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真相 > 名人奇事 > 正文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妈今天就是你的女人了长篇(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6-30 10:46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妈今天就是你的女人了长篇    【】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楚氏企业的会议大厅再次挤满

小说文学

了人。

当然,参会的主要是楚家的高层和一些深得信任的部长级别的人。

楚天骄和林诗瑶并不再此列。

“我昨天看到好多部队的车辆开到了玄武湖公园。”

“切,我今天起床的时候还看到了直升飞机呢。”

“只是搞一个封锁戒严,居然需要这么大的场面吗?”

“我听说好像还有人运了一艘船到玄武湖……”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玄武湖连接的另一边就是浦江了,弄艘船过来干嘛?

众人心知肚明。

楚天仁一直都是在沉默的听着。

他这人虽然在公司业务上很蠢,但是在家族内部的夺权和掌控上还是很有些门路的。

说明白点就是窝里横的货色。

“这不是重点。”

楚天仁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

会议厅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他,耳边也只有手指在敲打桌面的声音。

“那艘船才是关键,只要香槟小镇被拆除了,玄武湖将不再只是公园,和浦江联系在一起,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楚天仁眯起了双眼,微笑着说道。

“我明白了,如此重要的日子,那艘船上肯定有大人物露面!”

另外一个楚家的高层猛地一拍脑门儿,顺着楚天仁的思路开口说道。

“丽丽,明天你去玄武湖吗?”楚天仁忽然问道。

“为什么要去?楚天骄就是个废物,楚叔叔还活着的时候,过的最不好的就是我们楚家人,我可没那个闲心思。”

胡丽丽冷笑一声摇摇头,但是片刻后,她的脸色忽然古怪了起来。

“天仁哥,你该不会想去吊念吧?”

不管怎么说,楚叔叔毕竟也是楚天仁的父亲,这血缘关系还是抹不掉的。

“呵呵,我以前去过了。而且我爸也并非一心为了楚家,我是跟着我奶奶的,她明天想要一睹那艘巨轮的风采。”

楚天仁表面平静的开口说着,而实际上他的内心中却是充满着恨意的。

有一些隐秘的事情只有他和楚老太两个人知道,当初极力阻止楚天仁做总经理的那人,就是他的父亲!

楚天仁有的时候真的很困惑,在父亲的眼中,到底谁才是私生子!

因此,对于已经死去的父亲,楚天仁更多的还是恨,而非怀念。

“既然楚老太要去江边领略风采,我们也要凑个热闹嘛。”

众多楚家的高层在此刻纷纷表态,略显兴奋。

中午,李晴婉正在茶楼里陪贵客畅聊。

忽然响起的电话以及陌生号码让她有些烦燥,于是她挂掉了。

但是那陌生号码又打了过来,李晴婉退出包间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请问你是?”李晴婉礼貌性的问道。

“是我,楚天骄。”

电话那头,楚天骄神色平静。

“找我有什么事情?”

李晴婉见识过胡丽丽对楚天骄的贬低后,她已经不觉得楚天骄是什么有出息的人了,因而说话也就不怎么客气。

再加上楚天骄一直坚持说自己是什么炊事兵。

李晴婉虽然不相信,但觉得楚天骄也是没混出什么名堂来所以没脸说。

“明天是我父亲的忌日,你们李家有没有人来?我好提前安排一下。”

楚天骄直话直说,他没什么亲人,越发调查父亲的死亡线索,越发觉得父亲是真的爱他的。

因此,他也希望风光一些,这些亲戚朋友能来是最好的。

“呵呵,你疯了,我还没疯呢,你父亲的骨灰洒在了湖泊里这也就算了,

明天封锁的消息路边三岁小孩都知道了你装什么傻?我没空。”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就挂了。”

李晴婉的声音忽然尖利了许多,带着浓郁的嘲讽。

“封锁的事情不用担心,我来解决,我只想知道你们李家有人来吗?”

“如果没有人去呢?”

“那我就没有你们这家亲戚了。”

李晴婉愣了一下,旋即美眸中出现了两团怒火。

“楚天骄,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解决的了吗?

行,正好我也早就烦了你了,那就从今天开始形同陌路!”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电话也是被挂断了,李晴婉仍然嘟囔抱怨着。

李晴

婉只身一人在江川也算是闯荡出来了一片天地。

即使是在李家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了,就连胡丽丽也是对她客气三分。

哪里听得下去楚天骄这样废物的话。

被挂断了电话的楚天骄倒是没有怎么生气,他面色平静的继续打电话。

楚家,林家,以及父亲生前好友所在的家族,全都通知了一个遍。

但是楚天骄这十年当兵的事情,通过楚家的嘴巴传出去却是变成了造假。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被楚老太丢弃的废物,真正的核心继承还是会给楚天仁的。

因此,就算是那些人念及旧情,也是

小说文学

会选择站在楚老太那边。

结果就是电话打了一圈儿,却没有任何人参加忌日祭奠。

“父亲,天骄不孝!”

楚天骄沉默了好久后,他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办公室的窗外。

漆黑如墨的双眸中掠过了一道寒光。

回家之后,林家的气氛也很古怪。

李香兰几番欲言又止,其实她是很想去的,但在家里面当家作主的人是林海涛,也就只好算了。

“你为什么那么傻,你知道他们是不会去的,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房间里,林诗瑶轻轻的拥抱住了楚天骄的腰,在他的耳边呢喃道。

她知道这事情,还是李晴婉打了一通电话。

“我小时候对父亲的记忆不是很多,他有意的跟我疏远距离,但我隐约记得他是一个很讲究礼数的人。”

楚天骄目光深邃,当初的疏远,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

当初送他去当兵的人的确是楚老太,可根据他目前查到的线索,是父亲逼迫着楚老太做出的这个决定。

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要继续查。

“这些人全都是势利眼,想要讨好楚天仁而已,

没关系的,即使他们去了也是玷污楚叔叔的灵堂,这群……”

林诗瑶搂抱的更紧了一些,她担心楚天骄因为这件事受打击很重,因此不断安慰。

一夜无话。

次日,楚天骄早早出门前往玄武湖。

林诗瑶起床也很早,今天日子很特殊,她特意穿了一身素白色的衣服。

但是当她出门的时候,却已经是中午时间了。

平时都没有什么人来往的玄武湖,在今天却是人头攒动,妇女老少都有,他们也是

来看大船的。

楚老太则是在一帮人的搀扶之下,到了玄武湖公园的某处商业楼的楼顶。

在对面的商业楼上有有着一些人。

江川市的玄武湖公园已经很久都没有像是今天这样的热闹过了。

“陈秘书?”

刚刚出门的林诗瑶却是一愣,她在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站在她的家门口。

“林诗瑶同志你好,还是称呼我猎豹吧,我现在已经不是秘书了。”

猎豹微微一笑,神色从容。

在他的旁边还有着一辆高大威猛的部队越野车。

“你……”

林诗瑶闻言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陈秘书在江流市都能算得上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然而却说自己不是秘书了,是怎么回事?

转念一想,林诗瑶的心中不由一动。

据说未来的那个大人物是来自江川的,莫非猎豹是跟上了那位存在?

“你在这里等我?”

“是的,我奉命带你前往参加楚叔叔的忌日,还请上车吧。”

“谁的命令?”

林诗瑶越发的迷惑了起来。

她在想猎豹又怎么会跟楚叔叔有关系。

“我现在不能多说,到了就知道了。”

猎豹叹了口气,再次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其实他也很想说出来,但是猎豹又不能违抗楚天骄的交代,只能是先瞒着了。

林诗瑶知道楚天骄救过猎豹的命,猎豹对楚天骄也很恭敬。

她并没有怀疑什么,跟着上了车,坐在了后座。

玄武湖的人很多,而猎豹所走的却正好是封锁路线。

“那边不能走,那边封锁了,得绕……”

林诗瑶急忙开口说道。

但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那些负责戒烟的保安竟然主动的撤下了封锁条,让开了道路。

“林诗瑶同志,我们到了。”猎豹回头看了一眼,笑道。

“啊?不是去玄武湖吗?怎么来到浦江的码头了?楚天骄人在哪儿?”

林诗瑶的心头却是越发的迷惑了,虽说浦江和玄武湖并不远,但好像并未互通啊。

“那。”

猎豹指了指东南方。

“什么也没有啊?”

林诗瑶扭头看去,不由皱起了眉头。

然而就在这时,水面却是忽然翻腾了起来,一艘巨轮从水面迎头抬起,溅落浪花无数。

这等庞然大物直接让林诗瑶看直了眼睛,浦江广阔,平时倒是有不少货轮航行。

可是此时此刻,却有一艘巨大的舰艇出现。

在着一艘巨大的钢铁巨兽后面,还跟着规模相对较小的舰艇,不过依然震撼。

五艘舰艇就像深海巨兽,瞬间冲出水面,在江面上驰骋,看起来无比震撼,蔚为壮观。

“敬礼!”

当领头的这艘大船在接近林诗瑶的时候,浦江两岸的无数士兵,同时敬礼。

那挺直的身姿,那统一的动作,仿佛无数宝剑,剑气冲天。

他们身上散发出军人一样的铁血气势。

因为今天不仅仅是楚雄的忌日,也是一位英雄的退伍。

入伍十年,立下无数战功,镇守南域的神话,楚天骄正式退伍。
 

“你的意思是说,楚天骄在那艘船上?”

林诗瑶一脸的愕然之色,美眸中也尽是难以置信。

猎豹点点头。

“他……他怎么做到的?”

林诗瑶内心再次震动。

今日浦江两岸封锁,处于戒严的状态,连玄武公园都没人能够进入。

连一只苍蝇都无法进入警戒线以内,别说是寻常人。

然而,楚天骄不仅能够进来,还能够登上舰艇?

什么封锁,这根本就是在为楚天骄铺路。

“这个我也不方便说,林诗瑶同志,你上船自己问吧。”

猎豹感觉自己憋得慌,特别想要将楚天骄的一切都说出来,但还是忍住了。

林诗瑶跟在猎豹身后,怀着忐忑的心情,缓缓登上舰艇。

足足走了十分钟,她才走到舰艇的顶层。

此时此刻,楚天骄便站在舰艇最顶层。

他身穿军装,套着军靴,戴着军帽,身体笔直如钢枪,江面的风吹拂着的脸颊。

他站在舰艇顶部,却像一把天剑,剑气冲霄,屹立不倒,昂扬不灭。

看到楚天骄的身姿,林诗瑶心中有种莫名的触动。

她能够感受到楚天骄的孤独。

从军十年归来,不能送楚雄最后一程,死后前来祭奠,却只有他一人。

无论是楚家、胡家、李家,还是林家,皆是无人愿意前来祭奠。

林诗瑶缓缓向前走过去,来到楚天骄身边。

“楚天骄!”

林诗瑶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听到林诗瑶的声音,楚天骄放下了右手,缓缓转身过来。

当林诗瑶看到转身过来的楚天骄时,不由得愣住了。

因为一身戎装的楚天骄,实在是帅呆了,简直秒杀一切小鲜肉。

最为重要的是,在楚天骄的匈前可是悬挂了十几枚金属材质的徽章。

在微风吹拂下,这些徽章彼此碰撞,发出一阵轻响。

这些徽章都代表着,楚天骄从军十年所立下的功勋。

站在楚天骄身前,林诗瑶的双眼变得朦胧起来,眼眸中有雾气涌现,鼻子有点发酸。

这些可都是他拿命换来的。

她以前觉得这七年以来,自己过的是多么委屈,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这些委屈和楚天骄的经历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林诗瑶对楚天骄的怨念,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

“这些都是你立下的战功吗?”

林诗瑶伸出右手,从楚天骄匈前那些徽章拂过,轻声问道。

她怔怔的抬起头,眼眶红润。

“是的。”楚天骄揽住了林诗瑶的腰,却是朝下走去。

“你要是喜欢,我都送你。”

林诗瑶再也忍不住,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泣不成声。

“楚叔叔,你看到了吗?天骄回来看你了!”

林诗瑶一边哭泣,一边大声说道。

这艘巨轮仍然在徐徐前行,两侧都有着小船护航,浦江两岸一个个的小黑点排列的整整齐齐。

“这是……玄武湖?浦江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看着前方的风景,林诗瑶忽然张大了嘴巴,她的眼中也是流露出来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玄武湖广阔无比,与浦江联通后,只需拆除香槟小镇就能再与香江而连。

一湖两江,这里势必会成为新的集散地,也会带来难以形容的经济效益。

“今天早上。”

楚天骄微微一笑,他起来的那么早,就是在忙活这件事情。

“走吧,我们进船舱。”

在甲板上纵然风光,但是今天林诗瑶穿着很少,江风冷冽。

刚才林诗瑶已经打了个喷嚏,继续待下去很有可能会感冒。

玄武湖的另一边,楚老太所率领的楚家人观望个不停。

“那艘大船在玄武湖转了一圈就走了?”

“奇怪,这艘船怎么进玄武湖的?不是封锁了吗?我好像看到了船上的人在洒鱼食。”

“那个人的背影好像是楚天骄啊。”

楚家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只恨自己忘记戴上一个望远镜了。

“怎么可能是楚天骄呢!”楚天仁冷笑一声。

“他配吗?”

“就是,从我父亲那里得来的消息,这次试航是上面的大举动,两江一湖勾勒一个水面上的经济效益,

今天是楚伯父的忌日呢,楚天骄都没来。”

胡丽丽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屑之色,在一旁补充说道。

楚家等人闻言,个个恍然的点点头。

但那个声称看到楚天骄的人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感觉自己是没有看错的。

“快看!是烟花!”

正在这时,玄武湖公园旁围观的人群忽然骚动了起来,围绕着整个玄武湖的封锁范围,接连升起烟花。

“有字!”

又有人惊呼,玄武湖最中央的上方,绚烂的烟花组成了一个‘楚’字。

“难道这是楚家搞出来的?”

“不愧是江川市的龙头企业啊,实力雄厚。”

“我听说楚雄死后就是把骨灰撒在了玄武湖里。”

围观的民众又是议论纷纷,只不过站在高楼之上的楚家人,却是陷入了死寂一样的沉默。

“这是你们做的?”楚老太面无表情的转过身问道。

楚家人面面相觑,就算是他们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实力啊。

船舱内,林诗瑶靠在楚天骄的怀里,美眸看着窗外的烟花,却是透着一抹迷醉。

“真漂亮。”

林诗瑶喃喃着,抬头盯着楚天骄的双眼,忽然又是再次的将他拉到了船舱外。

 

“楚叔叔,你看到了吗?楚天骄他不是废物!”

“他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战士,他是楚氏集团的总经理了,他一定会带领楚氏集团崛起的。”

“楚叔叔,我们所有人都误会楚天骄了,尤其是楚家人,他们亏欠楚天骄一个道歉!”

“您放心吧,楚叔叔,我和楚天骄会一直好好在一起的!”

……

林诗瑶双手呈卷筒状放在嘴边,对着玄武湖的方向大声的喊着。

声音飘荡在风中,浪花溅起,头顶烟花仍然在不断的绽放。

美轮美奂,宛若在仙境之中。

看着怀里的美人,楚天骄深呼吸了一口气,内心中又是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猎豹,再辞江流市的任职一次,难题我可以帮他们解决,位置我不要。”

在下船后,楚天骄对着猎豹如此吩咐了一句。

猎豹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常言道事不过三,那些老家伙也是要脸面的,而至于为什么再次的让楚天骄改变了心意……

猎豹看向了不远处等待着的林诗瑶,心情复杂。

英雄难过美人关,或许楚天骄在南域杀戮久了,也早已厌恶了尔虞我诈。

“我还是觉得你穿军装好看。”

林诗瑶看着又重新换回衣服的楚天骄,微笑着开口道。

“总不能随时随地都穿着那身衣服。”

楚天骄摇摇头,军人的身份是荣誉,却不是他用来炫耀的。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让我上船的啊?当兵的时候你到底做到了什么位置?”

林诗瑶的美眸流转,联想到猎豹开车进入封锁区十分顺利,再到自己在浦江码头登上这艘巨轮。

她一个外人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

而猎豹等人对楚天骄的恭敬态度,也已经是在无意中提醒了她有关楚天骄的身份地位很高。

“我救过很多人的命,这是他们欠我的。至于位置,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楚天骄笑了笑,南域之主,那证件可不是伪造的。

只不过一般人都不清楚那证件的分量而已。

“他们还在对你敬礼。”

林诗瑶皱起了眉头,的确是查不到,扭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轻声道。

“嗯,我们走吧。”

楚天骄不回头也知道,浦江两岸,船上的人,都在对着他行注目礼。

但是他并未回头,现在的楚天骄眼眶就有些红润了。

再回头,他怕自己忍不住会掉泪。

这也是南域那批弟兄给他的送别礼。

楚天骄知道黑熊等人肯定也在船上的某个位置,可他并没有详细的去追问。

第二天,江川市许多亲眼目睹烟花和巨轮的人,还沉醉在回忆中。

楚家的会议大厅也是热闹非凡,但他们却是为了另外的一件事。

即将要成为两市合并主导的那位来自江川的大人物,居然拒绝了任命。

而且根据可靠消息,还是三次拒绝!
 

楚家直接慌了神。

他们本来还想着找到这位大人物之后,凭借着楚家和江川的联系来攀攀关系的。

可现在根据胡丽丽带来的最新消息,上面好像终于同意了这位大人物的辞职任命。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我们可是跟陈秘书签订了合同的啊!”

“狗屁的合同,那就是送命的,合同是楚天骄签的,跟我们楚家没关系。”

“对!现在我们楚家崛起的机会没有了,绝不能再让这合同将楚家给拉下水。”

楚家人个个群情激愤,但更多的还是一脸郁闷。

“天仁啊,那份合同有没有涉及到赔偿?”

楚老太的神色还算镇定,哪怕这个消息来的实在是有些猝不及防。

“有赔偿条款,但没有涉及到具体的数额,如若完不成合同,那么就要十倍赔偿。”

楚天仁的面色相当难看,这种不限定具体数额的条款才是最恶心的。

现如今随着两江一湖的开发,香槟小镇的价值不知道暴增多少。

先不说能不能拆的事情,单单这个钱,就算是将楚家卖个底儿朝天也赔不起。

“我的天哪,楚家这是完了吗?”一个楚家长辈悲呼。

“老子不认!这个合同是楚天骄签的,名字也是他的,跟我们没关系!我再强调一次!”

楚天仁猛然怒吼一声,气喘吁吁的盯着每个人开口说道。

“哈哈,不过也有点好事的嘛,比如陈秘书也辞职了,都换人了,楚天骄也没有靠山了。”

胡丽丽在这个时候上前几步,咳嗽了两声后,扬起下巴,开口说道。

“你们真的是够了!这一切跟楚天骄有什么关系?”

在桌面上听了许久的林诗瑶终于是忍不住了,拍桌而起。

“当初楚天骄不想签这个合同,是你们逼着他签的!”

“想要捞好处,又不想承担风险?”

“一个个的想什么呢,欺人太甚!”

林诗瑶本来还想着继续责怪这些人两句的。

但是转眼看到楚老太的脸色后,她又忍住了。

“都是一家人,不要吵,这件事情先搁置一下再说,拿合同过来给我,散会。”

楚老太看似是不偏不倚的开口说了一句,随后扭头看向了身边的楚天仁。

诸多楚家高层脸色也不大好看。

这还是林诗瑶第一次在会议大厅公开的指责他们。

不多时,会议大厅便是只剩下了胡丽丽和林诗瑶两人。

“呵呵,什么狗屁男人,还不是只能躲在女人的背后。”

胡丽丽话里有话,继续讥讽。

“跟你有关系吗?你这手是不是伸的有点长了?”

林诗瑶冷哼一声,胡丽丽三番几次都是刻意针对楚天骄。

“哎哟,林经理,你这话说的不就生分了?

楚天骄就算是把牢底坐穿,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在提醒你,你跟错了人。”

“合同上的拆迁任务,拆迁香槟小镇,我倒是想要看看楚天骄怎么解决!”

“如果拆不了,十倍赔偿楚家是拿不出来的,谁签定的合同谁负责,呵呵,你自己想。”

胡丽丽的嘴角微微上扬,在她的脸上又是流露出来了一抹笑容。

话音落下,胡丽丽扭动着小蛮腰转身就走。

“合同……唉,不行,我得去问问他。”

林诗瑶神色冷冽,半晌后才苦笑着叹了口气。

表面上她很淡定,但实际上内心同样是充满担忧的。

她想要知道,楚天骄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打算。

“咦?楚天骄人呢?”

但是当她来到了办公室以后,却发现属于董事长的办公室空无一人。

玄武湖公园,楚天骄再次来到了这里喂鱼。

或许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的原因,玄武湖附近的人多了不少,门店也红火了一些。

这些普通市民都沉浸在两个市区合并的喜悦里。

但是人多热闹的地方,同样也是容易多生事端。

一个西装革履模样的人接近了楚天骄,从昂贵的正装口袋里也拿出来了一袋鱼食。

“楚先生,久闻大名。”

男子寸头,显得很有精神。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感慨楚家的忘恩负义。”

楚天骄眯了眯眼睛,饶有兴趣的将这个男子给打量了一遍,但却是毫无印象。

只不过这货手腕上戴着的价值不菲的劳力士手表,却是给人一种土豪的既视感。

“你知道我跟楚家的事情?”

楚天骄淡淡的问了一句。

“整个江川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刚来江川的那天我就得到消息了,

只可惜啊,楚老太也是老糊涂了。

你好,我叫陈涛。”

西装男子脸上的笑容更加热情了几分。

“哦?那你也知道我父亲的真正死因了?”

楚天骄面色平静的挑了挑眉毛。

陈涛的笑容陡然僵硬在了脸颊上,也不敢直视楚天骄锋利如刀的眼神。

“这个情况有点复杂,我一个外人不好说,还是得要楚先生自己查。”陈涛苦笑着开口。

“这是我名片,如有需要,尽管联系我。”

陈涛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张精致的小卡片。

卡片上只有一串电话号码。

但是他并没有直接交到楚天骄的手中,而是放在了护栏上。

“看来你能耐不小,那你能帮我拆了香槟小镇吗?”

楚天骄微微一笑,看向了湖面那头的别墅区,影影绰绰,很模糊,却又感觉近在咫尺。

“噗,那别墅区可不是想拆就能拆的,楚先生,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打算吧。”

陈涛瞬间有点凌乱的样子,似乎是没想到楚天骄居然如此直白。

“就算是强拆也要拆了,你能帮上忙吗?”

楚天骄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突然接近自己的家伙,对方释放出来的善意,他领会到了。

但他真正想要的,对方若是不能满足,那么也就没有继续接触的必要了。

“唉,楚先生,你这可真的是为难到我咯,不过能帮上忙的,我肯定会帮的。”

陈涛模棱两可的开口说了一句,旋即转身就走。

“这家伙,有点当过兵的样子,但是身上的痞气又很浓郁。”

楚天骄拿过了卡片看了两眼,盯着陈涛的背影,内心中却是给出来了一个判断,西装暴徒

>>>>完整版在线阅读<<<<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0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