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网
猎奇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揭秘 > 军情解码 > 正文
海外捐赠之困慈善人士:我在伊朗买了20万个口罩全被扣下(1)
来源:网络文章    日期:2020-02-08 14:54    小贴士:点击图片可翻页
原标题:海外捐赠之困慈善人士:我在伊朗买了20万个口罩全被扣下    【】

  作为一个吃着热干面长大、常年在外地工作的武汉人,这大概是我有记忆以来过得最焦虑的春节。武汉封城,城外的人有家不能回,城里的人在家也寝食难安。

  很多网友在批评武汉公关管理的混乱、行政指令的模糊不清,但武汉还有另一面。

  民国初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提出:“武汉应略如纽约、伦敦之大。” 20世纪初,武汉是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城市,“大武汉”和“大上海”在扬子江沿岸交相辉映。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钟南山说:“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相信武汉是能够过关的。”

  这是一个温暖的系列,讲述疫情之下的人间温暖,希望能对冲掉病毒带来的恐慌和紧张,也谨代表我个人—一名孤身在外的武汉人对家乡一点微薄的贡献。

  本系列的第二篇是一个民间慈善组织飞越伊朗买口罩的故事。哪怕历经艰辛,哪怕中间经历过许多挫折,哪怕白费了不少力气,依然有不少爱国志士自掏腰包从世界各地采购物资支援疫区。(系列篇一:四万人直播“监理”的火神山医院是如何炼成的?)

  如今口罩已成为战略物资,全民缺口罩,国内口罩厂商被国家紧急征用,网友直言:“中国留学生买光了全世界的口罩。” 但这个故事不同在于伊朗。

  魔幻现实主义的2020年开局第一只“黑天鹅”来自伊朗,“二号人物”被美国暗杀,彻底点燃了中东火药桶,近至伊拉克、沙特,远至英国欧盟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半个月后,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彻底爆发,一座数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直接封城,被国际社会形容为“unprecedented(史无前例的)”。

  当两只“黑天鹅”相遇,会发生什么境遇?中国人为什么要选择去伊朗买口罩?在国际局势颇为微妙的国家采购,遇到哪些艰难险阻?最后口罩是否都成功回国?短短一周内多次出现逆转,迪拜、美国、越南多国都参与进来,这是一个比电影大片更精彩的故事。

  一周之内我连续两次打通了北京春风公益基金会理事长王昊的电话。作为一位民间慈善组织负责人,他正忙着协调全球资源商量各种运输口罩细节,约了几次终于敲定了通话时间。在电话那头,他非常平淡的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春节之前我们听说了(新冠病毒肺炎),但其实春节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只是提醒一下家人和朋友注意防范。大年三十我们注意到疫情爆发的形势严峻,大年初一我们就开始了解情况,开始找国内供应商,准备向武汉捐赠口罩和防护服之类的医疗用品。

  但当时我们也看到负面的新闻报道,开始传出有一些假冒伪劣的口罩和物资,当时我们意识到采购的物资一定要保证质量,不能把假冒的物资送到一线医疗人员手里。

  如何保证捐赠物资的安全有效?我们当时的计划是走点弯路,路程稍微曲折一点。不管在全国各地哪里采购的物资,都先到北京,到北京全部验一遍货,验货合格后再发往疫区。可能会耽误时间,但我们想确保安全性,当时开始走这条路。

  但是这件事只是我们初始的想法,并没有发生。我们给几个(口罩)厂商下订单以后,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发货。

  我在和一些(口罩)厂商签订协议时,就和他们明确讲:“如果你的任何一个物资出现任何的问题,我们肯定要采取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然后有一些(口罩)厂商就直接拒了我的订单。

  从厂商的角度来讲,没你这么多(要求)的采购商多的是,我可以不跟你合作,你跟我提这么多要求条件,还要我们提供一堆资质手续医疗卫生证件。我现在的订单量多了,你不买,我去卖给没那么多要求的采购商。另外一些供应商嘴上答应了,但在我们提出一些严格要求后,会把我们的(采购)单子往后无限放。从大年初一到初三,我们不停的碰到这些问题。

  这个时候,我联系了在国外的几个朋友,由日本、韩国、伊朗的,当时想能否从海外调集一些相关物资运输进来。

  我先联系了日韩的朋友,发现一个大问题。日本和韩国,因为本身距离国内就近,已经有大量中国人在那边进行采购,一个是把把价格炒高了,另一个是(口罩)数量也少。

  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在日韩只能从代购、买手“中间人”手里拿货,不能找到直接供应商。

  我们在采购的时候也有一个心理价格,像N95标准的口罩,带呼吸气阀或者不带气阀的,不同种类大概价格就在10块钱左右。 如果是3M这种比较大的品牌,可能会到一个20块钱。普通医疗口罩(三层灭菌口罩),大概也就是一两块钱一个。防护服的话,价格一般是每件几十块钱到一百多。可以多次使用的防护服大概两三百。这是我们大概的标准。

  最后我们还是通过一个供应商搞到了一批防护服,但现在又遇到物流的麻烦。以前走EMS物流从首尔到到北京,大概时间是一周以内,快的话三四天。但是现在据说物流至少要14天,就是两周甚至更多,还有可能会涉及到出关和进关的问题。

  我们还想到人肉带回来,让韩国那边回中国的游客帮忙用自己的行李额度带回来,我想着首尔到北京的机票也就千把块钱,我们出机票钱都可以。但还是找不到人,一个是在那边的很少有这个时候回国,另一个就是韩国飞国内的航班也在急剧减少。

  我们是怎么想到伊朗的呢?我有个朋友在伊朗,正好是武汉人,非常牵挂家乡的情况,当时她主动提出说是不是可以在这边(伊朗)采购一些,(伊朗)物资的价格和我们的心理价格已经很接近了。

  而且伊朗和很多国家的关系时好时坏,非常微妙,同时伊朗和中国航班数量也较少。以往我们做大规模采购都没有把目光集中在这个国家,但也正是以为这样,这次我们选择了伊朗才能筹到这么多的物资。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微妙的国际关系,我们其实也拿不准伊朗官方对我们是什么态度,所以我们尽量低调,在采购订货时都不说用途是捐赠给国内,而是自用或者商业用途。

  海外采购中一个难点是物流运输。当时我们听到一个很好的消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南航”)愿意为从境外运回国内的医疗物资提供免费的运输服务,只要填写一个相关的申请表就可以提供免费的运输服务。

  但南航也有一个要求,要求直接把物资直接运到指定捐助机构。例如这一批口罩是捐给武汉协和医院的,南航从伊朗直接运回武汉,武汉落地后到协和医院这一段他们也负责。主要是怕物资在运输中有人拦截。

  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当时我们都非常激动,开始(在伊朗)布局大规模的物资采购。

  但是后来遇到了波折,南航从伊朗飞的只有波音737,不是大型宽体飞机,载货容量是有限,而南航必须要执行一部分的国际采购的战略任务。再加上还要给普通乘客预留了行李空间,所以给我们留下的空间就不多了。

  当时我们面临一个难题,我们的“免费物流”申请表提交了,货物也采购了,但是一直排不到南航的免费物流的飞机。怎么办呢?

  当时已经到了1月31日当天,正好有一个小的旅行团要从伊朗回国,他们就利用自己的行李份额,力所能及的帮我们带回来了2000多套防护服,4000多只口罩。

  说到这里还要感谢一直在伊朗和我们对接志愿者,就是之前提到的武汉人,她和伊朗当地的旅游局关系不错(德黑兰旅游局)。从旅游局那边要到了所有还没有回国的中国旅行团团长的电话,跟这些团长一个个确认他们的回国时间。同时她和其他几个中国志愿者把采购的物资,装箱打包送到机场。

  中国和伊朗的(经贸)关系也就这几年才开始密切起来,很多海关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疫情)。毕竟我们当时有4000多只口罩和2000多套防护服,以往没有多少从伊朗运输医疗物资。最后也是志愿者各种恳求,求爹爹告奶奶才过关。

  这一架飞机是从伊朗德黑兰飞往中国广州。映客广州分公司的一个女孩子和她老公直接去广州机场接这批物资,因为走得是公益捐赠渠道,清关非常顺利。

  国内这边的被捐赠单位也很着急, 武汉协和医院直接派了一辆专车在机场等着,2000多套防护服直接装车,他们直接从广州开车运回武汉。另外一些是给防护服和口罩是捐赠给

  湖南省永州市疾控中心。当时一个在广州做生意的湖南省永州人,派了自己公司的一辆商务车,拉了口罩和防护服,直接从广州开到了永州。

  我们当时想着是先运一小部分回来应急,能运多少运多少。实际上我们已经在伊朗采购了十几万副口罩(作者注:后面采访中提到是15-20万个口罩)和几千套防护服。我们想着能不能这样“蚂蚁搬家”找旅行团带回来。

  但马上又接到了一个坏消息:伊朗可能要取消对中国的所有航班。如果停航,我们也不能找旅行团“人肉”带回。

  现在物资也采购了,钱也付了,我们就紧急商量有没有别的通道能把近20万个口罩运回来。目前有个两个方案:一个是包机,另一个是转移到沙特。

  首先说包机,就是包一架货运专机,包机成本上百万。现在虽然说要停航客运,但货运暂时还是可以的。我们现在想法是想再拉几个合作伙伴,跟国内几家公益基金会合作,把物资量做大一点,尽量包机一趟运尽可能多的物资。这样性价比最高,我们正在洽谈中。

  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一个土豪朋友听说了这件事,主动提出愿意用自己私人飞机运口罩,让自己的私人飞机飞一趟伊朗拉口罩回来。但他的私人飞机注册地在美国,(作者注:因美伊关系现在极为紧张),没法飞伊朗。国际关系中的复杂和微妙,我们在运口罩的过程都体会到了。

  其实说实话,一架私人飞机也拉不了多少东西,而且从中国往返伊朗的成本也接近50万。我们感谢土豪的善心,但在实际执行中也要考虑到飞机的运力(运载能力)和货物价值。他有这个善心,但用私人飞机运性价比不高。

  我们还有一个Plan B(后备方案)。我们找到了一个在迪拜的朋友,虽然伊朗取消了飞中国的航班,但伊朗飞迪拜是可以的,我们可以先把物资运到迪拜,再从迪拜运回中国,这是我们的B计划。

  至少迪拜目前没有传出要取消对中国的航班,那位当地朋友提到迪拜王室也对中国进行了一些物资援助。但涉及到一个问题为---手续问题。

  我们如果需要走很多的复杂手续,最关键是要向迪拜当局证明,这批货不是先进口到迪拜,再从迪拜出口到中国。只是路途中转。但一般的海关手续会认为是你先进口到我们国家,又出口到第三个国家。

  伊朗本身又是一个国际关系很微妙的国家,而且迪拜和伊朗的关系并不是非常友好。我迪拜为什么要收伊朗的货?我们在沟通中遇到了很多这样的问题。(作者注:德黑兰和迪拜的直飞时间为2小时)

  我们现在找民政机关和我们基金会一起向迪拜的王室提供了证明,证明这批物资是寄给中国的,所有的手续都准备好了,就是看我们使用哪个计划。如果能实现包机直运是最好的,实在不行再选择迪拜中转。

  我们在伊朗采购防护服时,就怕采购了费了好大力气运回国,但医院不能接受,都先给医疗机构看照片。

  有的时候,因为物资不符合“国标”(国家标准),他们就不敢收,我们也挺难过的。特别是像武汉协和医院之类的一些医院,他们要求接手的物资一定要符合“国标”,没法签收“欧标”。我们这次采购的防护服,都是符合欧盟相关标准,他们(伊朗)自己的医院都在用这些。

  所以不是我们不捐武汉,我们现在把捐赠的目标更多投向一些“小地方”—小城市里的所有医院,和大城市里的小医院。

  如果援助小地方城市的医院,这些“欧标”防护服能救他们命的,他们是可以用的,就不会苛求是否符合“国标”。这些小医院小城市也提出了申请,但关注度不如协和,一些社区门诊日常也没有储备防护服,严重缺乏这些医疗物资。

  (作者注:以上采访在2月1日,北京时间2月6日记者再次致电了捐赠人,了解到该捐赠的结局)

  就在2月1日,我们“人肉”运了第二批口罩和防护服。和第一次一样,也是找回国的旅行团,用他们的托运额度带口罩和防护服(作者注:当时德黑兰飞国内的航班暂未停航)。

  当时我们的志愿者请旅行团帮忙带回9箱防护服(每箱100件)和近万只口罩。之前也和海关的工作人员沟通过,一开始说可以,后来在出关的时候,伊朗海关工作人员把防护服放行了,把所有口罩全部拦截下来。

  现在伊朗的政策是全面停止口罩的出口。我们之前采购的近20万件口罩全部被困在伊朗境内了,帮我们采购的志愿者家里堆着一大堆防护服和口罩。

  因为伊朗的政策是全面停止出口,无论是货运还是客运,不管是运到中国还是迪拜。因此我们之前的包机和中准迪拜的两个计划,全部相当于作废了。

  我们也在复盘,伊朗的口罩出口政策为什么突然收紧?我们也通过志愿者了解到,除了我们还有一些机构在做大宗物资采购,在伊朗那边采购规模达到500万只口罩,引起了当地的关注。

  而且伊朗口罩性价比高,库存量低,整个国家的产能有限,现在由于我们(中国人)的大规模采购,让当地的口罩和防护服价格全部翻倍,当地医疗机构采购也不便,引起了(当地)政府的一些不满。

  我们也通过一些伊朗当地人了解到,其实伊朗之前也发生过战乱,也接受过很多其他国家的捐赠。因为年初的事情(作者注:伊朗“二号人物”被美国暗杀,引发美伊关系全面紧张),他们(伊朗)可能认为自己国家现在处于一个(战时)状态,不太愿意放行(医疗物资)。

  我们猜测,伊朗可能觉得自己国家也处在一个不稳定的状态,而且随时会和其他国家发生战争,因此对一些医疗物资限制出口。

  对于现在已经采购的近20万个口罩,我的想法是这样:如果能退,尽量协商退给厂商;如果万一不能退,我们就找一个合适的仓储空间,等未来有一天能运回来就第一时间把物资运回国。我想着,这些口罩和防护服以后都还用得上。我们还没有完全放弃这条线,看(当地)政策有没有可能松动。

  但我们依然没有放弃,伊朗不行,我们就找别的国家,我们又找了迪拜和越南。因为海外物流现在不确定性太大,我们秉承着一个原则:(口罩厂商)确认了,我们会支付一部分定金,等口罩到达国内,我们再支付尾款采购,并进行捐赠。我们目前从迪拜、越南拿到接近10万只口罩,陆续发往疫区。

  作者注:据媒体报道,1月29日,映客通过北京春风公益基金会向湖北、湖南等疫区捐献价值100万元的医疗物资。目前,首批支援医疗物资,包括防护服、口罩等已顺利抵达武汉协和医院、永州市中心医院等定点医院及机构。

  全球化时代,人类真正成为了“命运共同体”。便捷迅速的物流和交通方便了生活,也给疫情的传播提供了土壤,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攻坚之战中,没有人是孤绝的岛屿,没有国家敢掉以轻心。

  相比17年前的非典,这场抗击疫情的攻坚之战中,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国际采购、国际合作、国际援助。越来越多的爱国志士,愿意自掏腰包,愿意跨越时差与语言隔阂,愿意不惜高成本高代价为一线面对疫情的“战士们”提供后勤保障。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调用国际资源时,会面临更多的监管障碍和不确定性风险,但只要不放弃,就一定能看到希望曙光。

每日热门
图说天下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8 www.jiemi8.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35461号-4