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真相 > 名人奇事 > 正文
我和岳坶双飞好紧,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2个人一起玩我下面(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0:47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我和岳坶双飞好紧,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2个人一起玩我下面    【】

沈运谦最终憋屈地带着脸上的伤痕走了。

乔桥坐在咖啡厅了,眼里有些茫然。

这些年的事情走马观花在她那种不停闪过。

她深吸口气,收拾了一下心情,把徐绣约了出来,两人把附近的商场扫荡了一遍,吃完饭,晚上九点左右,才意犹未尽地提着大包小包回家。

回到半湖林苑,输入密码打开门,巴克就嗷嗷叫着扑上来了,两只前爪趴在乔桥的怀里。

“巴克,你这个小可

爱,今天帮我大坏人,厉害了我的够。”乔桥揉着巴克毛绒绒的狗脸,眼睛在屋子里四处望,似乎在找人……

她在从楼下找到楼上,陆汴不在。

房子上下两层,空荡地厉害,乔桥小时候被人恶作剧关在小黑屋待了一天一夜,从此就害怕一个人待在一个房子里。

以前在乔家,就算家人出门了,还有保姆陪着,出了国有徐秀在,很少有自己一个人待着的。

她突然有点想家了。

她仰躺在床上,抱着粉红豹,盯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陆汴什么时候回来,想打电话给他又怕打扰到他。

洗完澡出来一看手机,竟然有陆汴的来电,乔桥心里一喜,立刻回拨过去,“我刚才在洗澡……”

“嗯,晚上记得锁好门,我今晚有个酒会,离得比较远,就不回去睡了。”陆汴站在酒店走廊上,突然想起刚结婚那会乔母特意告之过她,她这个女儿害怕单独一个人待在一个房子里,会睡不着。

“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乔桥嘟了嘟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嘀咕道:“早知道我就去徐绣家蹭一晚了……”

陆汴声音温和了下来,“晚上要是怕的话,就把巴克留在你房里。”

乔桥撅起嘴,声音娇娇道:“我才不怕呢,你不在更好,省得我还要防备你。”

陆汴听着电话那端传来娇娇悄悄的声音,心里莫名泛起丝丝奇异。

他扯了扯领带,算了,挡了两年夫妻,连丈夫都认不来的女人,的确跟他不太熟,他不在她可能会自在一点。

放下手机,陆汴刚走进会场,娱乐传媒集团的刘总垫着肚子朝他走了过来,身边带着个长相出色的男人。

刘总微微弯腰,笑呵呵地向陆汴伸出手,笑着道:“陆总,好久不见,风采依旧啊!”

这种一听就是商业互吹的口气,陆汴勾起嘴角,“哪里哪里!我是风采依旧,您是风采更胜往昔啊!这不,要不是您走过来,都不敢认您了。”

刘总客气道:“客气客气,这次能见到陆总真是荣幸啊。”

说着,指了指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人,“陆总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娱乐传媒的门柱顾嘉尔,嘉尔,这是陆总,你即将参演的大IP《卫子夫》的投资人。”

顾嘉尔主动朝陆汴伸出手,笑着道:“陆总你好!久仰大名!”

陆汴握住他的手,“你好!恭喜你主演的历史题材电影《辛亥革命》获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主角。”

顾嘉尔闻言,有些惊讶地挑了挑,“没想到陆总日理万机,还有关注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消息。”

陆汴放开手,拨了拨精致的袖口,笑道:“陆氏集团在娱乐圈有产业,我既然是陆氏集团的董事长,自然对陆氏集团旗下所有的产业要有所了解。”

顾嘉尔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一举一动仿佛透着王族的尊贵和优雅,高级定制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一丝不苟,更显长身玉树。

顾嘉尔在看陆汴的同时,陆汴也打量了一下今年最具人气的男明星,人如墨兰,温雅英俊这两词在脑海中闪现。

顾嘉尔背后代表的是南城的贵族豪门——顾氏家族,他曾是顾家年轻一辈中最受器重的孙子,后来一意孤行进了娱乐圈,但顾家老爷子还是没有放弃这个亲手栽培的继承人。

刘总上前道:“陆总,您投资的《卫子夫》明天要在南城北郊竖店开机,您要是有空,随时欢迎过来探班。”

陆汴神色淡淡道:“最近有好几个项目,可能会比较忙。”

刘总可惜道:“那就没办法,对了,《卫子夫》原作者南桥小姐作为编剧跟着进剧组,听说南桥小姐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二十几岁就能写出这么严谨翔实的历史剧,可以说是很有灵

性了。”

陆汴对那什么南桥小姐没有一点兴趣,他当初投资这个剧本,不过是看中了剧组跟名导高建斌。

他淡淡道:“刘总你随意,我有事先走了。”

陆汴当天晚上是在酒店休息的,去陆氏集团的路上才想起来,有份重要的文件放在半林苑,叫司机拐道回了半湖林苑公寓。

打开门,客厅的灯开着,楼上乔桥睡的房间门敞开。

他走了进去,一股女性的淡淡香味弥漫在房内,在床边要骨头玩具的巴克站起来,朝他欢快地摇尾巴。

它看了看陆汴,又看了看床上睡得人事不知的乔桥,然后双爪趴上床沿,咬着被子一角往地上拖。

床上女人柔软玲珑的深爱突然映入眼帘。

乔桥侧着身子,只穿着一件露肩吊带,领口滑了下来,裙摆往上卷,露出黑色的……

陆汴的眸色渐深,侧眸瞥了巴克一眼。

巴克完全无知无觉,把被子拖到陆汴脚边,欢天喜地地甩着尾巴,就往他身上趴。

陆汴瞪了它一眼。

巴克委屈巴巴地跑到了一边趴下。

陆汴轻手轻脚捡起地上的被子就要给她重新盖上,谁知道这时候乔桥突然睁开眼睛,她眯了眯迷蒙的杏眼,对上陆汴深邃的眼眸。

像是想起了什么,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她神情僵硬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

“啊——你你你——”乔桥尖声叫着扯过他手里的被子,快速裹在身上,她把自己包裹地像个笨重的棕熊,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羞愤欲死地瞪着陆汴,“进来为什么不敲门!你这个色狼!”

同居才多久这个男人就渐渐露出男人的劣根性了,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色狼?

流氓?

陆汴英挺的眉峰跳了跳,竟然叫他色狼

小说文学

,他有这么饥渴吗?这个死丫头。

陆汴脸色阴沉如墨,他可不帮巴克背这个黑锅。

“巴克把你的被子拽下来了,我刚好回来看到,想帮你盖回去。”

乔桥一愣,看向锁在墙角面壁思过的巴克,暂时相信了他的话。

她瞪了一眼可怜巴巴的巴克。

但是一想到她刚才衣衫不整的鬼样子被他看到,脸忍不住往被子里埋,露出的小耳朵红彤彤的,就像一只害羞极了的小兔叽。

陆汴眸色渐深,唇角往上勾了勾,“你其实不用裹得这么严密,该看的我都已经看过了。”

乔桥闻言,小脸像被点燃了,蹭的一下烧了起来。

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就像真看到什么,出于礼节,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吗?

他倒好,就这样大咧咧说出来,她不要脸的啊?

她羞恼地把整个脑袋都缩进被子里了,连露出被子边缘的脚趾,都往里藏得紧紧的,只有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出来,“陆汴,你这个色狼!大坏蛋!我不理你了!”

陆汴看着缩成一团的小丫头,眼底渐渐沁出啼笑皆非的笑意,他轻咳一声,“行了,别呆在被子里了,小心闷坏了,我只是回来拿份文件,顺便换件衣服,很快就走。”

他起身往书房走去,还贴心地带上门。

乔桥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远,这才慢慢从被窝里探出头来。

见凶凶的男主人走了,巴克欢快地摇着尾巴,蹭到乔桥身边,伸着长舌头讨好地舔她的脸。

乔桥一把制止住它,揉着它毛绒绒的脑袋,想到陆汴说的话,小声笑骂了句,“你这个小坏蛋!小色狼!”

她在床上撸了会狗,才心满意足地爬起来,花了半小时才洗漱好,慢吞吞走了房门。

来到餐厅,就看到了餐桌上放着热腾腾的小米粥、牛奶、还要包子。

乔桥惊讶地挑了挑眉,这早餐是给她准备的吗?

乔桥有些不确定。

这时,陆汴从主卧里走了出来,他换了套铁锈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纯黑的衬衫,他微微垂着头边系领带,边往外走。

整个人散发着清俊又禁欲的气息,只是眼睛有些疲惫。

乔桥的小脸又不争气的红了,匆匆扫了一眼,很快就别人视线。

她这样害羞的模样让陆汴有些诧异

小说文学

,想到刚才自己明显带着调戏的话语,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他从小到大都是稳重的性子,很少像刚才那样去调戏女人。

“桌上的早餐是我叫宋松给你准备的,我去上上班了。”

乔桥一愣,看着他眼底的青色,忍不住开口道:“你昨晚应酬到很晚吗?我看你眼底一团青,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没办法,最近有好几个项目要确定方案,昨天搁置的会议,今天要接着开,如果今天白天休息的话,晚上可能要熬通宵。”陆汴边说着边换鞋。

陆汴临走时,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对她说道:“对了,晚上有个生日宴你陪我一起参加,我叫宋松来接你。”

他们之前结婚协议上有写到如果有男方需要女方出席的任何宴会,女方都不得推迟。

乔桥很快就想到了协议内容,她点点头。

陆汴突然问道:“你有没有我的手机号码?”

乔桥摇摇头,她把手机拿出递到他面前,说道:“你的号码是多少?帮我输进去。”

陆汴没有接,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年轻人脑子好,我说一遍,你自己背诵几遍就能记住了。”

乔桥嘟了嘟嘴,“记在脑子里,跟存在手机不是都一样吗?”

陆汴深深看了她一眼,“以防以后再遇到像昨天那样的绑架事件,我劝你最好把我的手机号码记在脑子里。”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