明要你给他看病,我可跟你说清楚了,徐医生只是我们这里的实习医生,我还是得再跟你说一遍,我们这里有最好的西医王医生值班,你可以去那边看。”

“别废话了,我就是找徐医生的。”柳欢瑞看到徐振东,稍微打量一番,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徐振东看着这个病人,顿时有些苦笑,因为这人长得跟柳欢元有几分相似,看来这报复来得有些快啊。

但是病人上门,他不得不招待,看向苏以珂,说道:“以珂,带病人进去我的诊室,我马上就来。”
 

应天市,三水区,柳家。

“查出来了没有?”柳泽辉轻轻一拍桌子,非常紧张与气愤。

“董经理说不知道情况,只知道当时柳少带着一个女孩子上去雅间之后,等他们再次发现之时就已经是这样了。”

一个身穿精锐黑色紧身衣的青年,脸上带着一道长长的刀疤,略微紧张的说着。

“万象集团那边怎么回应?欢元出事的酒店就是万象集团旗下的酒店。”柳泽辉说着,眼神通红。

昨晚董经理来电话说儿子出事了,急忙的赶过去,发现儿子已经变得痴呆废人一个,还有六个保镖也不省人事,个个都痴呆了。

自己的儿子目前因为脖子气管还出现了问题,目前正在医院急救,生死不知,但是医生已经明确的说明,即使救回一条命,他也会处于痴呆状态。

柳欢元的母亲听到这状况,顿时晕倒,至今还在医院陪着儿子,一直哭泣个不停。

从昨晚开始,董经理就被拘留起来,询问整个事情的经过。

“万象集团那边表示极力配合我们的工作,正在调查那边的录像带了,相信很快就知道那个女该是谁了。”黑衣人说着。

说完,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惊喜说道:“录像带已经出来了,这个女孩有点眼熟,看不到正面。”

“拿来。”柳泽辉马上走下来,抢过他的手机,仔细看了几下,有些震惊,“池未浅,京茂医药公司的总经理池未浅,我记得京茂最近想要跟我们谈一个地皮项目,这个池未浅是个实力超群的女强人,她们两人在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具体不知道,但是在现场没有发现池未浅的踪迹。”

“马上给我联系京茂医药公司!”

管家马上去办,没一会儿回来。

“池未浅今天没有去上班,打电话也不见人,已经派人去她的住处了。”管家急忙说着。

“肯定跟这个女人有关,给我查。”柳泽辉指着管家,大声的怒吼,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欢瑞去哪里了?”

“欢瑞少爷出去了,好像是说得到了什么线索,说是一个叫徐振东的人在柳少出事时从现场出来的。”管家急忙说着。

“徐振东?这人什么来头?”

“目前一切未知,欢瑞少爷已经出去寻找这人的信息了。”

应天医院,午饭过后,突然来了一个嚷嚷着要找徐医生治病的人。

护士很明确的告诉他,这里没有姓徐的主治医生,而今天的值班医师是王振国王医生。

但是这人很坚持的要找徐医生,并且说徐医生就是应天医院的徐振东,实在无奈,护士找了护士长,调查了些许时间才发现有个实习生叫徐振东。

无奈之下,护士只能带他过来了。

徐振东见到这个病人,顿时有几分苦笑,这人跟柳欢元有几分相似,应该是报复来了。

但作为医生,在病患之间没有私人恩怨,如果对方没有想要加害于自己,那就要尽到医生的职责。

柳欢瑞见到徐振东之后嘴角露出了淡淡的邪恶的微笑,他打听过了,就是这个人。

苏以珂带着柳欢瑞来到坐诊室,让他在这里等待一下,医生马上就来。

“振东,你能看病吗?你只是个实习生。”一个老中医说着,他是中医科的医生,中医在整个医学界都不是很受欢迎,在这里接待的病人也是很少。

基本应天医院的都是找西医,见效快,偶尔才会有人前来找中医看看,但是真正看病的少得可怜,基本都是请教中医的养生之法的。

徐振东看向这个老中医,他确实是有几分中医的才学,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算是相互了解了一些,整个中医科除了江主任,就只有他这个老中医了。

帮助徐振东梳理了很多关于医院的常识,对此,徐振东还是心存感激的。

“潘医生,你是手痒了吧?”徐振东嘴角一笑,潘老就是很久没有给人治病,想试试了。

“呵呵,我们中医科也就两三天才有一个人进来,而且还特么是请教养生之法的,看病的一个都没有,所以你懂了。”潘老也不矫情,直接说道。

“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我给你打下手。”徐振东说着。

“谢谢!”

两人前往坐诊室,看到柳欢瑞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打量着整个简陋的坐诊室。

“你们这诊室未免也太寒酸了吧,跟西医坐诊室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柳欢瑞看向徐振东,说道:“徐医生,给我看看我的病吧。”

“这位是我们中医科著名的医生潘医生,我只是个实习医生,让他先给你看看吧!”徐振东说着,言语很平静。

尽管知道他是故意来闹事的,但是既然上门,那就是病人,先礼后兵,要是他敢在这里闹事,那就只能对不起了。

柳欢瑞打量了一下潘医生,眼神中充满鄙视,说道:“应天医院不是有很多中医大师挂名吗?这什么潘医生的,我不认识,我来这里点名要你帮我治病,如果你不能把我的病治好,那么你将会在应天医院待不下去。”

“小伙子,你的火气有些旺盛啊,明显易怒。”潘老不介意,可能会习惯了很多人看不起中医的态度,走上前,仔细打量了柳欢瑞的神情变化进而诊断。

“老东西,你是什么鬼,滚远点,我不是来找你的,你算个什么东西啊,再敢损我,我让你马上从这里滚出去,你信不信?”柳欢瑞说着,眼神怒瞪,很生气的样子。

潘老灿灿笑着,退后一步,说道:“可否给我号一下脉?”

“滚!”柳欢瑞很不耐烦的竖着。

“先生,请你尊重医生,潘老是我们中医科常驻并且拥有主治医师资格的医生,你想要挂名在我们中医科的医生给您就诊,那等得等我们先看看你的病情,如果我们解决不了,我们自然会打电话请来高人。”

苏以珂对病人的态度很不满意,当下说着。

“美女,虽然你是美女,但是今天来不是找那些高人,我找的是徐医生。”柳欢瑞说着,看向徐振东,说道:“徐医生,难道我作为病人进来看病,你不应该给我看吗?”

徐振东嘴角一笑,说道:“你是病人,我是医生,我当然会给你看病,不过我有两个自己的规定,第一,病人必须尊重医生,第二,那就是除非我们值班的主治医师无法救治的,我才会出手。”

“哼,你的意思是你的医术比这个什么潘医生的还要高吗?”柳欢瑞一声冷哼,不屑的说着。

>>>>完整版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